禴凐

小透明寫手
  1.  15

     

    血色之藤

    第二章
    早上刺眼的阳光整个打在凉介身上,要不起来还真难。

    他换了一身衣物,便慢条斯理的下楼去。

    在弄好早餐后他就到门外的信箱拿报纸进来看。

    然后一如既往的看不懂也就随手丢一旁不看了。

    喝尽杯里的咖啡后,他就出门要去工作。

    说是工作其实也没什么,就只是帮冈本朋友整理店里那些如山一搬多的书而已。

    离家也不是很远,挺方便的。

    书店的名字凉介永远不会去记,因为他压根记不得。

    当啷——推开门时铃铛一同响起,好让店长知道有没有人来。

    因为店长常常会沉浸在书中或忙着排书,根本不会注意到客人。

    但其实装了铃铛也没成效,要是店长被书本活埋无法招呼客人,那等于白装了,凉介每次都这么想,因为店长总是这样。

    看见柜台又没人,凉介就自动性的去找书多的地方,果然被活埋了。

    这件事一再重复发生,久而久之凉介也学会淡定面对了。

    店长名叫薮宏太,是个有着邻家大哥哥性格的青年,笑起来时眼睛会眯起来,很好看。

    虽然为人成熟但有时却像个天然呆,这点让凉介觉得意外地有趣。

    「啊…山酱早安」开口不是英文,而是熟悉的日语。

    非常巧合的,薮也是日本人,他跟凉介恰好相反虽然父母是日本人,却是生在英国的。

    因为两人有着相似的共同点,所以薮很照顾他。

    「嗯,早安...对了,你又为什么被书本埋住了?」凉介好奇的问,每次薮被埋的理由都不尽相同,不知道这次又是怎样的。

    「有个客人刚才打来问有没有一本书,我就在找,是有找到但一拿下旁边的就全砸了下来书」薮无奈的说着不久前发生的早晨灾难。

    听完,凉介一脸我没打算安慰你的模样,因为那是薮自作自受,要是平常好好摆放,书哪那么容易掉下来,凉介如此对薮说,接着把书都堆叠好。

    薮也没生气,只是笑笑的应「说的也是」然后拍了拍脏掉的围裙「啊,对了,书呢?」

    凉介看着脚边已到他腰的书本「薮君...我全都叠在一块了,我看不懂,所以...」

    平常凉介只负责排日文的书,其他语言的都是薮整理,虽然薮不是没教过凉介英文,语言不通是很难生存的,但无奈凉介真的没那天分。

    「好啦、好啦,我知道我找就好,你去站柜台吧」逃离了厌恶的英文,凉介非常开心的走去柜台那坐着。

    这书店不只卖也会买书,所以书的种类多样不一有 ,会来买的人大多都是收藏家,因为店有时会买到绝版的书,对那些人来说这里是个宝库,不过对凉介来说那些不熟悉外国书,每本都一样,就只是纸张而已。

