禴凐

小透明寫手
  1.  15

     

    鏡のように映るボクラ 第二章 [菊池風磨x中島健人]

    ✩我是禴凐,第一次寫fmkn請多指教

    ✩終於知道為什麼不讓瀧和三葉見面了,互換好難搞

    ——以下正文

    第二章

    一向坐在前排認真的中島健人,今天似乎不比平常專心。

    不僅是因為昨天做的那個夢太真實,大概還有來自周圍說的那些令他不解的話。

    早上他在校門口遇到了勝利,"健人君,早安。"

    "早安,勝利。"中島回了個甜甜的微笑。

    "今天的你很正常呢。"勝利笑了笑說。

    "欸?什麼意思。"

    勝利歪了一下頭回答,"不記得了嗎?你昨天很奇怪呢,叫你都沒回應。"

    "我有嗎?"中島看著勝利重重點了點頭,滿腹疑問的不知道要說些什麼才好。

    到了教室就看到安井向他招手,"早安啊,謝謝你昨天幫我請了假。"

    "你請假,昨天?"中島一邊坐下一邊問。

    "你沒請嗎?我有跟你說的,你看一下訊息。"

    打開了聊天頁面,自己的確有回安井,可是為什麼他沒有記憶了?還有勝利說的話也是。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他還想問安井事情,第一節課已經開始,教授也進到了教室。

    於是就到了現在,但他還是沒想出個頭緒,他微微的嘆了氣決定先上課再說。

    他將筆記翻到下一頁,便看到右上方有一個用鉛筆寫的有點歪斜的兩個字[無趣],他很確定那不是自己的筆跡,是誰的惡作劇?

    往後翻了幾頁,就只有這裡寫了東西。

    [我有把筆記借給誰過嗎?]答案自然是沒有。

    所有的一切好像都不是很對勁。

    中午的時候安井找他吃午飯,說要去上次說的那家店。

    "健人是不是有什麼事,上課看到你在嘆氣。"安井有點擔心的問。

    中島搖了搖頭,"沒有喔。"接著沉默了一下,好像想說又不知道要不要開口的樣子,讓安井看了不禁緊張了起來,"只是昨天做了個夢而已。"

    "惡夢嗎?"

    "不是,該怎麼說呢...應該是很神奇吧,在夢裡感覺上就像變成了另一個人生活著。"

    ——

    睜開眼睛的時候,天花板不是他熟悉的水藍而是一般的白色。

    可是他沒有太注意,拖著不清不楚的腦袋走出房門下了樓梯,一時之間找不到廁所。

    "哥哥你在幹嘛?"

    "廁所在哪裡?"

    "...你左邊最底。"

    "謝謝。"走進去之後他忽然想到,"哥哥?什麼哥哥。"然後他看了一下自己,只穿了一條內褲。

    What happened?

    顧不得上廁所,他打開門要出去,剛好撞到了人。

    "哥哥你幹嘛,很痛欸。"是一個女孩子,年紀很小,"嗯?你為什麼穿著一條內褲就從房間出來。"

    "哇,對不起。"雖然年紀很小,但也還是女生啊,中島健人你在做什麼!他快速的衝回房間並反省著。

    平靜下來之後,他才真正的看著這個房間。

    沒有鋼琴沒有書櫃沒有他的少女漫(?)

    房間裡的東西不是很多而且都很極簡,可是卻有著一股時尚感。

    他走到衣櫃前並打開,大多都是黑色系列的服裝,挑了件順眼的穿上他又下了樓。

    "風磨早餐吃一吃,我先帶永遠跟美夢去上學。"一位似乎是母親的女性對他說。

    他有些發楞地點點頭。

    [風磨是指...我嗎?],找了找浴室並走進去,看到鏡子裡面的自己他差點沒大叫。

    他摸摸臉還拉拉扯扯的,鏡子裡的人都有跟著動,"這個...是我?"他瞪大了雙眼不感相信眼前所見的一切"夢嗎?"他自問著。

    除了這個以外好像也別的解釋了,畢竟突然到了一個陌生環境、多了弟妹還變成另一個人不是夢還會是什麼?

    梳洗完,他便坐到桌前享用早餐,再回到房間。

    打開落地窗望着外面的景色,感受微微的風,"還真是個真實的夢。"

    叮——聽起來像是訊息的提示音,原來是在桌上的手機。

    "樹是誰啊?"點了下聊天頁面,對方跟他說今天記得到,疑惑了一下,他就回覆要去哪裡但卻不小心點到通話。

    想掛斷偏偏已經接通,手有些緩慢的將屏幕貼近耳朵。

    "喂?怎麼了。"

    "沒有...就是,想問一下是要去哪裡。"

    "今天要跟靜奈還有沙耶去看電影啊,你忘了?"

