禴凐

小透明寫手
  1.  5

     

    血色之藤

    第十章 
    如昨天所说,裕翔一大早就又来凉介的病房,当然我们的病人还在睡。 
    裕翔把早餐放在小柜子上,拿起自己的份在吃。 
    食物的香气扩散到每个角落,当然也包括某人的鼻子。 
    凉介迷迷糊糊的张开眼睛,撑起刚睡醒还软软的身体,靠着嗅觉找到气味来源「肚子饿」 
    裕翔整个人懵懂了,因为眼前这人的行为实在太萌。 
    一秒,两秒,三秒...过了好几秒,凉介脑子终于清醒了。 
    「...早上好」裕翔尴尬的笑了笑,凉介也点头打招呼「早安」 
    裕翔给了凉介早餐「我随便买的,不吃也没关系」 
    「谢谢你,放心我不挑食的,只要没蕃茄就好」 
    「你讨厌蕃茄吗?」 
    凉介僵了一下说「很讨厌」脸上还带了极致厌恶的表情,裕翔看了差点没笑喷。 
    吃完早餐,医生刚好来巡房就说凉介可以回家了。 
    凉介穿起外套时,没收好的折叠刀掉了下去,他连忙把它捡起来深怕别人看到刀上的血迹,幸好没人注意到。 
    「我自己可以回去的」凉介对裕翔说。 
    「要是你又昏倒怎么办?」裕翔一脸担忧。 
    「不会啦,我没那么弱」 
    裕翔撅起嘴「不管,我就是要护送你到家」 
    殊不知,凉介不是要回家而是去书店,他暂时不想回那个什么都没有的"家"。 
    斗不过裕翔的凉介,也只好任他跟在后头。 
    当啷——「山酱!?我不是叫你这段时间别来上班好好休息的吗?」 
    「我已经没事了」凉介一边说一边举起手臂摆健美姿势,强烈表示他很健康。 
    薮虽然一脸不信却还是允许他复班,在这时他才看到在山酱后头的裕翔「他是?」 
    「你好我叫裕翔,凉介的朋友」 
    「喔…我叫薮宏太,凉介的老板」 
    此时凉介插话「我已经平安了,所以你可以回去了」 
    「嗯,要注意身体喔,再见」裕翔走出店门后,表情瞬间变得很严肃,就像他在杀吸血鬼时的样子。 
    【薮宏太,那张脸似乎在哪看过】 
    「空酱身体还好吗?」不经意的问候。 
    「嗯,好很多了」下意识的谎言。 
    「你们真是的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宠物」 
    「喂!你这什么意思啊」 
    书店又恢复了欢乐的气氛,只是...略带有勉强的感觉。 
    无星无月的单调黑暗,是最恐怖的。 
    「哈...啊、哈」红瞳闪烁着,凉介整个人贴在墙上努力的抑制吸血冲动,可是身体很不听话,于是他只好采取激烈手段,撞墙。 
    愿与天违,一名女性刚好从他面前经过。 
    「没事吧?」凉介用仅剩的理智摇头。 
    「可是你都流血了」女性微微靠近凉介,用手帕擦掉血液。 
    凉介两眼发直的盯着纤细的脖子,终究抵不过本能最后防线被打破了。 
    獠牙刺入肌肤的时候,女性便昏迷,大概是舒服的昏过去,因为被吸血其实是很有快感的。 
    吃饱的凉介理性回来后,看着昏去的女性脖间两个小孔,心中滿是惊慌。 
    「对不起,对不起」凉介一手抹过,伤口就痊愈了。 
    单调的黑暗没有底,你只能不断沉落。 
    凉介来到了裕翔的家,走着走着就到这,途中没有任何记忆。 
    正当凉介要转身回家,裕翔就打开门叫住他,但他没搭理的打算,跨出一步便要离去。 
    谁知裕翔竟然跑过来拽住他的手,似曾相似的场景,他们第二次见到也是这样来着。 
    「这么晚了你为什么还在外面」裕翔的关心不知为何引起了凉介的怒火。 
    「跟你没关系」 
    「那为什么会走到我家门前」 
    「我也不知道!」这是真的,当他魂回的时候就到了这里,明明也才来过一次怎么就记住了。 或许...是因为他不晓得还有哪里可以去了吧! 
    「小声点,现在很晚了,进来再说」凉介没注意听裕翔的话,只是跟着牵住手的那股力量走而已。 
    「要喝什么吗?虽然我只有水和酒」凉介摇头,他现在不渴,毕竟刚才已经滋润过喉咙。 
    「不舒服是吗?」 又是摇头,裕翔有些不满了。 
    「你嘴巴不是装饰用的」发觉自己言重后,裕翔马上改了语气「...别站着过来坐」 
    凉介缓缓的移动脚到椅子边然后坐下。 
    看着这样的凉介,裕翔微微的叹口气跑去拿酒和杯子出来「喝酒吧,心情会舒畅点」说完自顾自的开始倒酒八分满才停手。 
    也不管自己十九还未成年,杯子放在眼前手一拿过全灌进去。 
    【真...豪爽】不甘示弱的裕翔也一杯饮尽。 
    两人你一杯我一杯,直到手都举不起来继续喝时才结束。 
    这时,凉介突然哭的淅沥哗啦像小孩子一样,裕翔被吓的酒都醒了。 
    时针不知走到哪,哭声终于停止,接着空间立刻陷入沉默。 
    "睡吧!醒来后就会好了,所以睡吧…"脑中响起了令人安心又怀念的声音,如安眠曲似的引领凉介入睡。 看见凉介睡着,裕翔轻轻拉起他到沙发上还拿毯子盖在他的身上。 
    自己则是躺在沙发旁盯着凉介的睡样,不知不觉中闭上了眼睛。 
    未等太阳升,起凉介就起床了,离开裕翔家的时候顺手帮他盖上了毯子。 
    他久违的去到冈本的诊所,但是不仅冈本还没回来,诊所更是要被拆掉的样子。 
    【怎么回事】 
    那天,凉介的世界在一夕之间崩毁了。

     

    all凉岛凉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