禴凐

小透明寫手
  1.  6

     

    血色之藤

    第十三章 

     裕翔将凉介攀上自己的背,一手撑着他一手拿着伞,就这么走回家去。 

     没有想像中那样沉沉的重量,说轻松是轻松可是总有种不真实感。 

     好像只要一转头看就会发现其实没有人在,所以他时不时就会回头确认一下,生怕凉介不见。 

     虽然凉介睡着了,现实中的触感却传达到了他的脑里,突然一个画面由梦境清晰的呈现出来。 

     那天也是下着雨,也有一个人背着他。

     
     「撑着点啊!」冈本背着半闭上双眼的凉介在这雨夜里奔跑着。 

     他的衣服背面整片都因为血被时间给染成黑了。 

     血的来源不是冈本而是凉介,虽说已经凝固不再流动,可是却没有办法愈合。 

     原因很简单,吸血鬼的愈合能力是建立在血上面的,所以失血过多的凉介没有自我疗愈的资本。 

     却也死不了。 

     「够了...丢下我」如蚊子般的声音,要不是他们离的很近,恐怕冈本无法听到他的说话声。 

     「开什么玩笑!」冈本大吼着。 

     「反正死不了的,所以,丢下我」凉介用他仅剩不多的力气推开了冈本,一时间没稳住的他跌落了冰冷的水地。

     
     想拔腿就跑可惜力不从心,就算能跑,凭现在这副伤痕累累的身体冈本也能把他抓回来。 

     【真是狼狈啊…】凉介那自嘲的笑容,让冈本原本就紧皱的眉头又更深沉了。 

     「睡吧...醒来就会好了,算我拜托你了,现在先休息吧」那或许是冈本第一次也会是最后一次对凉介的请求。 

     只见对方不作声只是阖上眼皮,冈本知道那就是他的回应。 

     名为记忆的齿轮已经开始在转动,离凉介知道一切的时候似乎不远了。 

     说来好玩,每次在梦中闭上眼睛的瞬间,在现实中就会睁开眼帘,自己真是会算时间。 

     凉介如是想着。 

     他拿下从额间滑落的毛巾然后起身,发现身上穿的不是自己的衣服,想了想应该是裕翔换的。 

     【这家伙衣服尺寸不科学啊! 】凉介满脸黑线。 

     「喔!你醒了啊」裕翔端着一盘切好的水果踏进房间,走到床边椅子坐下「你都睡两天了,我想说你再不起来要带去医院了,要吃吗?刚削好的」 

     凉介愣了愣【我睡了两天了啊? 】才微微点头并拿起一片来吃「谢谢你,我好像每次都被你照顾」 

     突如其来的感谢让裕翔有点吓到,他大力的摇头说「不会不会,毕竟我们是朋友嘛!」 

     盘子上的苹果两三下就清空了,裕翔说他再去削几个来一溜烟就走了。 

     就算烧退了头还是有点晕,凉介轻轻的往后躺再把冰凉的毛巾放在眼睛上。 

     他回想著做了兩天的那個夢,怎麼想以前都沒發生過,明明是應該不存在的記憶才對,現在卻深深的植入腦裡。 

     但關於它前面和後面發生了什麼事,一點沒有頭緒都沒有,如同斷層般的回憶。 

     「死圭人」沒由來的就是想罵那個不知道是不是存在著的白痴。 

     【吶,若真的有岡本圭人這個人的話,拜託你快點回來啊…】 

     沒有照進陽光的巷子很陰暗、很危險也很適合"他們"待在這裡。 
     「你还真喜欢那只狗」健人眼神和善的盯着被胜利把玩的狗儿。 

     「因为它很可爱啊」然后气氛沉默。 

     健人无声的叹口气,接着转移话题「京本去的真久」 

     话未完,空中突然飞来一阵赤红的烟及些许的血腥味。 

     赤烟像是有意识似的往下沉到地面,并聚集在一起逐渐形成了一个人。 

     是京本,身上有很多深浅不一的伤口。 

     健人吓的赶紧跑去扶住他,胜利注意到后也马上走近他们。 

     要说谁有能力把京本打成这样,就只有一个人。 

     在京本之后又有人过来,他戴着灰帽穿着西装,手上拿着双枪站在屋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三人。 

     「路易斯!」瞳孔迅速的收缩了一下,变成了鲜红的颜色,正当胜利要冲过去时,健人挡在他的面前。 

    「别冲动」语气比平常多了些冷淡还有严肃,胜利听闻便乖乖的站在他的身后,可是眼神仍是恶狠狠的瞪着路易斯。 

     两方只是一动也不动的在互看,但要是有谁小动了一下,战斗就会一触即发。 

     几乎是一瞬间的事,在路易斯扣下双枪板机的同时健人也立刻咬破手指。 

     血滴没有往下坠落而是浮在空中形状变成了针状,一齐的去攻击敌人。 

     健人闪过了血弹,路易斯躲过血针后就失去踪影,巷子里的战斗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见到敌人自己离开,健人也懒得去理转身就走到京本旁边,从衣服内袋拿出了一根鲜红的管子拔开软塞倒入他的嘴里。 

