禴凐

小透明寫手
  1.  5

     

    血色之藤

    ※这篇文,真的,有点冷清😞😞
    ※不过感谢每个给我小红心跟留言的人

    第十七章

      眼前的事物慢慢模糊了而他最熟悉的黑暗也随之袭来,冈本将凉介背到身上,缓缓的走着就怕后面那只小狗跟不上他的脚步。

      「很像呢...仿佛我们又回到了那天」冈本闭上眼睛,回忆着什么。

      他伤痕累累的倒卧在地,周围满遍的血像是要汇成ㄧ条河将漂流在上面的那些尸体送往虚无。

      那个人就只是满意的看着这一切。

      血液从脚底窜升到脑部,全身上下都叫嚣着一句话"要救他"。
      冈本很清楚那个人是故意放他们走的,即使知道往后还是逃不过他的手掌心,还是选择了一时的残喘。

      「够了...丢下我」

      声音都已经发不出来了,伤口也无法愈合,为什么还能不把自己当一回事。

      冈本拼命压抑着内心的话,千言万语只换成一句「别开玩笑了!」

      「反正死不了的...所以,丢下我」他大力的推开冈本的背,摔倒在雨中,想跑开力气却已经用尽。

      「睡吧...醒来就会好了,算我拜托你了,现在先休息吧」他以眼睛缓缓的闭上作为回应。

      ——就让我自私一回好吗?

      「我不想再看到你这个样子了,忘记这一切像个真正的人类活着,你和我都是。」

      就算总有一天你会发现这是虚假的梦境,至少在这之前那些都是真实的。

      夜晚的风吹过矗立在伦敦的那座大钟,顺便吹响了十二点的的钟声。

      这时三抹影子也踏上了此地。

      从酒吧的包围中逃出来的他们并没有什么悠哉的时间,所以莱荋便快速的把事情说了一遍。

      可最为重要的一句,他却只用口型传达给了慧就消失在黑幕中。

      高虽然想知道到底说了什么,但慧都闭口不提半句,只是露出一个不要再多问的表情。

      两人回到久违的家,东西倒的满地,不难想像发生了什么事。

      「已经找到这来了啊」慧叹了口气无奈的说,「似乎没有地方可以逃了。」

      「可是带你回去能有什么帮助吗?」

      慧想了想说,「伊亚家有个传统仪式,要是能碰触始祖的剑就能得到庇护及力量,据说那把件具有隔开空间的力量,但自始祖失踪那把剑就被我们家的人"收"起来了」他说明的语气听起来对这个仪式并不是很有兴趣。

      「所以大费周章的要把你带回去就是为了仪式?」

      「我猜八成是这样。话说要不要把这些整理一下,实在是太乱了看着不舒服」慧蹲了下去,开始收拾自己的书本。

      应该说放在书柜上的书占了大半面积的地板,不清好这些也没办法用其他东西。

      然后慧看着某一本书,低咕着「真的,不告诉他事实吗,光?」      那书就跟薮拥有的那本外壳是一样的,只有内容完全相异。

      脚下是半死不活的吸血鬼只要再下去一刀就会灰飞烟灭,可是裕翔却迟迟没有出手,而是个瘦弱的男子给予最后一击的。

      「在想什么,任务中不要思考其他事情」

      「抱歉」裕翔垂下了眼睛,似乎是累了。

      「如果不想可以不接任务,别那副死样子我看着也累」男子毫不掩饰的说着他很碍事,但裕翔也没有反驳什么。

      回到家中的床上躺着,他本以为可以转换心情,这趟显然是白去了。

      前几天在任务单上看到了薮,上面写着纯种吸血鬼还是三大族廉家的长子,难怪一直觉得在哪里看过那家伙。

      裕翔简直无法想像凉介的老板是纯种,要是是他想的那样,那就代表凉介也是吸血鬼也许还是他的眷属。

      他们的相识大有可能是计算好的,当然事情或许是和他想的完全不同,可是不管怎么想除非问到本人否则一切的猜想都是无意义的。

      烦人的点就在这里,他去了书店却没有开,除了那里他实在想不到能上哪去找人,原来自己对他的认识是这么的少,竟然还有脸说是朋友,他冷笑了一下、眼睛也沉了下来。

      ——但若你真是吸血鬼,我和你就只会剩下仇恨的情感。

     

    all凉高慧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