禴凐

閉關期間,查無此人
  1.  22

     

    【倉安】你要的是我的心還是肉體

    日常ooc

    覺得標題熟悉熟悉的人...沒錯就是之前那篇標題十分轟動實質上是個小甜餅的文。

    然而被我寫了三篇就被放置play一年多,因為沒靈感,要不是還有人留言說想看我可能還會繼續坑著...

    這段期間我從倉安變成了倉安倉黨...好不容易有了點感覺就把第四篇肝了出來。

    希望各位會喜歡,太久沒寫有點生疏,希望有當初的可愛文風。

    ——以下正文

    4.

    為什麼會跑到遊樂園玩呢?安田看著眼前琳琅滿目的設施想著。

    尖叫聲,拍照聲,各種歡樂的感覺充斥在這裡。

    「久等了,給你」大倉將買來的一支冰淇淋遞給安田。

    「啊,謝謝」安田笑了笑,馬上就開吃了,這種炎熱的天氣冰一下子就會融化了呢。

    今天他戴著一頂棒球帽,穿著灰襯衫,配淺色的休閒褲,以及白色版鞋,雖然是很簡單的穿法,但是身材比例好,看起來就是特別帥,走到哪都有人會撇大倉一眼。

    「等一下要去玩什麼好呢?」大倉喝光手裡的飲料時,安田也正好吃完了甜筒餅。

    「摩天輪嗎?」

    「那不都是最後才去的?」

    「說的也是」

    兩個人漫無目的的走著,又回到剛才經過的路線。

    「不如我們再去玩一次過山車怎麼樣?」安田指著設施問。

    「...嗯」大倉拿出地圖看了看,「去鬼屋如何?好像還沒去過」

    不等安田回應大倉就抓著他的手興沖沖的前往,沒有注意到對方驚訝的神情。

    安田對於幽靈之類的東西非常沒轍,去鬼屋根本是自討苦吃,但是啊...溫柔如他,沒有告訴大倉就這麼一同進去了。

    主題是廢棄醫院,不知終點何在只能迷茫往黑暗的深處前進,此時的安田看不見大倉的表情,對方也是一樣。

    在一片漆黑中,兩人所能感受到的僅有彼此掌心的溫度,起碼還有人在旁邊。

    就在安田稍微放心下來的時候,聽到悉悉簌簌的聲音,後面絕對有什麼,但是又不敢向後確認,「大、大倉」他出聲叫著大倉卻發現自己抖得說不出話來。

    估計是沒聽到他在說話,安田只好離的大倉在近一些,並緊緊抓著手不放。

    感覺到握手的力道變化,大倉便回頭看了看縮在自己身後的安田,雖然看不見表情但光是想像就覺得可愛。

    會在鬼屋進行這種妄想的應該就他一個人了。

    要是安田知道大倉現在正腦內著甚麼肯定會不顧一切地毆打他。

    兩人走到了護士站,過於真實的場景布置令人毛骨悚然。

    「這裡好像沒東西?」大倉望了一圈就想出去。

    「等等...」安田小碎步的跟著他,「我真的對這種地方不行啊...」他小聲的碎念著,好巧不巧的進到大倉的耳裡。

    「欸?你對這個苦手嗎?」大倉非常驚訝的問著。

    「我比較想問你為何會覺得我會喜歡...」

    似乎講講話比較不緊張呢...安田如是想。

    「從別人那裏聽說的,說你很喜歡妖怪幽靈之類的,你早說的話就不去了,剛才都沒說以為你很高興」,大倉越說越小聲,「對不起」

    「不用這樣啦...其實來體驗一次也不錯,趕快玩完出去就好了」

    「安田君好溫柔」

    安田笑了幾聲,不過自己喜歡妖魔鬼怪的這種情報是從哪裡傳出來的...

    就在他失神的想著時發現衣服被一股力氣跩著,這次他想都沒想得回頭看。

    臉潰爛的幾乎看不出是人臉,穿著破爛的護士手裡拿著針筒似乎要往他腿上扎針。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響徹整棟建築的尖叫聲。

    他狠狠的推開大倉,邁開腿衝了出去,大概這一生都沒用那麼快的速度跑,中途他幾度要停下卻又因為周圍的其他鬼不敢逗留。

    等他回神過來已經在終點處了。

    「...大倉君?」

    大約十分鐘後,大倉一臉疲憊的走了出來。

    「安田君跑得真快呢...」大倉苦笑著。

    應該只有那裏的工作人員才知道,安田留下大倉一個人在迷宮裡後,他的尖叫聲有多麼響亮。

    本來想好好展現自己勇敢的一面的...他不該聽信丸山的鬼話。

    回去要損死那傢伙。

    ——

    一天玩下來除了鬼屋以外其他都還蠻好玩的,或許應該說因為那個衝擊力太大導致刺激的遊戲也都變得還好了。

    離閉園時間只剩下一個小時,兩人乘上了最後的摩天輪項目。

    與地面的距離漸漸拉開,心也跟著撲通撲通的跳著。

    安田將剛才完過山車時瞬拍的照片買下來了,做成鑰匙圈。

    大倉有些害羞地也跟著弄了一個,「感覺很害羞」

    「為甚麼?這可是好回憶呢」

    「說的也是」看著安田認真地說著大倉也笑了笑。

    現在安田就十分開心的看著。

    「吶,yasu」

    「嗯?」安田抬起頭來看大倉,結果發現對方用非常認真的眼神看著自己,「怎麼了?」

    大倉輕輕地站起身子,但廂子仍然因為他的動作稍微搖晃起來。

    「這樣很危險的」安田穩了穩姿勢,對著突然湊過來的大倉說。

    大倉沒有回應,只是抓著他的手腕、接著靠近。

    就像上次他偷親大倉時一樣,想到這個安田忽然腦子一片空白,卻下意識地閉上眼睛。

    啾的一聲。

    安田睜開眼睛發現大倉已經坐回原本的位置。

    連吻都算不上的kiss為何會讓人如此心動?

    他摸了摸嘴唇,若有所思。

    我...喜歡他嗎?

    #續#

     

    仓安

     

    评论(10)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