禴凐

小透明寫手
  1.  4

     

    血色之藤

    第十二章 
    血在流窜,心脏在停止,十字巷里正要逝去五条性命。 
    带着灰帽的西装男举起手上的两把枪,对他们说道「想要杀我们的王,再等一世纪你们也没那个本事」 
    随着帽沿下那若有似无的嘲讽笑容扬起,他们的最后一程也送完了。 
    这件事占了晨报一半的版面,因为那五人是离奇死亡的关系。 
    死者们身上有类似弹孔的洞,但身体里没有子弹案发当晚也没人听到枪声,是不是枪杀很难判定。 
    可是有件更奇怪的事,死者伤口上有着不属于他们自身的血液。 
    要说是凶手的血也不对,因为特地把自己的血淋在伤口上有何作用,挑衅警官吗?又或是凶手是个变态? 
    这问题,能解答的大概只有吸血鬼了,当然没人会相信这种鬼话。 
    「不是吧...」薮盯着晨报不知在碎念什么。 
    此时的慧也是差不多这个情况,而且报纸都要被他抓皱了。 
    「果然是吸血鬼做的啊?」高在旁边事不关己的样子,平静的泡着咖啡。 
    「不仅是那样,凶手好像还是我的熟人呢…」慧叹了口气后,把报纸放下「这种杀人手法肯定是京本家的杰西氏啊」 
    「死的那些人是猎人吧?」高将咖啡递给了慧。 
    慧酌了一口说「嗯,应该是,我已经离家很久了那边现在出了什么纷争我都不清楚,是时候要去了解了不然也没法安静生活」 
    「说的也是,需要帮忙吗?」 
    「那当然啰!日子又不是只有一个人在过」 
    话中有什么话,只有他们才知道。 
    「小路易斯真过分啊,你说是不是,京本」黑衣人蹲在被黄线围起的案发现场里。 
    「说什么过分,虽然他是叔父那派的,但就他杀了猎人这点非常有理」京本笑了笑。 
    「我们的少爷真恐怖呐,你说是不是啊!V」黑衣人转头问抱着小狗的少年,可是对方完全没有理他「胜利,别不理我嘛」 
    听到自己的名字,少年才和他对上眼「什么事?健人君」 
    胜利不喜欢自己的名字老是被简略,所以只要黑衣人这么叫他绝对不理人。 
    「不…没事,京本我们走吧」语落,三人便消失了。 
    如果你曾站在雨中窥视过世界,你会发现世界的宁静和孤寂。 
    有时想一个人的时候,走入雨中是一种选择,但凉介不管在哪或许都是一个人。 
    一个不存在的人。 
    雨啪哒啪哒的打在地面还有他的身上,这给他了一份极致薄弱的安全感。 
    抬头仰望黑幽的天空,一滴雨正要没入眼里时,他缓缓的阖上眼皮,感受到了极小的冲击力后,雨就由眼角顺流而下。 
    这画面仿佛是在哭。 
    「呐,能不能代替我流泪?」像在回应一般,雨开始下的急骤。 
    衣服吸收了水分湿黏的紧贴在肌肤上,发丝尾端落下一颗颗的小雨珠。 
    凉介的样子用两个字形容即可,凄美。 
    当雨没打在他脸上时,他以为是雨停了就睁开双眼发现是因为有把伞高高的举在他头上的关系。 
    转过身来看,伞的主人是裕翔。 
    「你又打算昏倒了吗?」凉介没有回答而是给他一个意义不明的微笑,裕翔看着有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眼前这个人,和他初见的时候不一样了,不是笃定而是直觉「你还要站多久」裕翔抓着凉介的手,一拉就迈步走。 
    从凉介手腕传来的冰冷和裕翔手掌散出的温热正试图取得平衡。 
    他没有甩开,是不是已经不在意温差了、还是忘了,又或是想要知道人类的温暖。 
    不知道。 
    【不想再想了,好痛苦】这时凉介耳边又传来那个声音。 
    那个和冈本一样温柔的声音,还有一样的话语。 
    "睡吧!醒来后就会好了,所以睡吧…" 
    你,骗人啊...每次我醒来,一切还是没有改变,可是为什么我还是想相信。 


    "因为你想逃避" 


    这又是,谁的声音? 
    第十二章完

     

    all凉岛凉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