禴凐

小透明寫手
  1.  8

     

    血色之藤

    第六章
    「死的真惨啊!」
    既慧和凉介走后又来了个人,是上次和裕翔一起的那个矮小可爱的男孩子。
    他的声音虽然像是在怜悯,嘲讽的表情却出卖了他其实不可怜他们的事实。
    他蹲在尸体旁,一点都不害怕的在他们身上搜来搜去。
    「找到了」男孩开心的说,手上拿着的是刻有猎枪的两枚徽章,那是獵人的證明。
    男孩前來只是為了回收這個而已「辛苦你們了,安息吧!」说完他也离开了,于是阴暗的巷子里只留下没有阖眼的尸体们。
    慧一手撑伞一手扶着凉介不让他从自己的背上滑落,没想到看似柔弱的他竟然有这样的力气。
    这时间薮应该还没关店,所以慧决定到那里去。
    噹啷——当薮看到慧踏进店里的时候,吓的嘴巴都合不起来,手上厚重的书本也掉了下来还刚好砸中自己的脚,害他痛的骂出一句西式脏话。
    慧没说什么只是冷冷的扫过薮一眼问「你房间在哪?」
    薮这才反应过来「喔!在…」
    将凉介放躺在床上后,慧就和薮到楼下报备情况。
    「你说,有两个猎人要抓他?」薮一脸茫然的重复一次。 「嗯,我有稍微听到他们的对话,是叫凉介跟他们走,好像没有杀他的意思」
    薮摸着下巴说「但山酱是吸血鬼的事目前就你、我还有那个驱魔师知道而已不是吗?」
    「那种事不能这样断言,或许也有人早知道他的身份也说不定」
    「山酱一年前才来这里,虽然我早就在怀疑,但也是最近才确认他是吸血鬼的」薮闭上眼睛思考着。
    慧像是想到了什么,但表情有点犹豫「高跟我说协会在找始祖…我想猎人找上他的原因,很可能是他和始祖有什么关联」
    「这不可能吧,他连自己的事都不清楚,更何况是始祖」薮反驳道。
    慧点了点头「说的也是」气氛顿时陷入一片寂静。
    另一方面,凉介已经醒了可是样子有点奇怪,他眼睛一直盯着床头的花瓶看一动也不动的。
    “还不懂吗?你…不是人类,是吸血鬼…吸血才能活下去”这句话从清醒时开始一直如同咒语般在他耳边呢喃着。
    「吵死了,吵死了!」凉介愤怒的拿起花瓶砸向墙壁。
    可是声音还是没有被赶走。
    凉介想起了慧的伤口愈合的事,起身走到碎片那里,捡起其中一个,往自己的手上狠狠的割了下去。
    要多深就有多深。
    血液顺着白皙的手滴下地板和自花瓶的流出水混合在一起,像颜料一样四处扩散。
    原本应该是很严重的伤口,却在几秒之后就复原了。
    凉介惊恐的看着自己完好的手,不可置信的又重复一次动作,结果都是一样。
    「为什么好了,为什么呢?」凉介呵呵地笑了起来,眼泪也无法控制的流了下来。
    在慧回去之后,书店也结束了营业。
    薮坐在椅子上,打开柜台上的盏灯,一片漆黑之中出现了微弱的光线。
    他在回想刚才与慧最后的对话“最近得小心他的周围,他们肯定会再来拜访”感到了一丝的不安。
    「山酱被盯上的理由是什么呢?」薮抿了抿嘴又开始自言自语「当初和光还有慧说好不再回家,虽然可以得到情报,但不能不遵守约定啊…只能静观其变了」
    薮起身去到厨房冰箱拿一个看似红酒的瓶子,将他倒进高脚杯里并一饮而尽。
    喝了三四杯左右“红酒”便没了。
    【喝完了啊,那近期去找那家伙吧,反正也很久没见了】薮在心里想着。
    吃过晚餐后,薮就上楼看看凉介的状况,虽然他有放轻脚步,但凉介还是醒了。
    「身体还好吗?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因为处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使得凉介慢一拍才摇头回答薮的问题「那就好,你就好好休息吧!」
    「那个,薮君我把你的花瓶打破了,对不起」声音沙哑又无力。
    在他恢复平静之后就将东西打扫干净,碎片也集中在一起摆放于床下。
    薮笑了笑说「没关係,花瓶而已」然后去拿了几张纸包起碎片「下次别用手捡很容易受伤的」
    「嗯,我知道了」薮离开房间后,凉介幽幽的接着说「受伤了也无所谓,反正马上就会好」
    无意义的自我伤害,害的不只有自己还有那些关心自己的人,这时的凉介尚未明白这点,只是一昧的不把自己当一回事,让周围的人不断担心他。
    「站在这里景色能尽收眼底,真不错」少年的瞳孔中烙印着城市闪烁的灯光,似乎非常开心。
    「我们来这可不是来观光的,还有站那么外面很危险,后退一点——有没有聽到」一个穿黑衣黑帽的人喊着。
    少年回头向他说「知道了!」
    看着少年那么开心的样子,黑帽人也不好打断他高昂的兴致,但就是觉得危险。
    「你们两个走了!」又一名身穿黑衣的但略像女孩的少年出现了。
    「好——」少年与黑衣人异口同声的说。
    午夜零时钟声响起,原本在大笨钟上的少年们在刹那间失去了蹤影。

     

    all凉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