禴凐

閉關期間,查無此人
  1.  21

     

    鏡のように映るボクラ 第十六章 [菊池風磨x中島健人]

    @紫藍薔薇 對不起我又忘了艾特😌😌😌原諒我

    ✩我回來了!(沒人歡迎你

    ✩拖了好久,真的很對不起,讓大家久等了,沒有棄坑的喔

    ✩此篇已進入倒數章節,就快要結束了,然而兩人還在矛盾,就看磨哥的表現如何了😎

    ——以下正文

    多久了?雖然自不再互換起,並沒有馬上斷掉聯繫,但是隨著等待回覆的時間增長,次數的減少,這條由奇蹟所牽起的線,終究會消失的吧。

    "下一站...",廣播聲將菊池從思緒中拉回來,撇了撇打完的訊息,就回到首頁,他仍是沒有把話傳送給中島,便拿起背包下車了。

    秋祭過去,天氣也逐漸的轉涼,不用多久,冬天應該就會來臨。

    這樣季節的替換,總會影響人的情緒,而菊池就把煩躁的心情全歸咎在這上面,然而這並沒有什麼效用。

    即使他讓自己再繁忙,只要一有空閒,那種無所適從的感覺便會趁隙鑽入。

    菊池一手撑著頭,一手拿著手機,指頭在發送鍵上懸空許久,才在一個半放棄的心情中按下。

    他不期待訊息會馬上被發現,回應,所以立刻將它放在一邊。

    菊池拿下眼鏡,捏了捏鼻梁再戴上,似乎調整好了情緒,才埋入書裡。

    傍晚時分,待他從瑪利家出來,手機便響起,沒有多想的拿起來瞧,是中島。

    他不疾不徐的點開了來,不出意外的,又是回絕。

    在秋祭後他有一、兩次回到東京辦事,無聊之中曾經約過中島,但對方以忙而婉拒。

    想想中島本就是喜歡充實的生活,他也就不怎麼在意。

    可偶爾興起一些聊天的念頭,想與中島分享事情,得到的卻是貧乏的回應。

    中島在疏遠他,這個情況在之前他就有所察覺,而在不互換之後,似乎變得更嚴重了。

    菊池不能理解,看中島這樣,彷彿那場流星雨要是不到來,他們永遠不會有交點。

    然而,如今已經踏入彼此的世界之中,毫無痕跡的離開,真是這麼簡單的事?

    中島在逃避著什麼。

    對於他這樣什麼都不說就逃跑的行為,菊池打從心底覺得不快。

    不能再繼續這樣打啞謎了,雖然坦不坦白,中島或許都不會說實話,但就當作是他忍到極限而投降了。

    話還是說開的好,這點他從上次的教訓學到了。

    "我們應該來談談"不出幾秒,訊息就顯示為已讀,可等了三分鍾,中島都沒有動靜,於是他接著打下去。

    "我感覺的出來你在逃避我,你三番兩次的拒絕,我不會不明白,但是我想知道原因,若你不說清楚,我也摸不著頭緒"正當他發送後,要打第三次的時候,中島赫然傳出訊息。

    "我有喜歡的人了"

    菊池腦裡瞬間閃過許多事情,但這個理由只解答了他問題的一半,中島沒有回答全部。

    在此同時,內心似乎是被敲了一下。

    或許是怕中島又再次來者不拒,不過他不是那樣不遵守自己說過的話的人,所以...一定是遇到了真正喜歡,想在一起的人了吧。

    正因為願望即將實現,流星才悄然的離開。

    那麼他所等待的人又會在何時何地出現?他沒有興趣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

    只想搞清楚中島的想法。

    難道這份奇異的友誼,只有他一人覺得有趣、想好好珍惜而已嗎?

