禴凐

小透明寫手
  1.  8

     

    血色之藤

    第三章 
    「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凉介像薮又是道歉又是道谢的。 

    「就跟你说没关系嘛,回去吧!记得好好休息,还有要按时吃药喔!」薮则像个老妈子一样的叮咛他。 

    今晚与昨夜相反,没有星星只有月亮自己孤单的挂在这面黑夜上,就跟一个人漫步在街道上的凉介一样。 

    有种说不出的凄凉感。 

    回到家,迎接他的只有空气和家具。 

    他并不在意这寂寞冷清的感觉,可是潜意识里还是希望能有人可以在自己回来后对他说声「欢迎回来」,但是并没有这样的人,自父母去世以后。 

    所以他开始自我欺骗,骗自己不孤单,骗自己不难过。 

    甚至骗自己是正常人。 

    凉介早知道他身体的变化,只是他不愿意去承认,把那当成是一场梦,过着平常的生活。 

    但是他不知道以后的所发生的事,都只会强迫他接受自己不是人类的事实而已。 

    凉介坐在床上,盯着什么也没有的墙壁发呆。 

    突然间,他听到了奇怪的吼叫声,跑去阳台开窗一看,一个人正好从他面前越了过去,手上还拖着不知道什么东西。 

    他的速度快到会让人以为是错觉,可在凉介眼中却慢的不可思议。 

    但凉介也只看到了眼睛,因为其他地方都被遮住了。 

    而关于他手上抓的是什么,凉介没有特别去注意。 

    「...那是...什么?」凉介的疑问在这深沉的夜中得不到任何答案。 

    「啊…呃」奇怪的喊叫声,不过那也难怪,毕竟发声的那个人喉咙被插了一把刀,要能正常叫出声应该挺困难的。 

    刀的主人扯着被插刀人的头发,然后不客气的往屋顶瓦片上撞下去,而且还连续撞击。 

    幸好,这屋子没人住,不然会引来抗议。 

    头都快被撞碎了他才被放过。 

    他有着红瞳和獠牙,也就是说他是吸血鬼。 

    关于最近的杀人事件,就是他干的好事。 

    刀的主人就是为了处理他而来,毕竟光靠人类 是无法将这种怪物绳之以法的。 

    所以就交给了专业人员——吸血鬼猎人。 

    猎人从衣服里拿出一瓶东西,打开盖子浇到了吸血鬼身上。 

    在阵阵白烟飘出的同时,他的肉体也慢慢消失。 

    「啊啊啊啊啊啊啊————」一连串的惨叫回荡在夜里,点缀这片沉静。 

    「以神圣之水,洗净你的污秽,愿上帝,原谅你的罪行」毫无起伏的冰冷声调,从他的眼神中看不到怜悯,有的只是憎恶。 

    在他念完这句话后,圣水也倒尽了,屋瓦上只剩下他和一片灰烬。 

    风一吹,灰随之飘散,同时猎人也不见了。 

    凉介的脑里不断回放刚才所看到的画面,不知不觉中黎明已到。 
    要不是肚子在叫,大概会想上个三天三夜。 

    吃早餐,吞完药,凉介就穿上外套出门去了。 

    早晨的阳光还不是很热烈,但对他来说却有些刺眼和不舒服,所以他都走在阴影之下。 

    到了书店时,门是关着的,薮看来是要出去。 

    「薮君,今天不开店吗?」凉介走过去问。 

    「喔!早安,山酱」薮很有精神的打招呼「不是啦,是要去送书给客人,我有打电话给你,但是你没接」 

    「那可能是因为我已经出门了」凉介说。 

    「本来我是要自己送,然后请你顾店的,既然我门都锁了,那就一起去吧!」 

    两人在不熟悉的巷子里转来转去很久才终于找到顾客的家。 

    「这人住的地方也太隐密了吧…」薮小声的抱怨着,虽然如此凉介还是有听到,看他的表情似乎也是深有同感。 

    薮按了按电铃,按到手快抽筋了还是没人来应个门。 

    「是出去了吗?」凉介问。 

    薮皱了一下眉说「我有事先打电话确认在家的,应该不会吧」 

    就在他们要离开的时候,门总算是开了,对方是一个长相有点不和善的男人,心情好像很差。 

    「你谁啊?(英文)」语气不是很好。 

    「呃...那个,我是来送书的,请问你是伊亚吗?」薮战战兢兢的问。 

    「为什么要找他?」对方一副你们快滚的态度。 