    "啊~原來是今天,在哪?"

    "唉...連這你都忘了,還要不要追人,下午三點半在xxx。"

    "啊哈哈,謝謝了"隨便笑了兩聲敷衍過去,道聲再見就立即切斷了通話。

    "總之也只能去了吧。"

    不過,他花了很久的時間才找到那張電影票。

    在二十分鐘前他便到達了集合地點,沒過多久就有一個女生也到了,但不能確定是靜奈還是沙耶,所以只簡單的打了招呼。

    "你好。"他笑了笑說。

    "你好。"女生羞怯的小點頭,然後說"靜奈她今天有事不能來了。"

    "這樣啊,真是可惜。"

    [看來她就是沙耶了。]

    手機鈴聲突然響起,他連忙接了起來"抱歉,我打工現在很忙來不及去了,幫我跟靜奈和沙耶說一下,拜了。"說完自己的電話就掛斷了。

    "樹說打工太忙也沒辦法來,那...就我們兩去看吧,可以嗎?"

    "嗯。"

    這部電影似乎是個恐怖片,因為有點好奇電影票上的片名就去查了,他其實不怕鬼怪之類的東西,所以全程都是平常的看著。

    可是沙耶就不一樣了,明顯的不敢看,但也不會跟周圍的人一同尖叫,就是閉著雙眼摀住耳朵,小小聲的嗚吟。

    像個小動物似的。

    他微微側過去沙耶那邊,伸手握住對方的手說,"不要怕我在你旁邊"雖然開始有點嚇到可是有逐漸的冷靜下來,他們就這樣拉著手到電影結束。

    散場的時候,門口有些擁擠,沙耶很難過去,於是他便將手放在她肩上讓她靠向自己。

    "今天真的很謝謝你。"沙耶的臉有些紅了。

    "不會喔,不過很可愛呢。"

    "什麼?"

    "害怕的樣子,很可愛"他笑了笑,看著沙耶有些不高興的樣子,然後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很可愛Q版鬼的吊飾"來,給妳。"

    "這是..."她接過手,發現是剛才電影裡的鬼怪"好可愛喔。"

    "對吧,可以當成紀念呢。"

    "菊池君,謝謝你。"沙耶笑的露出了牙齒。

    他稍微愣了一下卻馬上恢復"笑起來很好看呢,要多笑笑。"說完對方又有點害羞了"要去別的地方逛逛嗎?"他提議。

    她搖了搖頭"接下來要去打工。"

    "這樣啊,打工加油。"

    "嗯!再見。"

    在沙耶走遠沒多久手機又響了,"喂,風磨,你幫我去接永遠和美夢好嗎?工作有點忙。"

    "好,嗯...他們的學校在哪裡?"

    "怎麼會忘了,你這孩子真是奇怪,在——"

    "哥哥,我想吃那個。"順著妹妹手所指的視線,是個賣可樂餅的攤子。

    "你等一下會吃不下晚餐的。"永遠說著。

    "美夢吃的下。"她堅定的說,然後就停在原地,不買就不走的樣子。

    "嗯..."他蹲了下來"那你要答應哥哥不要跟媽媽說喔。"

    "好!美夢答應!"

    "我要一個—"感覺到衣服被拉着,原來是永遠抓著他的衣擺,他笑了笑"請給我兩分可樂餅。"

    今天的哥哥很好呢,這是那兩個小的對他說的。

    [不然應該是怎樣的呢?]他倚在床邊想著。

    "菊池風磨啊...我明明不認識這個人,為什麼會做這種夢。"他看了眼桌子上的筆記本,接著走了過去拿起一隻筆翻開寫上。

    [君は誰?]

    —啪的睜開眼睛,坐了起來看看周圍還有自己是否只有穿內褲,他的東西都在,衣服也有好好的穿上,一切都和原本的一樣沒有變化。

    [所以那個果然是夢沒錯。]

    他如此的定義了下來。

    ——

    "為什麼會做這種夢呢?"安井問。

    "我也不知道,總之就是很奇怪。"

    "可是很相似呢,昨天的你也很像是變成另外一個人。"

    "是這樣嘛?"對於昨天的夢還有昨天的自己,中島依舊沒有想出個所以然,而且他在說完這段話後還多了一個新的疑問。

    他在夢中變成的那個人是叫什麼來著呢?

     

    fmknふまけん

     

    评论
    热度(15)
    1. 丸山家的加藤優子禴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紫藍薔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