禴凐

閉關期間,查無此人
  1.  41

     

    Slow Jam 第十一章

    *abo設定,不喜勿入

    *兩個禮拜我終於搞出來了!誇獎我!(被拍

    *勝聰分別登場

    *這章的結果不如某人的預測😏(我故意的

    ——以下正文

    晚飯過後,要是沒有特別累,菊池和中島偶爾就會兩人擠在水槽前洗碗。

    比如今天。

    中島沖完手中的泡沫,在客廳的手機就響了起來,稍微擦乾就趕緊去接聽,而菊池則不慌不忙的將碗盤沖洗乾淨。

    因為有些來不急看是誰打來的,所以當中島耳邊傳來松島的聲音時,著實驚訝了一下。

    "喂…健人君嗎?"

    "嗯,話說怎麼突然打來了?"

    "想問你可不可以暫時借住你家"

    "欸?是可以...但"

    後半句還未說出來,松島就忙著道謝,還精準的告訴他多久後會到,接著就自顧自的掛斷電話。

    "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急性子了"中島咕噥著,放下手機正要去詢問菊池有沒有意見,人就坐在沙發上。

    發現中島在看他,菊池也將手機置在一旁,"怎麼了?"

    "我學弟的..."一時之間中島想不出什麼關係用來介紹松島,猶豫一會,他還是說了是戀人,"他要來借住在這裡"

    菊池對這件事看來沒有太大的興趣,也就說一句喔,好而已。

    但總覺得,好像在生氣。

    彼時中島不曉得,菊池是不想有第三個人踏進他們一同生活的地方,這個屬於兩人的世界。

    菊池去洗澡的期間,中島在客廳看著電視時,剛好抬頭看到時鐘,想著松島也差不多要到,門鈴就響了。

    "晚上好"一開門就見到松島那大大的笑容。

    中島也笑了笑,對他說,"晚上好,進來吧"

    「打擾了」松島欠著身走進去。

    從在玄關脫掉鞋子,穿上室內鞋走到裡面,松島都一直在觀察著這間屋子,像個搜查官似的。

    進到客廳,正好遇見洗好澡的菊池拿著一杯飲料從廚房出來。

    松島看著菊池,菊池先是看了中島再看向他。

    "你好,我叫松島聰,來打擾了。這就是傳說中的同居人嗎?"松島眼神發亮的打量著菊池。

    "松島!"中島小聲的吼了他。

    菊池一臉疑惑的看著中島。

    "沒事"他笑著說,然而回頭看著松島的眼神像是要把他殺掉的感覺。

    接著中島抓住松島的後領,把人拖去了自己的房間。

    菊池本來就沒有現在就深問的打算,可對方不知怎麼的馬上就溜了。

    "真是"中島鬆了口氣的說著,並有些用力的關上門。

    松島很自然,乖巧的坐在床邊地板,"健人君的房間還是這麼整齊呢"

    "謝謝誇獎",中島一邊回應,一邊也坐在了松島的旁邊,"你剛剛..."

    "嗯?"

    "沒有,算了"依松島那天然致極的個性,大抵也是無意,就別深究了,然後他就將話題轉向別的地方,"因為沒有別的空房,所以你就跟我一起睡,可以吧"

    "嗯,換洗衣物我自己有帶,不用擔心"松島打開背包拉鏈拿出了一些東西。

    裡面似乎裝了不少物品,"你打算在這裡住多久"

    "嗯…看情況?"松島的語氣聽起來很輕快,但中島還是覺得有哪裡不對。

    "你跟勝利,發生了什麼事嗎?"要說松島能有什麼事,跟某人基本都是脫不了關係的。

    松島抬頭看了中島,有些俏皮的說,"已經看出來了啊"

    每次有事情就會拼命的去掩飾自己,勝利也為此感到困擾過。

    "很明顯了,吵架嗎?"

