禴凐

閉關期間,查無此人
  1.  26

     

    鏡のように映るボクラ 第十四章 [菊池風磨x中島健人]

    *來到了第14章,離結局不遠了

    *上禮拜沒發純粹是因為我忘了(頂鍋蓋跑

    *不會跟你們說我上課時間在發文(明明就說了

    ——以下正文

    在床上翻來覆去,夜晚也不斷在加深,菊池卻一點睡意都沒有。

    他一直在意著放在床頭的手機,或者說,他是在想與中島的那些對話。

    掛掉電話以後,認為把事情都講清,一度覺得輕鬆了不少。

    但是之後所產生的愧疚感,又讓他開始煩躁起來,做什麼事都無法專心。

    最後賭氣般的去洗澡,要就寢,即使處在一片漆黑的房間裡,也沒辦法墜入夢境。

    可是這個無眠的夜晚也使他多了些整理思緒的空檔。

    冷靜的回想當時說的話,也覺得自己其實有點過火了。

    互換的事並沒有他所說的那麼厭惡,雖然確實有不方便的地方,但也為他平順的生活帶來了不凡的體驗。

    至於情感,本來就沒有誰對誰錯,中島更是處在被動的角色,無法讓沙耶喜歡上自己,只能說這就是他們的緣分了。

    釐清了心中一半的結,天色也逐漸泛白。

    ——

    菊池已經窩在家裡好幾天,對其他人傳來的訊息,一概不點不看,尤其注意的是樹。

    他肯定從靜奈口中得知那天在遊樂園發生的事,可想而知聊天室的內容都是一堆疑問,但依菊池目前的心情實在不想去回答。

    那天過後,他就沒再收到中島的聯絡。

    透過這幾日的沉澱,明白不該把錯都歸咎在對方的身上,可是說過的話就如潑灑出去的水,無法收回。

    唯一可以讓兩人聯繫起來的互換也停止,他們回到了再也不相干的兩條平行線裡,所有的一切不過是夢。

    如此度過了再平凡不過的日子,將近一星期後,隔天菊池睜開雙眼,是久違的那片水藍色天花板。

    他環視著房間,擺設並沒有什麼改變,鋼琴、書架、馬克杯,都還是放在他記憶中的位子上。

    奇怪的卻是身體感覺與從前不太一樣,有種飄飄然的感覺。

    努力的坐起身子來,頭就顯得重了幾分,扶著額頭就發現體溫跟之前相比高了一些,難不成是生病了?

    正想說下去拿體溫計來量看看,稍微動一下,胃就開始抽痛。

    此時房間門被敲響,進來的是中島的母親。

    "身體怎麼樣了?"手抵在額頭,她皺了皺眉,"還是在低燒呢…"

    "嗯,我也感覺到"

    "你躺著休息,我正在煮粥,等會好了就拿來給你,今天就待在家裡吧",中島母親對著他溫柔的笑了一下,就走出門外。

    自從開始一個人生活,最令菊池感到寂寞的就是生病的時候,而那個笑容與在老家的母親重疊在一塊,果然天下的媽媽都是一樣的。

    雖然想把粥整碗吃乾淨,胃口卻只吞的下三分之一,中島母親見他吃不太下也沒有勉強,叫他多喝水休息。

    明明生病的是這幅身體啊…為什麼我也跟著遭殃。

    菊池一邊想一邊抓來手機,一如往常要點開備忘錄,才記起他們已經沒有互換許久,所以裡面應該沒有紀錄要做的事情。

    於是他發了短信給勝利,對方便馬上發來關心的信息,看來中島身體狀況不好,不是一兩天的事了。

    菊池本來要接著發問,勝利就直接打了電話過來,問他知不知道健人的事。

    "感覺健人君最近心情不好,什麼聚會都拒絕了"

    "......"

    "上次我拜託他讓我跟你見面,應該是當天就聯絡你了,因為那天之後健人君就有些奇怪,你是不是知道什麼"

    "...我們吵架了"

    "為什麼?"

    "為了一些微不足道的事"

    "健人君不輕易向人說出自己的感受,一定是因為這樣的事搞垮了身體"

    "我也是覺得有點不適"

    "那我還是過個兩天來看看他吧"勝利說完之後,對面的人突然沉默了一會,是在思考什麼嗎?

    "不,還是我去吧,畢竟這也是我造成的"

    "這樣也好,但是你打算怎麼跟健人君說"

    "嗯…沒想過"

    "需要幫你聯繫他嗎?我想他應該不會輕易就回應你"

    "嗯,沒問題,要騙過中島不是件簡單的事,再說你都了解他的態度會如何了,就別彎著路走吧"

    "說的有道理。那為了避免變成嚴重的感冒,我先掛了,請代替健人君好好休息。"

    按掉了手機的螢幕要放在旁邊的小櫃子上,手伸到一半又縮了回來。

    明明勝利剛才的話還盤旋在腦裡,卻當作沒聽過一樣,重新打開螢幕。

    身體就算再不舒服,只有手機不會放下,這就是現代人的通病,這種症狀中島有時也有一點點,但最嚴重者無庸置疑是菊池風磨。

    平時再怎麼超過,因為自己一個人住並沒有被拘束太多,不過他現在可是中島健人,所以當他被發現沒有乖乖躺著,下場就是各種嘮叨。

    ...中島的母親,不容小覷(?)