     数秒后,伤口不管大小全部愈合,京本那张苍白的脸也稍微起点色了。 

     「我真窝囊」京本慢慢的从地上起身。 

     「没这回事,反正一定是小路易斯耍了花招」健人的安慰迎來京一抹嘲讽笑容。 

     「真不巧,耍花招的是我呢」健人默默吞了一口口水,完了这几天日子不好过了。 

     当啷——当薮看到凉介走进来的时候,真的差点没跑过去揍他一顿,但取而代之的是那皮笑肉不笑的样子,还有咬牙切齿的问候。 

     「山酱,好、久、不、见」凉介被薮的态度吓的不知要做何反应,原本要说出口的道歉也都咽回肚子里去了。 

     满屋子的沉默还有低气压,让凉介有点喘不过气,他一声不坑的低着头,像是在等薮的原谅。 

     此时的他们就像是做错事的小孩和发怒的父亲。 

     最后,是由薮先打破僵局。 

     「去哪里了?」声音是以往的温和,凉介也就没那么紧张,但头虽然是抬起来了却不敢直视薮的眼睛。 

     「前天...淋了雨发烧,在朋友那睡了两天」不知怎地越说越小声。 

     「那現在還有不舒服嗎?」涼介趕緊搖頭「那就好」藪放心的笑了笑,似乎是不生氣了。 

     
    可是沒多久眉頭馬上又皺了起來「坐著吧,我們好好談談」看著藪的表情變化引起了涼介心中一股不安,但還是鎮靜的坐上椅子。 

     「你相信吸血鬼這種東西嗎?」突如其來的問題讓涼介不知所措的說了聲「欸?」就這麼回答了人家一個反問單詞。 

     「不老不死,受傷也會自己治好,食物是人血」藪不厭其煩的在解釋,但在涼介回過神來後他什麼也沒再說。 

     薮见状也不浪费唇舌,掏出了一把小刀在凉介面前晃了晃就直直的往下刺手,凉介睁大了双眼。 

     诱人的血腥味散发着,不论如何抑制身体仍是会主动做出反应,尤其是很久没沾血的时候,凉介低着头不隐藏自己的样子,利用两手紧紧互抓用指甲掐入肉里的痛感,把吸血冲动硬逼回去。 

     但在薮抽出刀子之后,伤口以眼睛看的到的速度迅速愈合,味道消失吸血冲动也就没了,留下的是额上的冷汗。 

     「你看到了吧,我跟你是一样的」薮将刀上的血液擦拭干净「所以没有必要隐瞒我了」他知道慧没有告诉凉介自己身分的原因,就只是为了让自己亲口说出来罢了。 

     而薮决定坦白的理由是因为冈本那件事,他很确定记忆中并没有这个人,可是却深深觉得有种违和感,在过去和凉介相识开始的记忆都有好几块空白的地方,他认为这一定和那个冈本圭人脱不了关系。 

     那个人有些危险,这是他的直觉。 

     「你早就知道了?」凉介一脸受伤的表情问着,薮别过头不敢看他「没错」 

     「是嘛」没法听出情绪的声音。 

     「我们来聊聊那个冈本圭人的事吧」明显的转移焦点。 

     「为什么?」冈本...不过是个幻想而已不是吗?凉介眼神闪过一丝喜悦,但薮和他自己都没有发现到。 

     「若是他是会改写记忆的敌人那就很危险了」昨天薮收到了慧寄给他的信,才知道他旅行去了,但这不是重点。 

     根据他搜集来的情报,不管是人类还是吸血鬼都很不安分,他们发疯似的都在找始祖,为了这样京本家还分裂了。 

     京本家是现在还存留着的吸血鬼纯种世家之一,剩下两个是伊亚家和廉家,慧是伊亚家的人,薮是廉家的人所以慧才会称薮为廉。 

     之前薮还有慧猜测过凉介和始祖是否有关联,虽然后来的结论是没有,但现在或许已经不能如此断言了,其他人是不清楚可是猎人确实是盯上了凉介。 

     要是吸血鬼也找上了他,这么一来处境就很糟糕,一切都和慧说的一样他们做不到暗中保护,不然现在他也不会和凉介面对面坦白了。 

     「敌人...是什么意思?」 

     「我怀疑他是猎人,有个专门在杀吸血鬼的职业那就是吸血鬼猎人,在十年前我听说过有一个猎人会催眠吸血鬼改写他们的记忆,然后控制他们残杀同类」 

     一堆讯息涌进脑里害的凉介一时之间无法消化,应该说是无法接受。 

     【冈本是敌人?改写记忆?我做的那个梦也不是原本的记忆,全都是骗人的?】 

     所以他本来就没有父母因此才没有照片,如果小时候的记忆也是假的的话。 

     【我...是谁?我真的是山田凉介吗? 】 

     第十三章完

     

    All凉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