禴凐

小透明寫手
  1.  34

     

    Slow Jam 第七章

    *abo設定,不喜勿入

    *勝聰客串,就不打tag了

    *最近人生有點悲劇,各種衰事

    ——以下正文

    中島最近回去,迎接他的都是漆黑還有寂靜。 

    即使再生氣,也比不上沒看到菊池的那種空虛感。 

    愛情會使人盲目這句看來沒有說錯,尤其是對omega來說。 

    菊池才離開沒多久,氣味就已經從屋子還有他的身上消散而去。 

    那隻牽著他的手,也不再出現在他夢裡,帶他逃離陰影。 

    所以他總會突然的被嚇醒,怕又會繼續夢見而睡不著覺。 

    一個人的夜晚很漫長、很漫長,足以讓他去思考很多事,比如他們初次見面的時候,菊池請他錄音那時,他暈倒的那時,發情期那時。 

    還有在他差點出事那次,菊池擔心到像是要命的樣子。 

    心裡滿滿都是菊池風磨,叫他怎麼不去想,不去聽,不去看。 

    可是對方可以,因為他的心裡並沒有中島健人。 

    房間裡響起了微微的抽泣聲,卻沒有人聽的到。 

    —— 

    又是雨天。 

    只要是這種天氣,中島大部分時間都會待在房裡。 

    因為那一天也是下著雨,在菊池出去沒多久,外面就響起門鈴聲,以為是對方忘了拿什麼東西,但門明明沒鎖。 

    當他打開門就馬上被人壓倒在地。 

    不管怎麼掙扎都沒有用,那人溫熱的氣息吐在他的臉上,只能用不愉快來形容。 

    他在耳邊對他低聲的說了好幾次我喜歡你,還放出訊息素來使他無法行動。 

    可中島無論如何都不肯妥協。 

    "他不會回來的"那人這麼說著,像是惡魔的細語,接著粗暴的捏著他的臉頰,強吻了他。 

    不是菊池的話,那誰都不要。 

    他在心中不斷的重複,希望菊池能夠回來,即使這個希望幾乎微乎其微。 

    但是,他的確趕回來了,把他從長久以來的恐懼中救了出來。 

    同時他也確認了一件事。 

    他喜歡上了菊池。 

    中島一開始是覺得不可能,自己對他沒有那種情感,就算有也是因為本能。 

    omega和alpha之間有著不可抗拒的吸引力,他常常會想這樣的話,到底他們是真的相愛的,還是不過是基於本能。 

    中島是一個浪漫的人,這種多數人可能這輩子都不會去想的事,他偏偏想的最多。 

    接著他越想就陷的越深,落入了所謂愛的泥沼裡面,可能再也爬不起來。 

    而就在他以為菊池有那麼一點點喜歡他,能被那雙手救出來的時候,他卻重重的跌了回去。 

    雨一直下的不停,就像是中島連綿不絕的愁緒。 

    而且今晚似乎也不會停止,但是他已經受不了一個人了,於是他打電話給了佐藤。 

    "勝利..." 

    "怎麼了?" 

    "能不能去你家過夜,一晚就好" 

    "嗯,當然可以" 

    "謝謝"中島努力的壓著顫抖的聲音,不讓佐藤察覺到任何蹊蹺。 

    然而在佐藤和松島一起開門時,看到他微紅的眼角還有帶著勉強的笑容,就發覺了中島出了事情。 

    "怎麼沒有撐傘?" 

    "哈哈,忘了" 

    "快進來吧"松島拉著他進門,並給了他一條毛巾。 

    "要吃飯嗎?聰剛煮好"佐藤手上拿了碗筷問著。 

    "好" 

    "啊啊,等等掉出來了啦" 

    "哈哈哈技術超爛" 

    "明明是你沒拿好!" 