    当啷——一个戴着黑帽穿黑衣的人走进来到柜台前,放下一本书,什么话都没说就走了。

    原本要叫薮来谈价格的,但还没等凉介去叫,对方就走了「...奇怪的人」凉介看了看那本书,封面只有书名,颜色是褐色的,有些地方的颜色略深。

    书有些老旧,上面有很多黄斑,凉介看了作者是日本名,就好奇的翻来读读。

    里面既有英文也有日文,是少见的双译书,似乎是在讲吸血鬼的故事。

    「被吸血鬼咬的人不会变成吸血鬼,只会贫血」凉介歪着头看着这句话。

    【难道我被咬过? 】凉介怀疑着,不过那是不可能的从小贫血到大,难不成有只无形的吸血鬼一直在吸他血啊…

    凉介小声笑着自己这奇怪的思想,然后继续阅读。

    「使人类成为吸血鬼的方法...订下血的誓约?」凉介阖上书本,皱起眉头【这故事在写什么,完全看不懂...】

    「你在干嘛?」薮拿着好不容易找到的书回到柜台。

    「剛才有人來放了書人就走了,就是這本」涼介指了指書說。
    藪好奇的翻翻看看內容和作者。

    「這是一百多年前的書!?」涼介一臉驚呆的看著藪。

    「对,而且很早就绝版,当时已出版的书也全被销毁了」薮摸著书本,柔柔的笑了一下「我找它找很久了,拿这本书来的人长什么样子?」

    「他戴着帽子还压的很低所以没看到」听到凉介的回答,薮的样子有点失落【也是,都那么久了,应该不可能突然回来...】

    「怎么了?」

    薮摇了摇头「没有,对了你身体好点了没?」

    「喔!好多了,昨天提早走了,不好意思」薮拍了拍凉介的肩膀说「没关系,身体比较重要」

    两人聊完后,就开始排书了。

    透过窗的光线逐渐减少,黑压压的乌云遮住了天空,让人搞不清楚时间。

    要不是薮有注意时钟,午餐时间差点就过了。

    当雨降落,街上的人不约而同的撑起伞,但大部分都冒雨冲回家。

    凉介呆望着不断顺窗户流下的水滴,不知道在想什么,又或许,他什么也没想。

    【口好渴】凉介的喉咙突然莫名的干渴,有种火烧般的感觉,很难受,当他站起身来要去盛水喝时,头不看时侯的又晕了。

    这地狱二重奏让凉介很痛苦,他抵着桌子半蹲,过了好一会才恢复,脸上都出汗了。

    「山酱!没事吧!」薮担心的走了过来,只见凉介摆了摆手说没事。

    可当凉介要走一步时,眼前就一片黑暗,在彻底昏过去前他还有隐约听到薮在叫他,想回应眼睛却闭上了。

    薮着急的打电话给冈本,还急到拨错号。

    在接到薮电话后,冈本就带着公事包,打伞去薮的书店了。

    薮将凉介背到房间去,凉介轻的有点夸张,感觉像是没重量一样。

    「...你到底有没有好好吃饭啊」薮问着昏迷的凉介。

    大约十分钟,冈本就来了。

    他大致看过后脸色难看的说「还是老毛病...而且最近昏倒的次数越来越多了」然后微微的叹了口气,从包里拿出一罐药瓶给薮,「他醒来后叫他吃两颗,一天吃三次,先这样吧!我要先走了,今天下午病人很多」

    「嗯…知道了,我会跟他说的」薮拍了拍冈本的手臂叫他放心,虽然他没资格说别人。

    一个下午过后,凉介才睁开眼睛,薮便赶紧水和药给他吃。
    「薮君,你的手怎么了?」凉介接过薮递给他的水时,看到了他右手上的伤口。

    「喔!这个啊,被刀子割到的,刚才在拆东西。」血似乎尚未凝固,一滴滴似水的血珠渗了出来,凉介瞪大双眼看着那些血,竟然产生想舔的冲动。

    不仅如此,他的银瞳再次被鲜红取代,獠牙也跑了出来,但他自己并没有发现。

    薮对凉介的身体变化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反而是平常的态度,像是早知道一般。

    凉介硬是抓住薮的手,此时的他已经不像人类,而是一种可怕的生物。

    事实上他的理智的确也不在了。

    「这是要几年没吸血才会这么饥渴啊…」薮闭上眼摇头叹息。

    当他再睁眼时,变成了与凉介同样的眼色。

    薮用着怪力,一只手把凉介压回床上。

    当然凉介强烈的反抗过,还不时的像野兽低吼着,但没有任何用处。

    薮左手不知从哪拿出小刀,把快凝血的伤口再度割开,一点痛的表情也没有。

    血滴进入了嘴里,凉介像是在喝水般的将它喝进去。

    每咽下一口,喉咙就舒服一分,火烧似的痛苦也随之减弱。

    当红眼退去变回银色时,獠牙也一同消失。

    恢复了正常后,凉介又阖上眼皮再次睡着。

    薮用舌头舔过伤口,一瞬间,痕迹全无,好像本来就不存在过似的。

    他看着气色好些的凉介说「果然是没吸血的关系,不过真意外呢!山酱竟然和我是同类」

    这个青年,薮宏太——是个吸血鬼。

     

    all凉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