禴凐

小透明寫手
  1.  10

     

    血色之藤

    第四章 
    「最近街上多了好多生面孔喔!」薮一边擦着玻璃一边说。 
    「有嘛,我不太常出门所以不知道。」凉介则拿着毯子拍打柜子的灰尘。 
    「山酱真是标准的家里蹲啊!」 
    凉介微微的苦笑了一下「话说,有几个人一直在看我们的店耶。」 
    「是啊,不知道要干嘛...算了,就不管他们啦~」薮将抹布放回原处,凉介也把毯子放一起「嗯。」 
    此时,有两个他们认识的身影在店外,是高和慧。 
    走到了门边,高就收起撑在慧头上的伞,和他一同进入店里。 
    当啷——「嗨,廉。」慧慵懒的打了个招呼,说完,高也向薮还有凉介点了头。 
    「你怎么来了?」薮疑惑的问「是关于光的事吗?」 
    慧露出了谜样的笑容「那个也有,不过主要是来问你要不要离开这里。」 
    「我觉得不必要」薮冷冷的拒绝了。 
    慧要离开的理由薮很清楚,最近街上多很多人,而且全是猎人。 
    应该是要来大扫除的。 
    「你就算继续待在这个你们一起开的书店,不管等多久他还是不会回来的」慧将书还给了薮「他在沉眠,在哪我就不知道,但他写了叫你别找他」 
    薮觉得时间有那么一瞬间停止了前进。 
    「不可能!他不会这么说的,慧...你知道的吧!快告诉我他在哪?」他崩溃的大吼,手紧紧抓着那本书,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迟迟不掉。 
    「廉,跟我们走吧!离开这里,一起去找他如何?」慧伸出了手。 
    凉介静静地倚在柜子边看着那两人,仿佛在看戏剧般。 
    这件事高没有插手的余地,所以他也在一旁观看。 
    「身体不舒服?」不知何时高从门窗边走来凉介这里。 
    凉介想张嘴说些什么,无奈脑中没有任何想法。 
    「你不会说英文吗?」凉介睁大他那双原本就蛮打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高。 
    「你,会说日文?」高轻嗯了一声。 
    「不只日文,我会五种语言,虽然只有日文和英文比较精通。」高的样子有些得意。 
    「诶,你还真厉害。」凉介的眼神充满佩服。 
    「倒也不是那么厉害,是因为我得和那个家伙四处奔波,每到一个国家就要学它的语言。」高轻浮的笑了笑。 
    「听起来你们挺忙的。」凉介和高好像很有话聊,两人谈的很开心,跟在难过气氛的另一边,成了极大的反差。 
    「你没有办法决定是因为那孩子的话,那就带上他吧,现在没时间让你多想,这里已经不能久留了」慧走到柜台坐了上去。 
    「我想等,我...跟他约好了,要在这里等他的,所以!」薮话还没讲完,慧就举起一只手说「好,我知道了,既然你那么坚持我也不逼迫了,我们明天走,要是你改变心意再来找我吧!」 
    慧潇洒的走出了店,高道声再见后也跟上了。 
    「说走就走啊?」凉介默默吐嘈。 
    「山酱,我问你喔,要是你有个很重要的人去了远方,他对你说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等他回来,你会等吗?」薮的声音在颤抖,像是在忍着哭声。 
    凉介沉默了几秒「会...因为我相信他。」 
    薮的这段话,让他想起父母去玩之前对他说的。 
    【凉介要乖乖的等我们回来,考试要加油!不然不买草莓给你吃喔】【知道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们才是,要好好玩】——现在,他也还在等待,即使等不到了。 
    「是啊…我應該相信,我會等你的,光。」像是解開了心結,藪恢復平常的樣子了「山醬,謝謝你。」 
    「我又沒做什麼,幹嘛道謝」涼介一臉不解。 
    「呦西,今天請你吃蛋糕!」一聽有免費蛋糕,涼介精神都來了,還蹦蹦跳跳的。 
    夕阳温暖的柔光洒落在伦敦的各个角落,结束完书店工作的凉介走在这漂亮的风景中,正准备去冈本的诊所领药。 
    推开门进入诊所时,凉介发现冈本不在,而且一堆很多书本和纸张散落在地。 
    凉介在诊所内走走停停,这种状况之下唯一能判断的就是遭闯空了,现场没有打斗的痕迹所以应该不是被绑走。 
    安心下来的凉介,将门锁上并翻转牌子,然后就躺到自己的专属床位上睡觉。 
    其实凉介正在发烧,但是冈本不在也不知道该吃什么药,索性就在这等他回来。 
    可是,他没有想到,冈本圭人就这么失踪了。 

    夜晚是夜行动物活动的时间,但它们都没出现,因为今晚的主角是猎人还有...吸血鬼。 
    在这没有星辰及月色的黑幕之下,两方持续互相残杀,然后从这场杀戮秀一个接着一个的退出。 
    「去死吧!」尖锐的指甲划破了高挑猎人的蒙面部,在那底下是一张俊帅的脸庞,眼角边有个泪痣。 
    他是上次替凉介解决麻烦的路人,名为裕翔,代称Blue。 
    猎人有个组织,统称猎人协会,基本上都是些家人、朋友被杀想要复仇的人组成。 
    因此他们对吸血鬼的仇恨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的通的,他们有个很伟大的目的,那就是要把吸血鬼全部杀光。 
    为了达成这个目的,他们一直在寻找一个人,一个可以让吸血鬼从世上消失的存在。 
    裕翔追着逃跑的吸血鬼到了凉介所在的诊所。但就在他破门而入的瞬间就被他用银弹毙死了。 
    因为担心里面的人受到惊吓,裕翔就进去里面查看,便发现了在睡觉的凉介。 
    虽然光线不足但等到眼睛适应后,裕翔就发现是上次那个有着漂亮笑容的少年。 
    看着他睡觉的样子,不自觉的扬起了嘴角。 
    「翔,你在干嘛?」另一个猎人走进来说,他的身子有些矮小,不过挺可爱的。 
    裕翔没回头看就回答了「没什么...走吧。」一转身,原本挂在脸上的笑容垮下,换上了一副冷漠的表情,跟着矮猎人一同离去了。 
    天刚亮没多久,凉介就醒来了,他呆呆的坐在床边努力的在想这里是哪,大约过了十分钟才想起来昨天在冈本的诊所过夜。 
    「圭人还是没回来...到底去哪了?」凉介自言自语的说。 
    正当凉介还在思考冈本不见人影这件事时,来自深处的黑暗也开始布满他的周围,无声且迅速的蔓延开来。

     

    all凉高慧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