    中島坐在椅子上看兩人忙著盛飯碗的樣子,不禁笑了笑。 

    和他們在一塊,感覺難過的那些事都可以忘了。 

    但是他不會打擾太久的,畢竟這是他自己的事,不該麻煩別人。 

    "你跟聰一起睡吧"睡覺前佐藤對他這麼說,還沒等他提出想睡沙發的意見,松島就把人拖進自己房間裡了。 

    "啊,我睡地板就好了" 

    "不行啦,健人君是客人,是我睡地板才對"

    兩個人僵持不下,最後就是一起躺在一張床上,其實床也不是很小,躺個兩隻還蠻剛好的。 

    隨著松島逐漸入睡的呼吸聲,中島也跟著沉睡了。 

    只是他仍被惡夢驚醒。 

    外面似乎還在下著雨,夜晚是在太過寧靜,雨聲很清楚的傳進中島的耳朵裡,無限放大他的恐懼。 

    看著松島的樣子,才稍微緩和一點,至少旁邊有人陪著他。 

    有點想念那個溫暖的觸感,手默默的放到了松島的旁邊,在碰觸到之前又突然遠離,卻被對方抓住了,還給他了一個微笑。 

    中島以為把吵醒他了,有點被嚇到,結果好像只是在做夢。 

    但即使被牽著手,如果不是那個人,就沒什麼效用的樣子,他還是睡不著,直到清晨為止他都醒著。 

    "健人君好早起啊"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嘛" 

    雖然中島這麼說,但松島其實知道他睡不著的事,並趁著他去梳洗的時候,就去跟佐藤報告。 

    佐藤面有難色的樣子,松島就明白了事情不簡單。 

    "我找個時機去跟他談談吧" 

    然後松島覺得或許讓中島留在這裡會心情應該會比較好一些,就叫他待著。 

    一開始他好像是想拒絕,可是松島沒有給他這個機會,因為要是放著不管他又會鑽牛角尖吧。 

    這是他跟佐藤共同的想法。 

    然而這好像並不能實質的幫助中島,因為對方還是會失眠,看著他黑眼圈漸漸變深,他們決定和他把話談開。 

    "健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希望中島能正視問題,佐藤嚴肅的連稱為都省了。 

    "沒有喔" 

    "是因為那個alpha嗎?" 

    中島頓時噤了聲,而此時的松島有些疑惑的看著佐藤。 

    看著中島不作回應,他便知道自己猜對了方向,"你們怎麼了?" 

    "就只是吵架而已" 

    吵架能吵成失眠?關於這之後一連串的的問題,佐藤沒有再細問。 

    "我和聰討論過了,要不要跟我們一起住?" 

    不像之前要搬家那時,果斷的拒絕,這次中島什麼也沒說,既沒有答應也沒有婉拒。 

    這算是中島式的退讓吧,要是以前他不會有這樣曖昧不明的答覆。 

    看來那個alpha對他有很深的影響,足以讓他改變的那種。 

    每次中島藏到深處的心事,都簡簡單單的被佐藤看穿,想瞞也瞞不了,松島雖然天然,有時候也是能莫名其妙的戳到點上。 

    而菊池...彷彿跟他有密不可分的關聯一樣,情緒常常會被牽動起來,果然還是因為喜歡他的緣故吧。 

    難道就沒有辦法讓這份情感慢慢的被時間抹去、消散嘛... 

    "勝利,alpha是哪位?" 

    "大概是健人君喜歡的人吧" 

    "欸欸欸?" 

    "我是用猜的,沒想到真的是因為他" 

    "是個怎麼樣的人?" 

    "只有眼角撇到而已,至於是怎麼樣的人,我之後再去會看看" 

    雖然這樣擅自幫中島做決定不好,但是他們也只會插手這次,朋友是不會默不作聲的,就讓他們任性一次吧。 

    於是就在中島沒有注意的時候,偷偷的找著菊池的訊息,幸好通訊錄裡的人不多,不算難找。 

    然後就發了訊息給他,但對方都沒有回應。 

    可是在約好的那天佐藤還是去赴約了,算是碰碰運氣,他還真的沒料到菊池會準時到來。 

    菊池一進店時,找著中島的身影,但只看到一個向他招手的陌生人,他便有些猶豫的走向佐藤。

     

    fmknふまけん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