禴凐

小透明寫手
  1.  2

     

    血色之藤

    ※我拖了好久,希望還有人看(大概都跑了
    ※到處亂晃的後果就是坑越來越多,請別輕易嘗試x

    ——以下正文

    第十八章

    「 喂!那是裕翔的,快还给他!」有着松鼠牙的可爱男孩大声的斥喝,但是一点也不可怕。

    「尤里...没关系,你不要再跟他们吵了」被称为裕翔的另一个小男生拉着尤里的衣服,阻止他再继续激怒那群小霸王。

    可是尤里并没有理他,「你们只会群打一,有种单挑啊!」

    「好啊!你以为我不敢吗!」大概谁也想不到吧,才七、八岁的孩子竟然有办法把对方打得鼻青脸肿的。

    「嘶--好痛...轻点好不好」尤里小声的碎念还是被听的一清二楚。

    「这种事要交给老师处理才对啊,看看你脸上的伤,不要仗着自己有张可爱的脸就随便糟蹋」说完伊琳还大力拍一下没贴好的创可贴。

    「伤口被你打得更严重了啦,而且我又不是女生要脸何用」
    伊琳握紧拳头脸色很不和善地说「还敢顶嘴,罚你没点心吃喔!」

    尤里摆出了鬼脸,调皮地回应「咧--不吃就不吃」然后唰的一下就跑走了。

    「这孩子真是...」伊琳叹了一口气,样子看起来非常的无奈。

    「伊琳老师,对不起我有叫他不要打架可是他不听」裕翔低下头等着挨骂,但迎来的却是一个温暖的手掌。

    她摸了摸裕翔的头,用柔和的声音说「打架虽然不好,但尤里是在替你出气,因为裕翔从不生气。」

    「因...因为他们很可怕」

    「世上比他们坏的人可是多的数不清喔,裕翔这样子会一直被欺负的,你要学会勇敢,万一老师跟尤里都不在你身边的话,你才能保护自己」

    当时年幼的裕翔只顾着答应他会勇敢,却不知那时伊琳后面的话隐藏着什么含义。

    直到他发现孤儿院的秘密,以及孤儿院消失的那天。

    今天是孤儿院例行带一些小孩们出去游玩的一天,留下的孩子们则照平常一样的吃喝玩乐。

    譬如裕翔和尤里就正在玩两个人的捉迷藏。

    「尤里到底躲在哪里了啊!快吃饭了欸」

    捉迷藏的范围是整个孤儿院,对一个七岁的孩子来说这显然是一个很大的世界。

    裕翔走着走着经过了平时被伊琳警告不准进去的地下室楼梯,抱着好奇还有尤里可能躲在这里的猜测,踏下了阶梯。

    里面没有任何光线,所以裕翔好几次差点摔跤不过仍是安全的到了地下室,首先是一条直直的走廊不知道有多长,他摸着墙壁慢慢的走,快到底的时候他看到有点点的光就加快了脚步,然后右转见到了一个小楼梯,还有一道门。

    微弱的光线源自于门旁边的一盏灯,飘忽不定的火苗像是随时会熄灭一般。

    他虽然害怕却又很兴奋、好奇,人类的通病让一向胆小的他将门推了些缝隙,是礼拜堂,规模小可是就地下空间来说似乎又有点大。

    还来不及惊讶眼前的光景,一股血腥味就窜入鼻子里占据他的嗅觉,他才看到在有个人站在最前方的桌子旁边,上面躺着一个孩子,地板则好几个孩子倒在血液中,不仅如此那些都是他熟识的面孔。

    而且,还是今天被带出门的那群。

    裕翔睁大了眼睛,哭喊声快要冲出他的喉咙却硬是吞了进去,他缓慢的后退,回到长廊的一半时才敢用跑的,然后一路冲回自己的房间。

    结果发现尤里就在房里悠哉的看著书。

    「裕翔你怎么了?流好多汗」尤里将书放在一旁,拿出手帕想递过去可是他没有接下。

    不管尤里叫了多少次裕翔都只是站在那里没有动静。

    「啊!不管你了我要去吃饭」等尤里说出这句话,裕翔才开口。
    「尤里...之前老师们带去的孩子们都到哪里去了?」

    「你终于发现了,虽然伊琳老师叫我别说,不过跟你讲其实也什么大不了的,那些小孩子都是被人领养了喔!只是怕大家难过才说是出去玩的,撒这种谎到底要干嘛啊,最好是没人发现他们都没回来了。」

    「欸,尤里」

    「嗯,怎么了?」

    「没有、没事你先去吃晚饭吧,我有点不舒服不想吃」裕翔走到床边躺了下去。

    「感冒了喔,有没有发烧」许久,没得到回应的尤里也就没打扰他,自己一个人去吃饭了。

    第十八章完

     

    all凉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