禴凐

小透明寫手
  1.  29

     

    Slow Jam第四章

    *abo設定,不喜勿入

    (其實這個設定並沒有很明顯?)

    *這章可能有點欠打x

    ——以下正文

    中島的眼睛在屋子裡四處漂移就是無法直視菊池。

    剛才他在房間裡拿著那袋照片想著要怎麼處理才好,菊池就忽然走進來問他身體有沒有好一點。 

    "那是什麼?" 

     "之前出去玩的照片啦"中島掛上他的招牌笑容,但菊池看的出來他其實是在掩飾些什麼。 

    "是嘛,我買了早餐有胃口的話就過來吃吧" 

    "嗯,我等一下就去"當中島轉身時,菊池就一把搶去那個袋子。 

    "還給我!"中島神色著急的說,可是菊池已經拿出來看了,臉色變得越來越沉重,"怎麼回事" 

    "沒有什麼"中島有些不爽把東西收了回來。 

    於是他現在才會處於一個和菊池對峙的情況,不論對方問什麼就是反駁或是不回答,但菊池也是挺有耐心的完全不退讓半分。 

    菊池看著中島挑了一下眉,似乎是想到了什麼,"讓我猜,你被跟蹤狂纏上了?" 

    中島表面上沒有太大的反應,手卻不由自主顫抖了。 

    "為什麼沒說"明明自己就是離他最近的人,反而什麼事都不知道,這點讓他很惱火,"應該不需要我重申一次吧,這裡是我跟你一起住的地方,那麼問題也不是你自己一個人的" 

    "我會搬走的,所以你不需要擔心" 

    "你何必因為一個圖謀不軌的人委屈自己" 

    "這種事不用你來告訴我"中島握緊拳頭,聲音有些飄渺。 

    "那我到底要說什麼你才願意聽" 

    "不必要,我可以處理" 

    "如果你自己能搞定,為什麼還會弄到住院"菊池的一詞一句都戳中中島的痛處。 

    "拜託你不要再問了!我們什麼關係都不是吧" 

    菊池輕輕的哼笑了一聲,"...那麼只要有關係就好了嗎?"他慢慢的靠近中島,強迫對方退到牆壁。 

    "你看,逃不掉了" 

    中島看著他現在的樣子,非常的害怕,"走開",小聲的反抗著,他討厭那種被逼到極限的感覺,就像是夢裡的黑影來襲一樣。 

    "不要"菊池一手箝制住中島手,另一隻則是抵在牆上將空間縮到最小,放出會令omega無法拒絕的alpha訊息素。 

    漸漸的中島便沒有力氣推開菊池,倒在了他的身上,接著菊池就抬起中島的下巴,與他相吻。 

    "嗯...唔"趁著中島張開嘴巴的時候,菊池將舌頭伸了進去,肆無忌憚的向他索取著,原本抓住中島的那隻手也不知何時放在他的腰部。 

    有意無意的掀開他的衣擺,最後在要伸進褲子裡之前因為嘴裡的血腥味而停了下來,他用手指擦過唇瓣便沾了點血。 

    他望著中島,對方帶著臉頰上的淚痕,狠狠的瞪了他。 

    似乎做的太過火了... 

    "抱歉,如果你要打我,我不會說什麼的"他乖乖的站在原地不動,等著中島對他發火。 

    "...別把人當白痴耍"但對方沒有動手,僅是留下一句話就從他旁邊走了出去。 

    一瞬間,菊池總覺得這個擦身而過像是和中島走到了一條分岔口,彼此分離。 

    本來只是想要給中島一個教訓,告訴他要是置之不理的話,哪天要是像這樣被帶走,事情就會無可挽回了。 

    但現在無可挽回的反而是他們。 

    中島看起來沒什麼變化,菊池卻覺得哪裡都不一樣了。 

    他不再是那副沒防備最單純的樣子,反之,是菊池從未見過的拒絕於人之外的冰冷模樣。 

    中島是那種越生氣就越冷靜的類型,不會去發洩情緒,就是默默擱置在心裡。 

    這幾日一回家就是關進房間,極力減少看到菊池的機會,如果剛好在同一個空間不是無視就是冷著眼,菊池看的出來中島完全不想見到自己。 

    要是直接對他發火,那還好,但沉默不語的話就會覺得很厭煩,也不知道為什麼他跟著不爽起來,明明他不該是那個生氣的人。 

    稍微分開一下,冷靜冷靜好了,所以這陣子他就都待在工作室。 

    菊池沒有想到,其實中島不願跟他在一起還有其他的原因,他不要菊池插手這件事,因為被說成那樣實在很不甘心 。 

    為了證明自己有辦法解決,他便開始著手調查,之前的畏懼彷彿從不存在過。 

    但這種事果然不是那麼容易做的來,幾天過去也沒有太多的進展,可是一跟菊池碰面他又會覺得不能放棄。 

    說到底就是不想認輸。 

    另一邊的菊池最近因為大學的課業而忙的不可開交,正好他也不想回去,明明是這樣決定的,卻還是會定期關心中島的情況。 

    他總覺得自己也變成了中島跟蹤狂之一,不,正確的說應該是,保護者?那他到底是站在什麼立場在保護他。 

    朋友?室友?好心的路人?還是作為一個alpha? 