    "唔..."松島搖了搖頭,"沒有"

    "是嘛,你喜歡就待著一兩天吧,我想他應該不會有意見"

    松島若有所思看著中島,嘴角的笑別有深意。

    難不成跟狐狸在一起久了,就會變得跟他一樣嘛...總覺得透過那個笑容看到了某利。

    中島一邊想著,一邊拿上衣服,"那我先去洗澡了"

    "好~"

    ——

    當初勝利跟松島在一起的時候,不知不覺卻又理所當然。

    雖然勝利的追求者們不盡然全是這麼想,但至少他們交往的事本就不是錯誤。

    高中那會,a跟o的教室是分隔兩地的,因為在不同的校舍。

    可是每天放學時間總會跑去那邊等松島,和他一起回家,這算是他們從國中就開始的習慣。

    他們之間的關係沒有因為分化有所改變,一直都很平穩,直到校慶活動結束,要回家那次勝利跟松島告白了。

    後來發生不少事情,但不阻礙他們互相喜歡,交往多年以來也沒見過吵架。

    看松島那個樣子也的確不像是有爭吵。

    那還會是什麼原因呢…勝利總不會浮気吧,中島搖了搖頭,這種事絕對不可能,他對松島的佔有慾已經超越alpha的標準了。

    手撐著浴缸邊緣起身,接著穿上衣服,一邊擦頭髮一邊走去廚房想喝杯水,就看到松島和菊池在客廳坐著聊天。

    "欸,原來菊池桑你會寫歌?感覺好厲害,能給我聽聽嘛"

    "可以是可以,不過大部分的曲子都沒有放在這裡,要明天"

    相處的很好嘛...

    中島想加入話題,卻不知道要怎麼切進去,瞬間小情緒有些上來,不再想著要插話,而是去盛杯水來喝。

    沒多久就沒了談話聲,中島從廚房過來,松島就對他說,"有點想睡覺了"

    "嗯,那你先回房間吧"

    "那晚安了"

    於是客廳就剩下菊池和中島兩個人。

    "你好像很擔心他",菊池開口說。

    "啊…嗯,因為這是第一次他跑來找我,也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

    "是這樣啊,不過你大概可以放心了,他和那個佐藤似乎沒有爭吵,只是他有些地方想不通而已"

    "你還真清楚",中島手上還拿著杯子,說完又要去喝水,就發現菊池靠了過來。

    連帶一個令人火大的笑容,"怎麼,你吃醋了?"

    "我......誰會吃醋啊",中島稍稍的把臉別開了。

    "噗哈哈,嘛,有的人就是對著陌生人才會說的更多"

    "你知道什麼事嗎?"

    "嗯,一點點吧"

    "告訴我"

    "可以啊,你今晚來我房間睡"

    "無賴",這句話中島講得特別小聲。

    菊池輕輕的拍了一下中島的額頭,"你想到哪去了,我是說你睡我的床,然後我去沙發"

    中島一下子黑了臉,眼睛惡狠狠的看著菊池。

    這個樣子實在太有趣,令他不小心失笑,"明早不是有課,早點睡吧,明天等他不在時,我再跟你說,晚安啦",說完又輕摸了中島的頭。

    看著菊池躺在沙發上,中島低喃著什麼。

    ばか。

    ——

    中島捏了捏手中的松鼠玩偶,觸感還挺不錯的,上次進來房間的時候,好像沒有看到。

    看不出來他是會喜歡玩偶的人呢…

    中島將玩偶抱在懷裡,軟軟的,雖然不像抱枕那麼大,但也有種被療癒的感覺。

    —鈴—鈴

    「喂?」

    中島空出了一手接起電話,「喂」

    「健人君,聰有在你那裡嗎?」

    「有喔,要跟他說話嗎?雖然可能睡著了」

    「不用,知道他在你那邊就好了」

    不確定勝利是什麼樣的表情,但應該是鬆了口氣吧。

    「聰看起來有點消沉,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消沉啊...」勝利低聲的說著,「明天有空的話,我們單獨見個面,到時候再跟你說」

    ——單獨,也就是別帶聰去的意思嗎?

    「好」

     

    fmknふまけん

     

    评论(1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