    菊池將雙手放在枕頭與後腦杓之間,無聊的看著水藍色的天花板,眼皮半闔著,有些昏昏欲睡,接著耳邊不知怎地響起了海浪拍打的聲音。

    讓他想起湘南海邊的同時,也深深的睡去。

    ——

    菊池站在一個只有白色的空間裡,不管走向哪裡眼睛所看到的東西都沒有任何改變。

    直到他放棄在這個地方找到出口時,他又聽到了海浪聲,並且從身後傳來的,起身轉過去看,是那片他最熟悉的海邊。

    他踏出一步,腳下所踩的地方就變成了沙灘,頭頂上的則是蔚藍的天空,背後是排列的房屋,完全不同於剛才的單調景色。

    夏天是湘南熱鬧的時節,理論上來說每天來這裡的人都不勝枚舉,可是為什麼這麼冷清。

    他四處張望著,就看到了有人坐在堤壩上,湊近點去看,發現那個人是自己,那頭銀髮實在太好認。

    所以,意思是他現在還是中島囉?

    菊池慢慢走近旁邊,發現他一腳曲膝,額頭抵著放在膝蓋上的手,似乎是睡著了。

    海風吹拂著髮絲,有些涼意,讓他反射性的打了噴嚏,也醒過來了,剛睜開眼睛的樣子很迷糊。

    菊池正覺得有趣,意識就像是斷了線一般的消失。

    ——

    一成不變白色天花板,讓菊池忽然懷疑起昨天他跟中島互換的真實性。

    打開手機,日期已經過去了一天,可他對昨天的記憶並不太深刻,是代替中島承受生病的緣故嗎?他沒有個解答。

    走到廚房,慣例的拿出泡咖啡的工具,以及愛用的紫色馬克杯時,剛好撇見藍色的那一個放在瀝水架上。

    平時很少用的那個杯子,對方倒是挺中意。

    將咖啡倒進杯裡,若隱若現的熱氣,濃郁的香味飄散於整個空間。

    享用完了早餐,回到房間穿起外套,將需要的手機錢包鑰匙都帶好之後,便要前往東京。

    這似乎是他第一次以菊池風磨的身分拜訪中島吧,之前都是對方過來湘南找他,包括聯絡也幾乎由他發起。

    其實他總會去意識自己不要和中島太過親近。

    那個人就像一片大海,放眼望去表面清澈透明,若是不小心掉落進去的話,就會越陷越深,最終所看到的,不過是趨近於黑暗的湛藍。

    雖然有點誇張,可是也差不多是如此,中島是過於複雜的人,他老是對著自己說。

    但對方所展現出的樣貌卻又跟他認定的不同。

    大學祭那天,菊池接到中島打來的電話時,心情有點訝異,冷靜的聽中島說他被推上去表演的經過,透過聲音也知道他非常的緊張。

    該怎麼讓他平靜下來,菊池就想了一會,就用平時安撫弟妹的方法套在他身上,效用還不錯。

    大約是從那次開始的,對中島健人的印象不擱淺在輕浮公子四字上。

    可是那天通話的時候,聽到他那樣隨意的稱讚沙耶是個可愛的女孩,要好好珍惜什麼的,就覺得這傢伙果然很輕浮,火一下子燒上腦袋。

    不過現在回憶起來,對方似乎不太對勁,不管是聲音還是語氣。

    兩小時的車程中,菊池在思考的事大約是這樣,道歉的事也是嚴肅的想了一番。

    ——

    再次醒過來,中島就回到了這個乏然無力的身體裡,這樣的狀況已經持續了幾天,都不見好轉。

    吃不下,睡不好,心病終究是憋出病症來。

    這是中島的壞毛病,總是過於介懷而把事情越想越壞,將所有過錯都攬在身上。

    讓他心情稍微恢復的,是昨日的互換,透過菊池的身體來到海邊。

    海浪的聲音環繞著耳畔,海水的鹹味充斥著鼻腔,感受著無邊無際的遼闊,整個人平靜了下來。

    卻不知不覺睡著了。

    在夢裡,感到意識像是被什麼吸引過去,回到了自己家,但沒有回到身體裡,而是漂浮在半空,看著自己躺在床上睡覺。

    一種說不上來的奇妙,硬要形容的話他就像處於現實與夢之間的模糊地帶。

    可後來就因為打個噴嚏醒來,有點忘了夢的內容,但他也不怎麼在意。

    —叮咚—叮咚

    會是誰呢…反正不會是找他的吧。

    誰知道,母親就往屋內喊著,"你朋友菊池君來了"

    中島嚇的差點從床邊掉下去,但是冷靜的想了一下,大概是勝利的惡作劇吧。

    結果等他過去一看,是菊池風磨本人沒有錯。

     

    fmknふまけん

     

    评论(6)
    热度(26)
    1. 磨哥買回家的加藤柚子醬禴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紫藍薔薇
      #終於距離結局不遠了(我也好想快點完了這個坑) #還有人記得這篇接龍嗎? #然而,我們都卡到2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