禴凐

閉關期間,查無此人
  1.  34

     

    Slow Jam 第十二章

    *不要打我,打了就不更了(欠揍

    *我拖了好幾個月,讓大家久等了,這下子沒庫存只能快更,希望靈感跟的上

    *優子催稿能力一流,我只好把壓箱寶拿出來

    *這篇也要到終盤了,我還在考慮續篇的事,請問各位想看續篇還是新篇呢…請在底下留言,但是最終決定在我手上(那你問個毛

    ——以下正文

    本來是想約在壽司屋的,然而很不巧,那家常去的店今天剛好休息。

    總覺得最近來咖啡店的次數有點多,勝利忍不住想。

    「一杯黑咖啡,謝謝」中島點完餐之後,拖下了外套,「明明已經到夏末,卻還是這麼熱」說完啜飲剛才服務生送來的冰水。

    「的確是很熱呢,前幾天空調壞掉要找人來修,結果他說需要等,兩天之後才又有冷氣」

    「真是災難啊…」

    「聰在那段期間都在抱怨,說沒有冷氣會死人」

    「哈哈哈,換上是我也會這麼說」就在他喝完水之後,服務生就將茶飲送來了,接過杯子的時候,他問了勝利,「所以你和聰發生了什麼事」

    「其實跟這件事一樣,沒什麼大不了的」

    「......」明明表情那麼嚴肅,還說沒什麼。

    「只是前陣子發情期時,聰跟我提起標記的事」

    中島喝了一口咖啡差點沒噎死自己,輕咳幾聲,他追問「你拒絕了?」

    勝利搖了搖頭,「當初告白就已經做好餘生都想跟他渡過的覺悟,況且都在一起這麽多年。」,他看著手環,那是聰送的生日禮物,戴上去之後就沒有再拿下來過了。

    「標記,對他、對一個o來說,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我覺得不能如此兒戲的看待。所以當聰說起的時候,我沒能立刻回答。這是他對我作出的承諾,相對上,我也必須要做出能令他安心的決定。」

    「你早就有答案了對吧」

    勝利慎重的點了頭,「但我希望他冷靜幾天,要是依然覺得這樣的我可以...」

    「看來這次也沒有我出場的機會」中島一臉可惜的樣子,不知道他本來想好了怎樣的劇情。

    「沒有這回事,健人君一直都陪伴我們,不管是高中還是現在」

    勝利也長大了。

    中島算是見證過他們在一起的瞬間還有過程,兩個人都足夠坦率,所以才能走到這裡吧。

    相比之下,他和菊池彆扭了許多。

    沒辦法坦誠自己真正的心意,不顧一切的去愛。

    畢竟作為一個omega,要背負的實在太多了。

    ——

    「我回來了」中島今天沒有工作,所以回來的特別早,他脫下鞋子擺好後,發現沒有聰的。

    是還沒回來嗎?