    如果真是如此,又有什麼意思。

    "這樣啊…那要好好珍惜"

    他最後只打出一句話,從此之後,跟中島的聊天室再也沒有上升過。

    ——

    菊池推開了圖書館的大門,便迎來一陣風,數片枯黃的葉子從幾乎空蕩的樹枝上紛紛飄下,有的落在了他的腳邊。

    要冬天了。

    他雙手半合著,遮住嘴巴,溫暖有些寒冷的手,再插進口袋裡保溫。

    走上街頭,就能感受到節日的腳步緩緩到來,街道上已經開始在播放和聖誕節有關的曲子了,紅與綠的裝飾色遍布所有店家,頗有氣氛。

    當然他和安井約見的餐館也不例外。

    昨天安井忽然的就問他有沒有空,有事情要說,雖然他很疑惑到底什麼事需要特地見面再講,但他沒有問出來,直接就答應了。

    噹啷——十分清脆的鈴鐺聲。

    "歡迎光臨"

    店內的員工一齊出聲,但菊池比較在意安井坐在哪裡。

    他一眼掃過,基本上座無虛席,直到他看到拼命揮舞的手,走去才發現對方就在這個不起眼的位子上,還幫他點好了飲料。
    菊池也就不客氣的拿起來喝幾口。

    "不先打招呼啊,都這麼久不見了",安井的語氣聽起來略有抱怨的意思。

    "我並不覺得有很久",毫不留情的回應。

    "別這樣嘛,吶",安井從口袋拿出一張類似門票的東西,"聖誕夜前夕的演唱會門票,我因為要打工沒辦法去"

    "樹呢?",他一邊接過來看,一邊問。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有女朋友,肯定已經安排好了",安井沒好氣的說。

    "是跟誰一起啊?"

    "喔,健人君,還有兩個個學弟,女生那邊好像還沒決定"

    錯覺?剛剛說到中島的時候,菊池有些眼神暗了下來,但只是一瞬間的事。

    "我不確定會不會突然有其他事",菊池很明顯在推遲。

    "你...跟健人君發生了什麼嗎?總覺得好像都沒有聯絡了"

    "沒有,只是剛好沒空而已"

    "那難得有幾會見面你就去吧,而且如果你真的有事,早就一口拒絕了",安井笑了笑。

    該說不愧是同班三年培養出來的默契嗎?一語就拆穿。

    "好吧"

    明明應該堅持到底的,他卻還是收下了門票。

    就像決定好不再去管中島後,仍然接受不了對方當時的回答一樣。

    或許要是親眼看到他的表情,親耳聽到他說的話,自己才有辦法去相信。

    然而,一旦溺水,沒有外物的幫忙,他還能夠自行脫離那片海嗎?不知道。

    答案得要等到他和中島面對面的時候才會出來。

    ——

    吐出來的氣息都成了一片白霧,與這個夜色形成一種對比。

    他看了看手機顯示的時間,還有半小時才進場,是不是太早來了?

    他拉高了圍巾,掩蓋住半張臉,遊走在廣場的人群中,尋找中島等人的身影。

    接著就在入口處旁看到了人。

    "嗨~",菊池一邊打招呼一邊向他們走去,果不其然的看見了中島吃驚的表情。

    勝利、松島和女生們還愣著時,只有中島一人反應了過來。

    "誒?你怎麼會來這裡?"

    "安井沒說嗎?他因為臨時打工的關係,就讓我來了"

    "還特地從湘南回來?"

    "明天剛好是我妹的發表會,只是提早一天回來而已"

    "這樣啊"

    "健人君,他是你朋友嗎?",佐藤替一頭霧水的大家提出了疑問。

    "啊...",中島面有難色,很是苦惱的樣子,"他是我和安井君的朋友,菊池風磨"

    "原來是共同朋友啊"其中一位女生說,並有禮貌的向菊池自我介紹。

    就在大家彼此混點熟時,佐藤卻在一旁若有所思。

    總覺得這名字有點面熟?難道...

    忽然間他想到了,"啊…難不成就是風磨君?"

