禴凐

小透明寫手
  1.  5

     

    血色之藤

    第十四章
    "你是…"“快走!“"为什么这么做?""住手啊!"画面和声音同时闪过脑中和耳边。
    有冈本、有自己还有一些不认识却很熟悉的人,随后疼痛占满了现在身体一切的感官,凉介双手紧紧抓着脑袋,呼吸非常错乱。
    薮错愕的看着凉介不知道该做什么,反正实际他什么也做不了。
    于是凉介恢复正常是一会后的事了。
    巷里。
    「呵,原来如此所以才不跟我们打啊」京本说着不明就理的话,惹得健人和胜利一头雾水,看着他们京本轻笑了一下「没发现变化吗?你们也真够迟钝的」
    健人和胜利的獠牙还有红瞳跑了出来却都没有察觉,但他们感觉的到血液在燥热。
    一阵风微微吹来,那裏一个人也没有了。
    疼痛好不容易停下,这时店里突然冒出帽子西装男,手中握着枪抵住凉介的脑袋瓜。
    「杰西?!」薮在喊出对方名字的瞬间,朝他仍出了一团
    橘黄色很热的东西,似乎是火。
    杰西反应很快,他用帽子去挡住代替自己变成火焰的祭品,趁这段几乎没有嫌隙的时间,薮立马把不在状况内的凉介拉来身后。
    「呼,您的身手还是那么好」帽下的人有着俊帅脸孔「但认真来讲还是退步了」
    「这不用你说,你来找这孩子干嘛」薮的声音非常冰冷不带感情。
    杰西正要张嘴时,店里突然出现三个人围着他。
    「阴魂不散」杰西正面对着京本说。
    健人稍稍移动眼睛隐约的看到京本嘴角的抽搐。
    「这句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语毕,一抬脚就是踹!
    杰西撞到了柜台当然不是躲不开,但是接了那一下也不会造成影响。
    四人正要起冲突的时候,四周的空气渐渐寒冷了起来,某人散发出了生人勿近的气场。
    「喂,我说你们不准在我这里撒野!」薮的手上凝聚起了火焰,拳头握的很紧,脸上的挂着不像微笑的微笑。
    「哼」杰西一个轻声,双眼直盯站在原地不动的凉介。
    薮将火球打过去后只剩下了残影,杰西消失了连同凉介也一起。
    看着焦的惨烈的柜台。
    「Fuck!」薮少见的骂了脏话,很显然的让京本一行人吓的不轻「要是凉介出了什么事,京本家就等着被灭除」留下这句威吓后,薮便去追人了。
    现在没有闲情逸致震惊了,京本重整心态也加入了追杀杰西的行列。

    凉介在大钟的平台上调整呼吸还有情绪 ,杰西并没有侠持走凉介,他是自己跑掉的。
     被枪抵在太阳穴的时候,凉介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不在书店,而枪的主人也不是杰西。
     他究竟是将什么情境和刚才重叠起来了,越想深入头就会开始疼,耳边还出现了收音机讯号不良时的杂音。
     「安静!」痛苦的跪下双膝,喉咙像是要撕裂般的喊叫,却只能起一时的效果。
     [想起来]杂音突然间去处了不少,换取而来的是自己的声音[想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追赶来的杰西看到凉介那个生不如死的表情时,被震的站在原地。
     [不要再逃避了]原来在那雨中昏倒前最后听到的那句话是自己说的。
     凉介笑了没有出声的笑着,他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抬头看向杰西。
     他被那样诡异的笑容搞的浑身不对劲,但还是冷静的举起枪来且按下板机。
     血弹在射穿身体前几厘米忽然的偏离轨道打上了柱子,凉介收起了笑容一个弹指背后瞬间凝聚出好几个冰刃,手一挥全飞向了杰西。
     在对方专注于冰刃时,凉介立刻绕到他的死角抬腿就踹,失去平衡的杰西尽管勉强站稳避开了,但左肩还是去刺到了一个。
     攻击还没停止,凉介手压上杰西的后脑杓用力拍至地面让冰刃整个刺过肩膀,跨坐在他的背上。
     「接着要怎么做呢?打碎你另一只手好不好」明明是和平常同样的笑容,此刻只让人觉得寒毛直竖。
    而在这时赶到薮和京本他们的感受也是如此。
    乌云随着冷风快速掩盖过蓝天,让光一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血刃将杰西的四肢禁锢在地上不得动弹,薮抱着刚才突然失去意识的凉介站在平台边缘。
    一跃而下。
    京本没有去追,因为现在不用那么做也找的到人,他走向杰西的旁边「健人你带他回去吧,交给长老处理」
    「是」血液化开形成一条血链围绕住杰西,接着健人就和他一同离开。
    「我追过去吧」胜利依旧抱着小狗「有它始祖应该会放松警戒」
    「那就交给你了」说完胜利也走了,剩下京本一人留这里。
    梦里有面镜子放在凉介的面前映照出自己的身影,但那不完全是自己。
    尽管外表是一个样,可是眼神还有表情甚至是气场,都有绝对性的不同。
    「你是谁」所以凉介才会下意识问出这句话。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差别只有过去和现在,这样说你懂吗?」
    「大概吧」
    「你想不想知道自己过去的记忆」他笑的有些邪魅,能掳获人心的同时也让人感到心寒,就像刚才他在对付杰西时那样子。
    「想,因为你说了不要再逃避」他又笑了,这次很单纯,就像和平常一样。
    他们把手贴近镜子,闭上了眼睛。
    过了许久,镜子突然出现了许多裂痕,接着破碎,另一个凉介也就跟着不见了。
    他跪在一片碎镜之间,盯着四周反射出的自己,扬起一个嘲讽的笑容。
    薮将凉介带回书店,让他睡在床上,然后下去整理店面。
    可当他再次去到楼上时,房间已经空无一人,只有从窗户吹进来的冷风。

    少年站在安静的巷道里,被来路不明的两人挡住去路。

    第十四章完

     

    All凉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