    他走到客廳去,菊池正躺在沙發上,臉上蓋著雜誌。

    該不會今天沒課,就睡了一整天吧...再怎麼樣應該也沒有那麼誇張。

    抬頭看了時鐘,雖然時間還早,但先把晚飯做好好了,於是他走到廚房東翻西找,卻沒有什麼食材。

    這時才想起來,本來預定要去超市的,結果和勝利見個面後回去上課,就完全忘了這回事。

    現在應該還來的及。

    「怎麼了?」

    等中島回到客廳,菊池已經醒來了,頭髮亂糟糟。

    「要去超市,不然沒有晚飯吃」

    菊池似乎在想什麼,突然沉默下來,「不用了,我們出去吃吧」

    「誒?那聰怎麼辦」

    「他沒跟你說他今天就會回去了嗎?」

    「!?什麼時候的事」中島趕緊拿出手機,真的有來自松島的訊息。

    「大約中午吧,早上我從工作室那邊回來的時候,他就已經把東西收拾好了」

    「這樣啊...」,大概是勝利打電話給他了,真是來匆匆去匆匆。

    縱然他知道勝利的想法,但始終想不通的人是松島,而那些事都該由勝利本人親口說出。

    他幫不上任何忙。

    看著中島擔心的樣子,菊池只說了,「走吧」

    「去哪裡?」

    菊池嘆了口氣,「不是說要去吃飯?」

    「...嗯」

    又心不在焉。

    「別在我面前想別人想得如此入神」

    「你管我在想誰!而且會擔心是平常不過的事吧」中島沒好氣的說。

    真是這傢伙根本不懂我現在究竟是什麼樣的心情。

    菊池再度嘆氣,「他們才沒有你想的那麼迂迴曲折」

    「你是不是又知道些什麼了」

    中島的注意力終於轉到自己身上,菊池忍不住起了玩心,「さあ~如果你願意賞臉去吃個飯,我就告訴你」

    賣什麼關子,中島在內心偷偷翻了白眼。

    「我不一定要和你吃,只是剛好肚子餓」

    「はいはいはい,走了走了,肚子快餓扁了」

    無論菊池怎麼挑起話題,像是吃什麼,要去哪一間等等,中島都只是一個勁的說「嗯,好」

    到最後就連進店裡,也是菊池拉著他。

    點餐倒是認真的猶豫很久,菊池一手托下巴看著服務生一臉害羞的和中島說話,八成是粉絲。

    這個時間的客人並不多,所以才特意選擇這裡,起碼不會造成騷動。

    「可以握個手嗎?」

    她小聲的對中島說,但他可是聽的很清楚。

    「いいよ」他掛著王子樣的笑容說。

    這輩子都不再洗手了,那個女生內心肯定是這麼想的。

    又發呆。

    食物都擺在眼前了,中島只是有一口沒一口的吃著。

    「喂,中島,你不吃是嘛」

    「嗯…」

    他還真的夾走炸蝦吃掉了,因為本人都說好了嘛。

    「喂!那是我的」

    「誰叫你想的那麼入神,我以為你不吃了,不能浪費」

    結果菊池剛說完,中島也從他那邊拿了一個回來吃,憤恨的說「禮尚往來」,眼神還傳達出不準抱怨四個字。

    ——

    昨晚在中島去洗澡的期間,松島去問菊池一些事,無非是好奇他們之間的關係。

    「你喜歡健人君嗎?」

    菊池想也沒想到松會問的這麼直接,而自己也沒什麼好不回答的。

    「嗯」

    松島聽到他的答案,笑了笑,「那就好,不過啊…健人君好像不太相信你」

    「......」菊池看著牆壁,有點出神,「我知道」

    「但是,菊池桑或許是最靠近他的人了」

    「我倒是沒有那種自信」

    「沒有的事,健人君去找我們的時候,睡不著的樣子,看起來非常不安,他從來不會把弱點暴露在任何人面前,甚至連同樣身為o的我也是。」

    菊池靜靜的聽著。

    「那一次讓我很意外,原來他也有脆弱的一面,於是就很好奇,究竟是誰能把健人君的面具卸下來。」

    菊池越讓中島顯露出原原本本的樣子,中島越不想要菊池看到這樣的他。

    現在回顧起來,中島的確一直在他面前掩飾自己。

    越是喜歡就越想逃跑的意思嘛?

    「菊池桑最好是快點綁住kenty,不然他真的會逃走」

    不會的,我,已經決定不再放手了,他在心裡暗想著。

    「說起來,你的戀人就是那個佐藤勝利?」

    「誒?你認識勝利?」

    看這個反應,佐藤似乎沒有跟他說過我的事,「嘛,見過一兩次面」

    「原來如此」松島淡淡的笑容裡藏了一絲苦澀。

    「有點意外呢~他不像是會跟你吵架的人」

    儘管佐藤的訊息素也有點強勢,但對陌生的他並不帶攻擊性,雖然不排除對方是個會好好控制訊息素的人。

    松島垂下頭,搖了搖,「沒有,我只是想不通而已」

    「......」

    「ね、菊池桑是a對吧,那個啊…」松島用手指抓了抓臉頰,一臉不知道怎麼開口才好,最後像是豁出去似的吼著,「你對標記有什麼看法」

    幸好浴室離客廳不近...

