禴凐

小透明寫手
  1.  6

     

    血色之藤

    第十五章
    连帽衫的帽子掩盖住了少年大半张的脸,唯一没被遮到的是他上扬的嘴角。
    让一男一女的猎人看的不禁警觉起来。
    「不动手吗?」冲着这句话,两人展开了攻势。
    一前一后,同时拔枪扣扳机,可是不论他们从不同角度切入,子弹都会被弹开。
    「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就来狩猎我了吗?」少年的声音平淡无奇,可在他们耳里听来却觉得似乎被瞧不起了。
    「没有必要知道,你只有死路一条」男猎人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刀子,以极快的脚步奔向少年,一刀划过他的胸前,又迅速退开了距离。
    「吸血鬼的牙吗?亏你们想的到」血液染红了少年的衣服,可少年却不痛也不痒的。
    「你也只有现在能这么悠哉了」女猎人一脸骄傲的说着。
    突然,在少年周围地上散落的子弹,泛起了淡蓝色的光将他包围起来。
    「驱魔师的咒?」他轻声的低喃,不做任何动作就这么任凭蓝光将自己困住。
    「曼罗!你的后面!」当女猎人出声告知时,一个模糊的黑影子已经将曼罗的头割下来了。
    鲜血四溅在巷子还有黑影的身上,宛如死神降临。
    「可恶啊啊啊」女猎人含着泪捡起曼罗遗留在地的牙刃,冲向黑影,谁知对方手一挥就把手上的头丢给她。
    曼罗未阖上的双眼瞪视女猎人,脖子切割很完整,浓稠的血液从边缘滴落对吸血鬼来说是种异常的美。
    但却足以让女猎人精神崩溃,甚至昏去。
    少年静静的看着黑影手里拿着一把血色的刀子,然后向围住他的咒术结界砍去。
    「京本家的人?」重获自由的少年第一句并非是道歉而是提问。
    黑影点了点头,掀开了斗篷的帽子,是胜利。
    「汪汪!」小狗的叫声,从胜利的衣服里发出来,接着狗狗突然从领空探出头来。
    少年震惊的看着它,然后将言语化为一已经抹许久不见的真正属于他该有的笑容。
    有那么一瞬间,原本阴暗的天空洒下了些许的光。

    「光,我该怎么做啊」薮用指尖抚过那本吸血鬼的书,含情脉脉的看着,仿佛这样他思思念念的人就会回来似的。
    然后他又闭上了双眼,像是在回忆什么。
    薮家和伊亚家是世交而光是薮家的一个眷族,他们三人从小就玩在一块。
    光是混种的吸血鬼,因而在那个全是纯种的家里过的不是很好。
    但他很有能力所以受到了薮他父亲的赏识,还打算安排他在薮身边,在他继位的时候辅助他。
    可是这个决定却引来了一个眷族的不满,那个眷族的女儿很喜欢薮,她原本以为光只是薮的手下而已,后来才知道他们是恋人关系。
    她派人追杀光,光虽然知道她不会伤害薮,却怕自己给他添麻烦,所以离开了。
    再后来,等薮知道光走的原因后,他便也离开薮家顺道和慧一起。
    慧对继承没有兴趣,可是家里的吵闹却没有因为他个人的想法停止过,所以为了远离这些事他就和薮离家出走了。
    再这之后的日子,薮一度找到了光并和他一同开了现在这家书店。
    然而他们又因为那女人的死缠烂打而分开,光只留下我会回来的纸条就消失踪影。
    等他得知光的消息时是偶然看到他写的这本书才知道他的安然无恙,但在他买前,书就被猎人组织给报销,他唯一能找到光的线索简简单单的断了。
    就这么过了无法计数的日子,才终于在最近找到了这本绝版的书。
    回忆结束。
    薮将双手放在阳台上,望着逐渐黯淡的天空若有所思。

    今晚的"Lose glorious"演奏着Traumerei。
    男子修长的手指在黑白之间游走着,他的身影他的样子及他的演奏,都是那么的让人陶醉。
    时间随着悠慢的节奏仿佛静止了般,在交谈、走动的人都放下手边的事,让音乐流进然后洗净他们的心。
    最后一个音落下后,整齐划一的掌声响起,男子欠了个身并在众人的注视下离开舞台,走到了另一个男子的旁边。
    「我都不知道你还会弹钢琴」高说完喝了口酒。
    「会啊,不过大约几百年没弹了」在旁人听来是过于夸张的说法,但无奈这男子可是个吸血鬼。
    「慧!好久不见」门边,一个金色长发的人向着慧大力招手。
    慧笑了一下,接着和高一同走近。
    第十五章完

    =======有人在看麻烦出个声,拜托😢😢😢

     

    All凉高慧薮光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