禴凐

小透明寫手
  1.  19

     

    【仓安】你要我的是我的心还是身体

    还有人记得这文吗? ((应该是没有...
    仍旧ooc
    ——以下正文

    3.

    那之后大仓便和安田成为了一起吃饭的好伙伴,但不知道为什么在旁人眼里看来两人似乎有点太好了?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周围的气氛总是会冒出一些粉红色的东西。

    因为一般来说,朋友会牵手逛街或者做情侣间的亲密举动吗?

    至少涉谷不会说是,就像人们常说男女生之间会不会有纯友谊是一样的道理,男生跟男生当然也不会只有友谊这个成分存在。

    举个例子,就如同他跟他的男朋友。

    忘了介绍,这个想如此多事情的长发有张漂亮脸蛋的男人叫做涉谷昴,也就是安田口中那位跟他差不多矮的音乐系毕业的学长。

    「在想什么?」把涉谷抱在怀中的男人问道,没错这人就是他的男友,叫丸山隆平长着一张狸猫脸。

    涉谷撇了撇嘴还决定问一下,「馁,maru你说yasu是不是恋爱了?」

    「应该是吧~他们好像混的很好」丸山轻轻在涉谷的耳边说,还顺便舔了一下他的耳垂。

    「大白天的想做什么,昨天做的还不够多吗?」涉谷毫不害臊的讲着。

    「不够呢,因为我得了subaru不足症」
    丸山的手偷偷的伸进了涉谷的衣服里,一边摸着温暖的身体一边又亲了他的脖子。

    「唔...」被抚慰的涉谷发出似小猫的声音。

    咳咳——丸山停下了动作,看着进来舞蹈室的黑人,若无其事的说,「嗨!小亮」

    ——明明不是舞蹈系的为什么一定要在这亲亲我我的?

    锦户的疑问从他入大学时到现在依然没有任何解答,而且越来越严重,他很确定要不是他刚好进来了,这两人绝对会直接上阵。

    「滚回去你们家做!」

    「因为这里比较少人来」丸山还在乱掰。

    「那并不代表没有人!」

    「啊,小亮好凶喔,那我们只好走了」丸山起身的同时一并把涉谷拎抱了起来。

    而且离开的很快很干脆。

    ——耍我是不是。

    「maru你今天没课吗?」

    「下午才有,现在快中午了我们先去食堂吃饭吧!」

    于是他们就在食堂遇见了他们前几分钟讨论的那两位主角。

    涉谷阻止丸山去和他们打招呼,说要静观其变,但说白了就是偷窥。

    大仓和安田很少见的会在食堂吃饭,大部分时间都是去大仓家吃的。

    「大仓,你确定你要点那么多?」安田光看桌上那些餐点就觉得肚子饱了而且还有点胃痛。

    大仓左边的脸颊鼓鼓的看来是装了不少,导致他说话有点不太清楚,「我吃的完啦」

    涉谷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们,手里的食物一口都未碰,丸山见他如此不禁想到,果然猫咪的好奇心特别重。

    「subaru你这样很像捉奸记者喔」丸山忍不住吐嘈却完全没被采理,没办法也只好乖乖的吃东西。

    不过说来好笑,明明人家不看涉谷这里他就疯狂的盯着,对方从旁边走过去时鸵鸟心态的一直遮着自己。

    「啊,subaru桑」安田的天然也有不启用的时候呢~

    涉谷捏住鼻子说,「我不是」

    「いや、いや怎么看都是吧」安田伸手要把涉谷的伪装拆穿,谁知对方倒是自己放开了。

    「就说不是了啊!」

    ——炸毛了呢,丸山想着。

    「yasu我先去画室等你喔」感觉到了插不了话题的大仓先一步离开了。

    走前不知道为什么和丸山视线相交了,被安田看在了眼里,然后就这么挂在心上。

    「馁,大仓你和maru...」画到一半时安田突然停下,因为​​他觉得不把问题说出来就无法专心。

    但是大仓没有回答他,应该说他用他的打呼声说明了一切。

    安田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今天先这样吧!」,他脱下围裙及工具走向了大仓。

    ——这种姿势也能睡着啊...

    他看着大仓的睡颜不自觉的发了呆,果然有张很帅的脸呢他想。

    想更近一点看。

    几乎是要归零的距离。

    ——嘴唇,好像很软。

    像是蜻蜓点水般的碰触、像是乖孩子第一次使坏般的心悸。

    安田章大从画室逃走了。

    所以他没有看到大仓忠义,

    那嘴角弯起的笑容。

    #续#

     

    仓安丸昴

     

    评论(1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