禴凐

小透明寫手
  1.  10

     

    血色之藤

    第五章

    「王的下落呢?」一个在黑暗中响起的声音。
    「目前还没有」另一个回答的声音。
    「派去伦敦的人手几乎全被灭了,你们觉得为什么猎人会在那里行动?」第三个提问的声音。
    「王…在那的关系?」,笑声响彻。
    「没错,所以我们去伦敦吧!去找我们的王」
    尾字落下,空间里再无任何声响。

    「好奇怪啊,猎人又减少了」慧读着拿反的书。
    「跟昨天的狩猎有什么关系吗?」高端着热红茶走到慧旁边坐下。
    慧放下书本,拿起红茶小酌一口后说「可能吧!是我判断错误了嘛…我还以为他们这次是来认真的,都准备要逃了的说」
    「住这里也不坏,不是吗?」高倚靠在慧的身上「话说你不是说昨天被干掉的都是些小角色」
    「是啊,所以我不懂,若只是要处理那些小啰啰为什么要派那么多人手」
    「我听到了一点风声」高闭上双眼说着「协会好像在找始祖」在喝茶的慧差点没被咽死。
    「拜讬,开玩笑,始祖都不知道几世纪前的存在了,连他是不是活着都不知道」慧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
    「是啊,也不知道他们那些人在想什么」
    「那么久以前的人不干我们的事,随他去吧」

    凉介直直盯着诊所的门看「啊勒?我明明有锁门的…而且,门为什么坏掉了」
    凉介昨天睡的很沉,连门被撞坏都没醒,当然不理解门坏掉的原因。
    想来想去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凉介也就懒得去思考了「嘛,等一下问薮君看有没有人可以修理吧!」 决定之后,凉介就前往书店了。
    「嗯,我知道了,我会请一个熟人去修理的,不过…冈本到底是去哪了」薮将身体往后仰,使椅子只剩两脚做支柱,前后摇晃着。
    「果然连薮君也不知道啊」
    「但我觉得不用太过担心啦,他也不是三岁小孩了,应该是有重要的事要处理才没跟我们说的吧!」
    凉介听了笑了笑「也是」
    随着云群的到来,阳光也由东到西逐渐消失,最后黑云覆盖了整片蓝天。
    就这么过了一个上午,雨水才舍得离开天空降至地面。
    在书店的小歇时间中,凉介听着雨声睡着了,并且做了个梦。
    梦中的凉介伤痕累累,没有什么表情,就像断线的人偶似的一动也不动。
    冈本站在他的面前,表情难过的说「睡吧!醒来后就会好了,所以睡吧…」
    凉介没有回答,只是闭上了眼睛,接着在现实中的他醒来了。
    揉了揉双眼、打个哈欠,伸个懒腰准备继续工作。
    「山酱你哭了吗?」薮疑惑的看着凉介脸上的泪痕。
    凉介看了一下窗户上的自己,手指抹过痕迹「真的欸…可能是做梦的关系吧!」
    「你做了什么难过的梦啊?还哭了」
    凉介仰头回想刚才做的梦,却没什么印象「呃…我忘了」
    薮凑过去凉介旁边小声的说「怎么,在梦里被甩了是不是」
    「我不记得了,还有我又没喜欢的人,为什么会被甩」
    「这可难说喔」
    在他们打打闹闹、边玩边工作的时候,不知不觉又到了下班时间。
    「来,伞拿去吧!看这天气可能等一下又会下雨」薮递给凉介一把蓝色的伞。
    「谢谢,那我走了,明天见」
    果然如薮所说,没走几步雨就掉下来了。
    在撑起伞时,凉介撇到了一个身穿白袍的人走进巷子中,想说可能是冈本的凉介也走进去了。
    但是什么人也没有。
    「我…该不会是看到幽灵了吧?」凉介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
    下雨天,东西会比较多,而且这里是英国,幽灵什么的很常见。
    正当他转身要出去的时候,一个穿白袍的人就站在他面前,凉介的心脏差点没被吓停。
    「你就是山田凉介吧!」
    凉介没有回答,因为他还没从惊吓中缓过来。
    「请你乖乖地跟我们走一趟」不知何时他背后又站了一个人。
    凉介隐约听得懂自己的名字,但其他的就不懂了。
    见对方没有回答,两人就从衣内拿出了枪,对着凉介。
    【真假,现在是怎样,我我我应该没惹过什么人啊】
    就在小巷准备来场激战的时候,有人来搅局了。
    「二对一会不会太没品了,两位大哥」慧嘲笑的说着。
    当慧用食完正要回去的时候,刚好经过巷子,一转头就看到凉介被前后包围,然后就来救人了。
    「啧」其中一人不屑的砸了舌。
    「呦,这不是通缉中的纯种大人吗?」另一个却很高兴的样子。
    「喂!走了,不能跟他打」
    「开玩笑,难得遇到这种猎物怎么能逃呢?」
    慧看着这两个意见不合的样子觉得很有趣,就静静等他们吵完。
    「明明就快死了还一副轻松的样子,虚张声势嘛」挑衅的发言并没有激怒慧,反而更挑起他的兴致。
    或许是因为刚才的晚餐太过美味,让他有点止不住兴奋,已经多久没有战斗了呢?不知道身手有没有退步。
    慧脑中全是这些不正常的问题,导致他没有完全躲开第一次的攻击。
    「哼,还以为你多厉害勒」对方神气的看着他造成的伤口。
    但慧不痛不痒的,而且当他手指轻抚过伤时,皮肤完好无损,像是变魔术一般。
    慧挑了挑眉,似乎向是在说「你没办法伤害到我的」这赤裸裸的挑衅,对方毫无防备的上勾了。
    单调乏味的拳打脚踢,慧只要稍稍闪边也就躲过了。
    【这家伙真单纯,就跟高一样】慧微微一笑。
    「去死吧!」慧没有料到他的同伴会在这时绕到他的死角进行攻击。
    碰——枪声回荡在巷子里。
    可是,倒下的不是慧,是对他开枪的人。
    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事,只有离慧最进的凉介才知道。
    在子弹要没入慧的身体里之前像是被什么挡住了,然后下一秒子弹被弹开,贯穿了开枪者的腹部。
    血腥味在扩散,一息不漏的窜进凉介的鼻腔,没有恶心或想吐的感觉。
    只有,想吃的欲望。
    凉介拼命摀住口鼻,制止自己再想那些疯狂的想法。
    但理性是阻止不了本能的。
    「你们…不,是你才对,你不知道吗?为什么你同伴要你别跟我打,纯种的力量可不是那些混血杂种能比的,懂了没」慧所解释的对方已经永远听不到了。
    慧放开抓着死者脖子的手,任他倒卧在地「好了,麻烦都解决了,没事吧?」
    凉介急促的呼吸着,冷汗直流,身体在颤抖。
    慧看着这样的他,无奈的歎口气走近凉介「忍不住的,饿了就吃这是生理需求,是生物生存的本能」凉介一脸不解「还不懂吗?你…不是人类,是吸血鬼…吸血才能活下去」
    【听不懂,他到底在说什么,什么需求、什么本能,吸血什么的,我…是人类啊!】凉介的思绪非常混乱【人类?不是呢!你早就察觉到了吧,自己是吸血鬼的事】
    两个声音在争论着,在互相抵抗着,凉介发疯似地吼叫着,想把声音给赶走。
    看不下去的慧,给了凉介一计手刃让他昏去并背上他离开这里。

     

    all凉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