    「...来送书的」薮尽量保持笑容和他对话,但好像要撑不下去了。 

    「哼~是喔,书我拿给他就好,你们可以走了。」他伸手要拿走书时,被凉介拍掉了。 

    关于薮和这个人的谈话凉介虽然听不懂,但他却感觉的出来,他在刁难薮,一气之下就做出了不礼貌的举动。 

    「你干什么?」他的问题,无法回答的凉介,仅仅只是和他互瞪,让气氛很尴尬。 

    此时从屋内走出了一个人,他身穿白衬和西装裤,有着很优雅的气质,像贵族一样。 

    「怎么了?高」他走到高的背后,微笑着问。 

    「说是送书给你的,你去睡觉吧,不用理他们」比较下来这个叫做高的男人明显对这名男子温柔的多。 

    「慧?你是慧吗?」薮用惊讶的脸孔和激动的语气问着男子。 

    「喔~是廉啊,好久不见,过的还好吗?」相比薮,慧的神情显得淡定。 

    「你...你知不知道光的下落」薮幾乎是快要哭出来了,声音有些梗咽。 

    慧摇了摇头说「很遗憾,我并不知道,但是有些小道消息,如果你想听就进来坐坐吧」 

    凉介看着这个场面,有点不知所措。 

    应该说自名为慧的男子出来后,他就不明白事情的走向了。 

    「薮君,现在是怎样?」凉介掂脚凑到薮的耳边问。 

    「对了,你听不懂...那个,就是我们要进去打扰一下」明明刚才还一脸失落难过的薮,现在又是笑咪咪的跟凉介说话。 

    「高,你别挡住门口,这样人家怎么过去,还有他们是客人不能那么没礼貌。」在慧说完后,高就乖乖的让开路了。 

    屋内有许多书柜,柜里放了满满,没有任何空隙,和薮的书店有得拼。 

    这些全是会自己收集来的,可见他有多爱阅读。 

    「坐吧,我去泡茶来」 

    凉介和薮坐在暗红色的沙发上,看着慧倒茶。 

    「请用」慧将杯子放到两人面前,并转头向高说「帮我拿方糖来」 

    「嗯」高轻声回应。 

    突然,薮像是想到什么了叫了一声「啊,差点忘了,来,这是你的书」慧接过后,笑笑的对薮道谢。 

    「多少?」当慧起身要去拿钱时,薮就说「不用,你告诉我光的事就行了」 

    慧点了点头「关于小光...他应该还在躲那群人,不过,听说前段时间,有个同类有看到他,但是不是真的无从得知」 

    由于两人的对话是用英文,听不懂的凉介只好到处看来看去,眼睛飘那飘这的。 

    「这个,你觉得会是什么线索」薮又拿出了一本书,是凉介昨天在看的那本。 

    慧翻了翻,问「这是小光写的...所以你认为他会在里面写暗示?」薮点了点头「我知道,那这本就先放我这,找到什么的话会再告诉你的」 

    等两人要事讲完,高才把方糖拿来,茶都冷的差不多了。 

    凉介加了方糖后,便把茶一饮而尽,因为他又开始口渴了,虽然没有昨天严重。 

    「那,我走了」薮和凉介相继起身。 

    「廉,小心猎人,他们最近很勤劳」慧慎重的说。 

    「嗯,我会的」 

    碰——突然的一声,凉介倒在了木地板上。 

    高、慧及薮都震惊的看着在地上脸色苍白的凉介,两秒钟才回神。 

    「他...怎么了?」慧慌张的问。 

    「贫血...」薮有气无力的回答,还叹了息「你有那个吧,血」 

    「有是有,诶?这孩子是!?」慧的样子非常讶异,接着对高说「去冰箱里拿血包」 

    「哦」又是冷淡的回应。 

    「我很想问你,他是谁?」薮把凉介搬上沙发,他知道有血能提供,冷静了许多。 

    「你说高啊,嗯…该怎么说呢?我的恋人吧」薮对两个男人在一起的事有何反应,因为他和慧口中的小光,也是一对只是对方失踪了很久。 

    「跟吸血鬼在一起他还真有胆子」是的,慧也是个吸血鬼。 

    「我觉得你应该说我有胆子才对,他啊,可是驱魔师哦」薮些险要破口大骂,你到底在想什么,但见高已经拿血来了,所以他只好把话吞回去。 

    慧熟练的撕开血包,将红色的液体倒入凉介嘴中,当血不剩一滴时,凉介的样子似乎也好多了。 

    「他不吸血的吗?」慧问。 

    「他不知道自己是吸血鬼...所以」薮在认识凉介没多久,就察觉到他和自己是同类,虽然确认是在两天前而已。 