    為什麼突然對一個陌生人說起這種話題,這叫他如何是好。

    看著菊池有些困擾的表情,松島又接著說,「其實我跟他提出了標記的事,但他沒有給我答覆。就想說,果然還是太沉重了,要標記一個人。」說到後面,聲音聽起來無力又沮喪。

    「別人的事,也不好說什麼,但是他或許也是有自己的想法,從他如此關心中島和我的事來看,大概也不會是個輕浮的人,比起問我這個不相干人士,你更應該聽聽他的想法」

    「嗯...你說的沒錯,菊池桑果然是真心喜歡健人君的呢」

    這個人的話題也太出其不意,菊池有點害羞的摸摸鼻子,「嘛...嗯」

    「身為一個o真的很沒安全感,在這點上,我很能明白健人君,所以,倘若你喜歡他,就多給他一個肯定吧」

    這是昨晚完整的對話,但菊池只告訴了中島一部分,也就是松島失落的起因。

    中島在聽完之後更是覺得,果然還是讓聰自己去問出來勝利的想法比較好。

    正如菊池所說的,他們沒有繞彎子,而是筆直的走在同一個路上。

    那兩個人肯定沒有問題的。

    可是,他和他就不是這樣了。

    中島走在菊池旁邊,但因為步伐不大,看起來就像走在後面一樣。

    而這樣也能不被菊池發現自己在看他。

    此時對方卻突然轉過身,中島趕緊移開視線,手就被抓了過去握著。

    「你走太慢了」菊池一臉不耐煩,一邊抱怨著ㄧ邊把人拉到互相並行的位置。

    「哪有啊」中島語氣不太高興,嘴角卻彎了上來,他知道這只是菊池為了牽手而隨便找的藉口。

    夜晚的秋風徐徐吹著,喚起街道兩旁的燈光,他們在行人之中,慢慢的靠近彼此。

    ——

    回到家裡沒有多久,門鈴就響了起來。

    正準備去洗澡的中島,放下手中的衣物,走到玄關,發現是勝利還有松島,就馬上開了門。

    「怎麼來了?」

    「要拿回東西的,勝利陪我一起」

    「那快進來吧」

    「打擾了」兩個人同時說。

    穿上室內鞋後,松島跟著中島走到房間裡,勝利則在原地等。

    「不去客廳坐嗎?」菊池不知何時也過來了。

    「不用了,我們不會待很久」

    「是嘛」

    「謝謝你」勝利突然冒出這句話。

    菊池愣了一會,即反應過來,「也不是大不了的事,他是靠自己想通的,不像某個人不管旁人如何敲點,就是不會明白」

    「他的確是個很麻煩的哥哥」勝利一臉我非常理解的樣子,「之前不太了解你們之間的事,卻說了一堆大話」

    「不,那時的我就像你說的一樣,那些話其實點醒了我」

    「誒誒—————!?」

    從房間裡傳出來叫聲,菊池和勝利面面相覷,裡面到底在幹嘛啊...

    「要結婚了嗎?恭喜你們」

    「嗯…」松島有些害羞的點頭應答。

    「そうか...終於到這裡了呢」中島感嘆似的說著。

    「這是勝利給我的承諾」

    「結婚啊,感覺跟我距離很遠,不過我本來就連對象都沒有」

    「不是有嗎?菊池桑雖然看起來有點冷酷,但是人很溫柔」

    不用松島說,這一點他自己是最清楚的人。

    「而且,比起什麼來說,我能感覺的到他是真心喜歡健人君,我很明白我們要顧慮的事很多,但是不要因此就錯過了」

    當初松島也差點錯過了勝利。

    「謝謝你,我其實都知道...」

    「嗯,讓人家等太久可不好喔」

    「說起來,勝利還在等你,快回去吧」

    兩人離開之後,他們也回去做各自的事情。

    菊池認真的看著手中的譜曲,時不時也拿起桌面上零散的資料,沒有發現中島來到了客廳。

    他頭上蓋著毛巾,髮絲也還在些許滴水,好像是急著來找菊池一樣,但卻沒有叫他,而是不太自在的東摸西摸。

    直到菊池終於將東西整理成一疊,起來伸個懶腰的時候,中島才順勢說話,「你在幹嘛?」 他低頭過去看了看。

    「在檢查幫朋友做的新曲,等等,你頭髮還在滴水,會濕掉」

    「啊,抱歉」中島稍微移到旁邊去,「是什麼樣的歌?」

    「抒情歌,主唱最近失戀心情不太好」

    「完成之後,也給我聽聽吧」

    「好,沒問題」,他接著起身去拿吹風機,「坐著吧」菊池指著地板說。

    「毛巾擦一擦馬上就乾了」

    「秋天很容易感冒,別囉唆,快坐下」菊池一臉不容商量的樣子,也只好妥協了。

    在適當的時機切換冷暖風,菊池認真的撥弄他的頭髮,而中島卻舒服的開始昏昏欲睡。

    「好了」

    聽到菊池說話,中島才如夢初醒。

    一人收拾物品,一人關上電燈。

    「晚安了」菊池拉著門把的同時打了個哈欠,看起來真的很想睡。

    而對方沒有回應,菊池疑惑的看著他。

    「ねぇ,我...」他低著頭。

    「怎麼了?」看中島這樣,有點擔心了起來。

    「......」

    「......」

    「你不說我怎麼知道」,但菊池大概明白中島如此失常的原因,可是希望他自己說出來。

    「...我會給你答覆,所以,再等我一下就好」

    「我說過了,會一直等你的」菊池伸手摸了摸中島的頭髮,「去睡覺吧」

    「嗯,晚安」

     

    fmknふまけんしょりそう

     

    评论(2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