禴凐

小透明寫手
  1.  17

     

    【仓安】你要的是我的心还是肉体?

    依旧ooc
    ((有人在看吗?可不可以吱一声?

    ——以下正文

    2.

    自那之后他们再遇到是几天后的事了,而且还是因为大仓喝醉的关系。

    安田给他自己的电话却忘记问大仓他的联络方式,以致于就算想请他吃顿饭表达感谢却完全不知道要怎么找人。

    毕竟他们只认识一天而已,几年级、什么科系都不清楚,想要遇上就只能靠偶然。

    但安田完全没想到当大仓打电话给他会是在这种情况下。

    大学生去聚餐喝酒不是什么大事,可当全员都醉死在店里没人捡尸时,那事情就有点大条了。

    即使他再怎么好心善良也不可能带全员回去,力气跟金钱都不足。

    但是好像连带一个人回去都有困难。

    ...要把高了自己快一颗头的人带回去对他来说似乎有点艰辛。

    不!!

    是他妈的不可能的任务啊!

    高的同时也重的不可思议。

    ——这家伙是吃了什么才有这样的身材的,明明看着挺瘦的啊...

    被压在地上的安田欲哭无泪的说。
    千试万试都没办法,也只有把本人叫起来了。

    「大仓忠义,起来啊!」安田将小尖嗓发挥到极致,并使出浑身解数的力气晃动自己的小身躯,才把大仓弄醒。

    「唔...好吵。」大仓模模糊糊的睁开眼了,然后模模糊糊的从安田身上起来。

    「啊,终于。」安田坐起来拉了拉筋,没被压死真是奇迹。

    大仓看着安田直到眼睛聚焦才发现是他「安田桑怎么会来?」

    「是你打来叫我去接你的欸。」

    大仓敲敲脑袋但什么也想不起来,安田看到他这样想必是随便拨个人的电话。

    「嘛,既然你醒了应该就可以自己回去了吧?那我就走了。」

    「yasu你有没有带钱。」安田顿了顿,怎么突然叫的那么亲密。
    「有是有。」

    「能不能和你先借一些,我没带。」

    「喔,可以啊。」

    看着大仓叫到了计程车,安田就放心的回家去了。
    ——

    「To安田桑:
    昨天谢谢你,明天我请你吃个饭! 时间看你方便 From大仓」

    安田今天只有上午有两节和下午一则是节课,中间怎么说都是有空闲的,所以他和大仓约在中庭。

    ——好像来的有点早?

    安田玩着自己的手指,专注在已经剥落一些的指甲油上「差不多要涂新的了呢。」

    当他抬头看看大仓来了没的时候,着实的被吓到了,那张有点多痣的歪脸放大了好几倍,有点太近了。

    他看你,你看他,反正都男的看一下也不会少块肉,于是他们便沉默了将近60秒。

    先打破这个气氛的是大仓「走吧!yasu...daさん」

    不知道怎么了,安田瞬间还以为他会叫yasu,或许昨天那个突如其来的昵称让他印象过于深刻了。

    安田拍了下脑袋不再多想,跟上了大仓来到停车位。

    大仓递了个全罩式的安全帽给他,自己也戴上并帅气的坐上那台重机。

    似乎是被帅了一脸,安田迟迟没戴上帽子,「上来。」是大仓短促的提醒才让他回过神来。

    离开校园的时候,安田听到了不少女生不尖叫声。

    「kya!是大仓呢!好帅喔。」
    「骑重机的男生真让人把持不住!!!」

    ——也难怪,就连男生的我看了都觉得有点心动了。

    安田在心里默默的说。

    不过,大仓这个人似乎不只有那样的魅力。

    原本以为是要去什么餐厅,结果到达的地方是公寓,安田任由大仓领着走,心想着大仓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一开门香气马上扑鼻而来,顺着味道走入门、进到厨房,饭桌上放着热腾腾的两盘烩饭。

    光是看着口水就要流下来了。

    「站着是吃不到的,快坐下吧。」大仓拉开椅子,双手合十「我要开动了!」

    安田怔怔的坐下,小声的说了一句也拿起汤匙了。

    虽然有点夸张,不过安田是真的认为大仓的手艺简直是餐厅的等级。

    大仓被他夸的很不好意思就转了个话题「昨天真的麻烦你了。」

    「不会。而且其实你不用请我吃饭的,那天拜托你当模特儿的事我还没答谢你。」

    「主要是因为我现在身上没有钱,只能做顿饭而已。」

    「那你怎么还去喝酒啊?」

    「别人请的当然去。」安田被这话逗笑了。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读什么呢!」

    大仓想了一下才说「二年生食品科学系,总之就是做吃的。」

    「难怪啊...做吃的科系难免的」幸好安田的自言自语没有让大仓听见否则这下就尴尬了「我是美术系的你应该知道,唉?你二年生?」

    「是啊。」

    「看着就比我大的说,超受打击。」

    「那安田桑是。」
    「三年生。」

    大仓噗嗤的笑了出来「原来你是前辈啊...」

    「笑什么啦,一个音乐系毕业的前辈也跟我差不多矮的!」安田涨红了脸声音也高了一些。

    「哈哈哈,抱歉、抱歉。」嘴巴上这么说,笑声却没有停下过。

    那天真的是气死安田了。

    不过,很开心呢!

    #续#

     

    仓安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