    薮内心一直在纠结到底到底要不要告诉凉介,而到目前为主,他仍是决定不说。 

    因为那或许会给他带来极大的痛苦也说不定。 

    「你就算不说,总有一天他也会知道的,更何况他一直频繁昏迷,要是之后失控跑去随意攻击人类的话,猎人会找上他的」慧看着薮犹豫不决的样子有点烦躁「虽然我和他不熟,但我们是同胞,既有保护他的义务也有让他认清的责任,你的作法只会害他,只会让我们现在为数不多同伴又减少一个!」 

    「这些我当然都有想过,但是...」 

    「如果你无法亲口说,那我帮你」 

    「唔...」在两人的对话尚未结束,昏去的凉介就因为他们的争执醒了。 

    「你没事吧?」薮巧妙的躲开慧刚才的提议,他扶起凉介,向慧道「我们走了」 

    只见慧无奈的摇头,以只有薮才听得到的音量说「到时你会后悔的,而他则会更加痛苦,你就好自为之吧!」 

    薮没有回答,就拉着凉介离开这里。 

    在门关上的那一刹那间,猩红的双眼闪烁在这间只有些许日光照射进来的屋子中,慧露出了獠牙,即使变成吸血鬼的模样,这名男子的优雅也毫无减退。 

    高纹风不动的看着慧向自己走来,皮鞋踏在木板上发出了它专属的声音。 

    在慧要动作时,高却后退了一小步问了他一个问题。 

    「我的恋人"吧"是什么意思?这幼稚的提问令慧失雅的狂笑。 

    「听力真好,你果然是小孩子,就因为这样不让我"吃饭"」慧的双手环住高的脖子,让嘴靠近他的耳边,用气音细声的说「I love you 」 

    接着头往下垂,把獠牙刺进了肉里,深入了静脉,吸食着驱魔师美味的血液,非常的享受这顿早餐。 

    在回书店的路上,薮都心不在焉,脑中所想的全是慧对他说的那些话。 

    自己到底怎么做才不会伤害到凉介,但就算全身细胞都动起来思考,他依旧没有答案。 

    然后,一天又这么过了。 

    「薮君,明天见」凉介很有精神的说,反而是薮没什么元气。 

    「嗯,明天见」
     
    凉介觉得身体很轻盈,他已经好久没这种感觉,所以他回家的一路上都笑咪咪的,而他有这种表情也不知道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可是,老天好像故意和他作对 ,三个混混看到凉介就挡住他的去路「喂,小子,借点钱给我们花吧」凉介只是歪着头,他拼命的想要听出几个单词,但还是没成功,他只知道眼前这三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你耳聋是不是!说话啊!」凉介在这个国家的确是个聋子,因为他听不懂。 

    三人的怒火被语言不通的凉介彻底激起,其中一个还亮出刀子。
     
    涼介冷冷的看著那個兇器,以前也不是沒看過,而且那東西還曾架過他的脖子,現在看到其實有種微妙的懷念感。 

    涼介並非不會打架,只是,因為他的身體虛弱可能沒打幾下就沒力還有可能昏倒。 

    在他還在想要怎麼辦的時候,慘叫聲連續發出,那三個人已經莫名倒在地上了。 

    就涼介眼中看來,是那個直接踩在三人中其一人的頭上的人幹的。 

    他身高挺高的目测有一百八,凉介的卑微感出来了。 

    凉介抬头看他的脸,他似乎不是西方人,虽然身高是... 
    他眼角下有痣,俗称的泪痣,黑色的头发、棕色的双眼,穿着黑外套、蓝T和牛仔裤,胸前有个十字架,眼神有点凶狠,总归一句是个帅哥。 

    上天是不公平的啊! 

    在打量完对方后,凉介扬起嘴角,笑着说「Thank you」 

    常常有人说,凉介的笑容如天使般,治愈且纯洁无瑕。 

    对方见到凉介的笑颜时,也是同样的想法。 

    他呆愣了几秒钟才吐出了不会两字,说完就快速从凉介旁边走过。 

    而凉介也只是往回家方向走,对那个恩人他没有很放在心上,可是对方却不是这么想的。 

    他就像不舍离开母亲的小孩一样,好几次停下脚步回头看那个身影变小的少年,直到连背影都消失,才真正离去。

     

    all凉高慧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