禴凐

小透明寫手
  1.  8

     

    血色之藤

    第十一章
    诊所变得非常老旧,和凉介所知道的模样相去甚远。
    藤蔓爬的墙壁没有一点缝隙,若不是荒废了十几年,是不会长成这样子的。
    可是,冈本不在只是一个月的事而已。
    凌晨的英国就像迷茫且虚幻的世界,跟凉介的处境很相像。
    他的周围飘散着雾,什么东西都没法看清,以致于所有的事物感觉上全是虚幻的,没有半点真实。
    但真的只是"感觉"这么单纯吗?
    凉介回到家时像是好几年没回来似的很怀念,还不禁想起空酱在家里时的记忆,画面一个个的在他眼前回放着。
    过去是美好的而现实是残酷的。
    当回忆像电影一样结束时,那空虚感是没办法用言语表达的。
    想说却说不出来,想哭昨晚却都哭尽了。
    凉介比平常早一些到书店,因为他想问问薮关于诊所的事。
    当啷——「呦!今天怎么这么早」看到薮的笑容,凉介不知怎地放心了不少。
    「薮君」凉介深呼吸了一下说「冈本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他的诊所...」
    「嗯?冈本是谁」薮的问题让凉介脑袋瞬间当机。
    「你怎么了健忘症吗?冈本是我们的朋友啊」凉介疑惑的望着他。
    薮思考了一会,皱起眉头回「我不记得我有这个朋友」
    「今天应该不是愚人节吧,别骗我了」凉介无奈的笑着。
    「我没有骗你啊山酱,我真的不认识冈本这人」薮的样子看起来的确不像在骗人。
    「啊!对了,是他介绍我来这里工作的」
    「不是,是你自己来应征的,当时的事我还记得很清楚...」
    凉介举了一堆事情给薮听,但是所有事情中都没有冈本。
    越是要证明他的事,凉介越是搞的一头雾水,哪个才是对的他已经无法厘清了。
    可是他样子非常鲜明的浮现在脑中,不可能是假的。
    但那个人像是从人们以及世界中被抹去一般,仿佛一开始就不曾存在过。
    「山酱你脸色很难看耶!是不是没睡好,要不然今天给你放假好了」薮的声音将凉介拉回现实。
    「不用,我...没事」嘴巴上是这么说,但整天都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凉介今天回到了家里,没有出去找空酱因为没有心情。
    他将自己关进房间后,就发疯似的摔东摔西。
    在没有其他人的这个空间,他卸下了面具。
    说来可笑,本来因为讨厌这个空荡而不回来的家,如今却成了最好的发泄场所。
    冈本的事情成了一个爆发点,他开始怀疑父母的真伪,然后忽然发现自己记不起他们的脸孔、也记不起他们对自己说的话。
    他翻遍家中所有的地方都找不出家庭相簿,搬来的时候有带上才对,但是他没找到随便一张都没有。
    「哼、哼...哈哈哈哈哈——」
    【我知道了,原来,我也是不存在的,所以不是他们离我而去】
    而是因为不存在的人的身边本来就不可能有谁在。
    凉介想确认,确认自身的真实,他想确认山田凉介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好好的站在这世上。
    于是他再次,伤害了自己。
    带着平淡的表情和强大的力道,一遍又一遍的将手臂弄的血肉模糊。
    但他却没有感受到一丁点的疼痛。
    每当伤口要消失的时候,他就会再度下手,然而吸血鬼的治愈能力赶不上伤害的速度,手就留下了许多浅浅的疤痕。
    看著這些會讓人膽戰心驚的疤痕數量,涼介笑了。
    明明是一樣的人一樣的笑容,可是這時卻感受不到溫暖,只有一股寒冷直直的涼到心裡。
    天使終於墮落了嗎?
    純淨潔白的翅膀漸漸的被黑色吞噬,然後失去了飛行的力量,摔到了深淵去。
    是不是跟誰很像呢?

    「王真的在这里吗?我们都把伦敦整个翻过了,也没看到」黑衣黑帽人说。
    「错不了的,它身上有王的味道」少年指着怀中的狗说。
    「真的假的,你怎么知道王的体味的」
    「想也知道不是,你这几天不会觉得血液特别躁动吗?」另一个黑衣人突然出现。
    「最近是有点兴奋」
    黑衣人2笑了一下「王要觉醒了,那个人下的保护就要解开了,到时不需要找,我们也会自动到王的身边的」
    三人不约而同的笑着。
    「对了你那只狗哪来的」
    「路上看到的,它很可怜耶,活不久了」少年对上小狗的眼睛满是怜悯。
    「那你还捡回来」
    「有人能陪它走完比较不孤单不是吗?」
    「好好好,我知道了,真是斗不过你」,少年对着黑衣人比了胜利手势。

    漫长的夜,开始了。

    第十一章完

     

    all凉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