禴凐

小透明寫手
  1.  20

     

    鏡のように映るボクラ 第四章 [菊池風磨x中島健人]

    @丸山家的加藤優子
    ✩終於來到了正題(並沒有
    ✩感謝大家的小紅心

    ——以下正文

    再一次醒在這個房間,已經沒有了上次的驚訝。

    畢竟只是夢。

    然後他就像平常一樣,起床刷牙吃飯上學。

    雖然還是會想,為什麼會做這種夢?但沒有個明確的答案。

    來到學校,又遇到了那個叫勝利的人,聽著他說今天的健人君又怪怪的,隨便糊弄過去也就不管了。

    [所以說為什麼我要上西班牙文。],他無聊的看向窗外,時不時的將眼神飄向旁邊的安井。

    說實在沒想到真的是那個安井謙太郎,居然會變成他的同學,果然夢都是沒有邏輯的。

    今天的課只有上午三節,他很勉強的醒著,儘管他根本聽不懂台前教授在說些甚麼。

    下課鐘鈴響,[啊...終於解脫了。],他伸了個懶腰,打算拿起背包就要跟著人群走了。

    “健人,一起去吃個飯吧。”安井過來搭著他的肩說。

    “為什麼我要跟你一起吃飯?”本來只是照著菊池風磨的模式和安井玩鬧,沒想到對方竟然一臉訝異,“...怎麼了。”

    “你是不是發燒了?”誰知道他突然就湊過來,將手覆在額頭上,“好像沒有。”

    “喂,你幹嘛。”輕輕地拍開安井的手,有點不耐煩的樣子。

    安井的臉看起來有點疑惑,“健人,你怎麼好像我的一個同學啊。”

    不是像,就是本人,但他沒有這麼回答,只有默默的在內心白眼一下,“不是要吃飯,走吧。”

    “真的很像呢。”

    “吵死了。”

    安井還是跟以前一樣沒有變化,還是那麼的愛操心,彷彿回到了高中的那段時間。

    將意識轉回現在。

    "對了,上次說的夢還有做嗎?"安井問著。

    "什麼夢?"

    "記性真不好,明明前幾天才跟我說過的。"

    "抱歉,我一個字都不記得。"

    "你之前不是說做了一個變成別人的夢了,嗯...不過現在的你就是這樣的感覺呢。"安井笑笑的說。

    "你動畫看太多了是不是。"嘴上雖然這麼說,心裡卻一直將這句話反覆回味。

    而最後他決定歸咎成因為是夢發生什麼都不會奇怪。

    跟安井道別後實在不曉得要幹嘛時,母親的訊息便傳來,讓他去取一下父親的西裝還有自己的浴衣。

    浴衣啊...說起來前陣子去過祭典,跟一大群男人一起去祭典,想想還真可悲,但那時候看到了很多流星還挺壯觀的。

    好像還拍照跟許願來著,可是有點忘記當時許了什麼,反正大概也就是些無聊的事情吧。

    拿完準備要回去,手機又響起訊息聲,來自一個他不認識的女生的名字。

    [今天的約會好期待喔。],他頓時懵了一臉。

    [約會什麼鬼的我根本沒聽說啊。]他想了想雖然這是夢, 即使他現在不是菊池風磨, 除了沙耶是不會去跟別的女生親近的。

    所以他回覆了對方抱歉,今天有事不會去,然後就...沒有然後了,但他也沒有在意太多。

    回到家後他將那件浴衣收好,接著盯了鋼琴許久然後去坐在它前面,他並不會任何曲子,只能彈單音而已,從低到高全按一遍,然後莫名的彈起小星星,小蜜蜂還有兩隻老虎這些比較簡單不用伴奏也能彈的音樂。

    將鋼琴蓋和遮布放下,開始在房間內走動,還拿起少女漫畫來翻不過看沒幾頁就趕緊放回去,這等級對他來說太高了。

    [嗯?]他發現在漫畫上面的格子什麼都沒放,就只有一個手環,那種編織做成的,好像有印象可是很模糊,這時他又想起了安井的話。

    一直到沉睡之前他都還在意著。

    ---

    早上起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的筆記本並不在原本桌面的角落,而是正中央上面還放著一隻筆。

    [是永遠嘛],可是想想他應該搆不到,那還會是誰動自己的東西。

    他將筆記本翻開來,一頁頁的看過去,發現他上次一時無聊回問的一個問題,被好好的回覆了。

    [お前こそ誰?]

    [中島健人]

    字體依舊的端正簡潔。

    [這個名字怎麼覺得很熟悉]隨即他便想到在夢裡變成的那個人,就叫中島健人。

    難不成...不可能吧...

    手機震動了一下,是沙耶傳來的訊息。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不管他願不願意,所有的疑問都指向同一個答案。

    他大概和名為中島健人的人互換了身體並且過了一天,而對方也是一樣的作為菊池風磨這個人渡過一日。

    這下事情麻煩了。

     

    fmknふまけん

     

    评论
    热度(20)
    1. 丸山家的加藤優子禴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FumaKen
      禴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