禴凐

小透明寫手
  1.  18

     

    血色之藤

    第一章
    「又贫血了?」冈本圭人用流利的英语问着躺在床上的少年。

    少年的皮肤异常的白皙,尤其是脸部更是惨白,让他的唇看似鲜红。

    虽然如此,少年美丽的五官反而被苍白衬托出无法形容的绝艳。
    「吵死了,给我说日语」少年粗暴的说。

    冈本为了防止自己会遭到拳击,决定使用母国语言和少年对话。
    这里是英国伦敦。

    一个到处都是美景及古建筑,历史悠久,也是一个常常下雨的都市。

    而今天也是一如往常的下着阴雨。

    「你啊,身体还真弱,一天到晚总会来个两到三次」冈本的啰唆模式开启了。

    少年没有回应,只是静静的沉睡着。

    「呀嘞呀嘞,真是拿你没办法」冈本一边无奈的笑着,一边替少年盖上被子。

    冈本圭人是个医生,正确来说是密医。

    少年名为山田凉介,听名字便知到,他不是英国人,当然冈本也不是。

    不过凉介却确实有英国血统,而且不是混血,但因为他曾住在日本所以取日本名,就算到了父母的祖国也没换的打算,其原因是他不会英文。

    几年前父母身亡后他就无处可去,提供他住处的人即是远在英国的冈本,所以凉介才会在这。

    两人从小就在日本认识,彼此之间有某种无法解释的羁绊,虽然冈本总是被凉介欺负。

    就算冈本去英国留学,分隔两地,当凉介有难,冈本还是第一时间帮他,他们真的是好兄弟。

    涼介身體虛弱而且常常貧血,即使看醫生也沒什麼幫助。

    因為這樣岡本才想當醫生,就算不是正牌的但醫生該會該學的他都知道,但到現在仍沒有任何辦法幫涼介。

    「唔…呃…」涼介呻吟著。

    岡本看到涼介皺緊了眉頭,慌張的搖晃涼介想叫醒他。

    然後,涼介就突然睜開眼睛,一個不屬於他瞳色的血紅佔據了雙眼,但下一秒卻消失的無影無蹤。

    岡本看著這奇怪的景象呆住了,直到涼介叫他,才回過神來。

    「山酱,你没事吧?」冈本担心的问。

    「诶?没有啊,怎么了?」凉介镇定的说。

    「可是...你刚才在呻吟,好像很痛苦,做了恶梦?」冈本不相信凉介没事,刚才那样绝对有什么。

    「..是有做梦,可是想不起来了……啧,头好痛。」凉介敲了敲自己的头。

    见到凉介白痴的举动,冈本觉得又好笑又可爱但说出来一定会被揍...

    「敲了也不会变不痛,搞不好还会敲坏」冈本拉下凉介的手。

    「才不会嘞,圭人,有水吗?口好渴」

    当医生真辛苦还要服务病人,冈本在心里为自己默哀,然后去到了杯水给凉介。

    当凉介在喝水时,冈本又看到了奇异的事,凉介的牙齿似乎变长了。

    然后,冈本柔柔双眼再看一次,牙却又变了回来,错觉吗?冈本思索着。

    喝完水后,凉介又再度躺回床上睡觉,直到太阳将西下,他才离开冈本的诊所。

    雨总会洗刷掉尘埃,也许是因为这样让这片橘红的天空及彩霞更加清晰可见。

    凉介望着这如同画ㄧ般的夕景许久,一直到夜晚任性的把他特有的色彩盖过这整片橘红为止。

    生锈的铁闸门布满藤蔓,充满黑暗气息的标准英式建筑,这里就是凉介的家。

    虽然看起来很阴森,可不得不承认,住起来还满舒服的。

    当凉介踩上小阶梯时,老旧木板发出了奇怪的声响,不禁让人发毛,但他早以习惯,拿出钥匙开了门进去。

    里头摆设不多,一张有年纪的旧餐桌,两张一大一小的深蓝沙发,一个现在季节不会用到的壁炉,没放东西的玻璃柜、电话、时钟,最后是一个直立衣架,他们都放在适当的位置上。

    凉介脱下薄外套挂在衣架上,然后走进厨房,从冰箱拿出早已煮好的饭菜并拿去微波后。

    一个人在客厅餐桌吃饭。

    此时这个空间,除了餐具间的擦撞以外没有其他的声音,只有死沉的寂静。

    完食的凉介准备要去洗澡,当他起身时,突然眼前一黑,脑内一阵晕,差点站不住脚。

    「该死,最近越来越严重了」凉介一边咒骂着一边往浴室走去。

    洗完澡后清爽了很多,凉介走上搂空的楼梯,进去房间。

    寝室和客厅比起来东西少了更多。

    只有一张床和个衣柜,让这个房间显得很空旷。

    凉介一进房就扑上了床。

    今天半天都在冈本那渡过,所以现在不想睡觉。

    说也奇怪,最近白天都会犯困,可是晚上精神就很好,这个问题凉介一直不明白为什么。

    难不成自己是猫头鹰再世?不,当然不可能。

    凉介在心中玩起了自我吐嘈。

    「既然不想睡,那就来看星星吧!」于是凉介起身去打开阳台的窗。

    今晚的星星特别的多,仿佛是要代替月光照亮黑夜似的。

    也许仅仅只是看着太过无聊,凉介算起星星,就像睡不着的小孩在数绵羊一样。

    不知数到了多少,一阵风不知趣的吹来,害凉介打了一个哆嗦忘记自己数到哪去。

    「嘛,算了」凉介今天觉得莫名开心,要是一直都这么快乐或许就不会在意这副不健康的身体了。

    凉介忽然发现自己像个白痴一样一下高兴一下感叹,心情就像天气阴情不定,然后,想到这里又不禁想笑。

    凉介看了看无人的街道和没有亮灯的房子,一瞬间以为世界上搞不好只剩他一个人,心情又开始不好了。

    他回到房间内将窗锁上,躺上床,不管睡得睡不着,只是想要整理混乱情绪而闭上眼睛...良久,他睡去了。

     

    all凉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