    "勝利君認識他的嗎?",松島一臉不可思議的模樣。

    "嘛,算是蠻熟的"

    菊池點點頭,被認出來後有種害羞的感覺。

    時間一點點過去,就快到了入場時刻。

    "繪理子怎麼還沒來啊",褐色短髮的女生看著手錶,看起來非常的擔心。

    "要不要打個電話?",中島提議。

    而正準備撥通時,一名女生慌慌張張的跑了過來,頭髮都被風吹的有點亂。

    "哈...哈,抱歉,我太晚了"

    "沒關係,好像還要等會才開始",真不愧是王子殿下,特別會安慰人。

    菊池在旁邊看著兩人說笑,內心猜測那個女生是不是就是中島喜歡的人。

    佐藤見他似乎很在意的樣子,便湊了過去,"怎麼了嗎?"

    "...沒有啊"

    佐藤笑著不說話,就像隻狐狸,菊池被他這樣的面容感到有點發毛。

    "聽說你們最近幾乎沒聯絡了。有事了嗎?"

    "...那倒是沒有,只不過彼此都有點忙而已"

    "果然發生了什麼事吧,健人君最近忙歸忙,但也都心不在焉的,所以我想說風磨君的話應該會知道些什麼",勝利似乎是打破沙鍋也問到底的樣子。

    可是他並不覺得自己有多受到中島的信任,都被對方迴避成這樣了,還談什麼理解呢,菊池在心裡嘆了一口氣。

    "中島說他有喜歡的人了"

    佐藤皺了皺眉頭,好像從這句話的背後領略出什麼意思來,"是嘛...所以你在猜那個女生是否就是他心上人?"

    "差不多吧,你們都不會好奇中島究竟會喜歡什麼樣的人嗎?"

    "好奇歸好奇,但是想知道健人君真正的想法沒那麼簡單,不過我可以確定一件事"

    ——至少就我的直覺來看,這裡沒有他喜歡的人。

    佐藤輕描淡寫的一句話,深深的環繞在菊池的腦海裡,印證了他毫無依據的某個想法。

    中島在騙他。

    可是即使想靠近一點問他,中島卻完全不給他機會,一直跟那個女生互動。

    一、二次之後,他也懶得再繼續,默默的在心裡決定等會結束時,一定要逮到人。

    所以現在就先好好享受演唱會吧,難得來了。

    "大家要嗨起來啊!"台上的表演者熱情的呼喊著。

    ...

    熱氣渲染了整個會場,就算已經退場了,所有人仍然是處於興奮狀態,外面再冷也沒有吹熄他們的熱情。

    除了一個人。

    菊池剛剛聽佐藤說中島送人回家了,只好百般無奈的到人家家裡堵了。

    中島肯定沒想過菊池會這麼的難纏,會追到家裡來。

    該怎麼辦?現在他唯一想的到的辦法,就是無視,也確實做了,但菊池一把抓過他的手,強行逼迫對方面對。

    這下是真的不知所措了,連放開這句話都忘記怎麼說。

    兩人沉默了好久,恍如一個世紀。

    "說實話吧,喜歡的人其實是不存在的,對不對?"

    中島雖然臉上沒有變化,但手卻不自主的抖了一下。

    "不管理由如何,只要說實話就行了,然後如果你希望,我便就此打住,不要再打馬虎,雖然不是全部,可是關於你的事,我都懂..."

    "不,你什麼都不懂",中島突然打斷了他,露出了極為難受的笑容,"好吧,我會說實話,同時請你聽了之後就這樣不相往來,可以嗎?"

    菊池慎重的點了點頭,放開了手。

    "我沒有騙你,我真的有了喜歡的人",中島理理被菊池抓得起角的手袖,漫不經心地說著,"那個人,就是眼前的你。"

     

    fmknふまけん

     

    评论(24)
    热度(21)
    1. 磨哥買回家的加藤柚子醬禴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紫藍薔薇
      #發文不艾特我,所以是要拉黑了嗎? #拖了很久的文 #這個接續,難度超高 #看我又要拖多久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