禴凐

小透明寫手
  1.  9

     

    血色之藤

    第九章 
    短短三日过去,薮和凉介在车站遇见大贵,也在车站与他道别。 
    在越来越接近伦敦的时候,雨水刷上了车窗,为了不让雨滴进来,凉介把窗户关上。 
    回到伦敦后,凉介着急的问薮哪里有兽医,但薮说今天刚好没有营业。 
    「它身体有点热,好像是发烧了」凉介一脸担心。 
    「那怎么办...」 
    「也只能我自己照顾了,雨没有很大,所以我就直接回去了」不等薮说话凉介就脱下外套裹住空酱,然后冒入绵绵细雨中。 
    嘴巴上虽然那么说,可其实凉介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做,只好把人类发烧时的应变措施也套到空酱身上用了,幸好还挺有用的。 
    但因为不放心,凉介整晚守着空酱直到微弱的光线从地平线上探出,他才稍微闭上眼睛休息。 
    即使醒来看到空酱恢复了精神,凉介还是带它去薮跟他说的那家兽医院(日本人开的,我知道很巧)看看以防万一。 
    然而,事情比想像中的还要糟糕。 
    「它只是得了小感冒,不过有件事我得说一下,它免疫力不是很好所以容易生病,而且...心脏还有缺陷,能被生下来以及算是奇迹了,但它活不久」医生的话重重砸上了凉介的心里。 
    凉介紧紧抱着才四个月的空酱,心中五味杂陈的无法明说。 
    看见主人似乎很难过的样子,空酱也垂下了小尾巴,大眼睛无辜的仰望凉介。 
    「谢谢」凉介有气无力的接过药袋,拖着如同陷在泥沼里的步伐回到家里。 
    原来,所谓的生命,不过是那么脆弱的东西。 
    看着现在还很元气的空酱,凉介很害怕,害怕哪天空酱就走了,虽然才和它相处一个月,感情却深的像是一起生活了好几年。 
    狗的寿命或许比人类短,但至少正常来讲也会陪伴个十五年左右,这样也够了,毕竟空酱剩没多少时间。 
    时间…说到这个,吸血鬼似乎是长生不老的,不知道能不能分点给空酱。 
    痴人说梦话。 
    空酱...走了,一觉醒来后的事,不是死了,而是它不见了。 
    像是不想给凉介添麻烦似的,空酱自行离开了。 
    「空酱你又不是猫...」凉介摸着空酱平常睡在床上的位子,冷冰冰的没有余温,此时热腾腾的泪水擅自落下强行染上温度。 
    可是这只是一下子,因为今后这小小的空间再也不会有牠了。 
    在厨房有扇被封死的后门,但给狗穿越的洞却是可以通过的,空酱应该就是从那边出去。 
    【空酱你好聪明,不过这种聪明是不需要的啊…】 
    一切,倒回了原样,倒回遇见空酱之前的时间。 
    冈本失踪多日的时候他也是这样,但没这次严重。 
    凉介又彻夜未眠—为了找空酱,又废寝忘食—为了等空酱。 
    终于,他病倒在大街上,吸血鬼不会死不代表不会生病,他贫血晕倒就是个好例子。 
    「医院吗?」凉介醒在一片白茫茫的陌生房间,眼睛尚未聚焦前他透过嗅觉了解到自己的所在地,要说哪里会有这么重的刺鼻消毒味,也只有医院了。 
    【我怎么来的?】凉介隐约记得自己晕倒的事,但是为什么会跑到这里,答案在他看到医生他后面跟着的人后,非常显而易见。 
    缘分,真是不可猜测的东西啊! 
    你要和谁世世牵扯或会和谁永远分离,只有缘分能掌握。 
    「谢谢你」 
    「欸?喔!不客气」裕翔呆滞的模样看起来很好笑。 
    「什么时候能走」 
    裕翔想了一会才回「至少一天,医生说你营养不良」 
    仔细看看凉介会发现他瘦的不成人形、白的跟幽灵似的,简直完整的呈现了什么叫病态美。 
    「你要叫家人来吗?我帮你打电话联系他们」 
    「不用了,我没有家人,朋友的话也不用...太麻烦他了」凉介淡淡的说着,裕翔也就点头不再说什么。 
    为了转移话题,裕翔问了凉介一件事,关于他背他来医院时,口中念念不忘的名字——空酱。 
    对了...他是要找空酱,可是不论怎么找,始终都找不到,想到这,凉介又难过了起来。 
    父母双亡、冈本失踪、空酱离开,到最后自己的身边是不是谁都不剩了。 
    【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吗? 】裕翔看着两眼空洞无神的凉介,心不知怎地难受起来。 
    「那个...谢谢你,我自己在这就好你回去吧」裕翔知道他是想一个人静静休息,所以留下一句"明天我会再来看你"便走了。 
    涼介摸索外套的口袋拿出一把摺疊刀掰開後,殘害著手臂。 
    划分,愈合,划分,愈合。 
    他能找人吐露心聲,他能找別的方式發洩情緒,可是他偏偏就要傷害自己。 
    何苦呢?當事人也不明白。
    ←→←→←→←→←→←→←→←→←→←→←→←→跪求回覆........

     

    all凉岛凉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