    最後一項不可能有,以第二性別去否定一個人不是他的原則,那太失禮了,尤其是對中島健人來說。 

    不過仔細想想,他用那個自稱是要教訓對方的拙劣手段,不正是傷害到了中島嗎?...他很想暴揍當時的自己,也悔恨過了這麼久才察覺。 

    把事情都理清之後,菊池認為他應該給中島一個道歉,還買了張之前他說想買的CD,這件事卻一拖再拖,只因為不曉得該跟中島說什麼。 

    對不起這三個字太過單薄,但除此之外他想不出其它的話,不過糾結老半天,反而是怕時間越久越無法開口。 

    最後還是回去一趟了。 

    在路上的時候,恰巧看到中島也剛回來的樣子,下意識放慢腳步跟在後面,搞的像是尾隨人家的記者。 

    但也多虧這樣,他才發現中島後面跟著一個人,他穿著深色的衣服,戴著黑帽,光從背後看就覺得很可疑。 

    在中島進入家門後,他也跑到門前,左顧右盼確認周圍都沒人就把什麼東西偷偷的放到信箱裡面,看見這一幕菊池就認定他就是那個跟蹤狂。 

    立刻上前把人壓制住,他脫下對方的帽子,看到居然是個女的,頓時呆了一下。 

    "放開我!!"女生高分貝的喊叫著。  

    聽到這個聲音的中島又從裡面跑出來查看發生了什麼事,就見到如此奇異的畫面。 

    "哇啊啊!彩香說的是真的,中島健人真的住在這裡"女生突然興奮的說著,手好像都不痛了。 

    雖然中島並不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但要是他們繼續吵會惹來別人抗議,所以叫他們都進屋裡。 

    菊池雙手交叉,眼神中充滿敵意,讓那個女生不禁有點害怕,中島看著忍不住巴了一下他的頭。 

    "很痛欸!" 

    "回去你房間" 

    "為什麼" 

    "因為她是我的客人" 

    "但這是我家"菊池往後靠在沙發椅,上目線直勾勾的對著中島,一副不然你想怎樣。 

    中島無聲的嘆口氣,一臉無奈的坐下來。 

    女生捧著茶小酌的喝著,眼睛則是審視坐在自己對面的兩人。 

    朋友...好像不只這樣,戀人...似乎也不是。 

    "妳叫什麼名字呢?"中島溫柔的問她。 

    怎麼會有這麼好聽的聲音啊,"我、我叫高橋早紀"慌忙的把杯子放下,有些結巴的回答著。 

    "所以你跟蹤他的理由是什麼"菊池冷不防的說了一句。 

    "我沒有跟蹤!只是聽說他住這裡,想要把信給交給他而已!"高橋氣急敗壞的反駁。 

    "是嘛,那妳是聽誰說的?難不成是剛才在門口說的彩香?她是誰" 

    "不要追究了" 

    "你不記得彩香了?枉費她還因為你找她去試音高興了一整晚" 

    菊池一臉疑惑的想,好像有又好像沒有,啊…是他朋友介紹的那個女的,"喔,是那個人" 

    "所以寄信給我的人是妳嗎?"為了防止菊池又打岔,中島就開門見山的問了。 

    "抱歉,我只是太好奇了,要是造成了你的不便,我不會再這麼做的" 

    "感謝你的支持,但這樣的確會讓我有點為難的"中島笑了笑,惹得高橋臉都紅了,"而且一個女生來這裡有點危險"說完之後中島眼角偷偷的撇向菊池。 

    "這個當作我們之間的小秘密,以後還要按照正常的程序喔"在她要離開之前中島牽著她的手,悄悄的說。 

    這個男人根本是罪孽深重的存在,菊池在頭靠在客廳門邊,一面看著他們一面想。 

    不過說真的,他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可是看著中島放鬆下來的樣子,也就當作是自己的疑心病太重而已。 

    "中島"從房間拿出CD後,他走入客廳裡,和他面對面站著,"上次真的很對不起,我做的太過火了"菊池微微的彎下腰說。 

    "...嗯"中島的回應很簡短,菊池大概猜想到會是這個樣子,早就做好不會被原諒的準備。 

    但他沒想到,當他抬起頭來看見的會是中島手足無措的模樣。 

    "中島?"他喊了一聲,對方像是有點被嚇到的後退了一小步,"你不原諒我是理所當然的,不過讓我稍微補償你一點"他將CD給了中島。 

    "謝謝...還有,那個,我沒有說不原諒你" 

    "真的?" 

    "嗯,嘴還好吧,上次咬的好像太大力了" 

    "沒事,那個幾天就好了" 

    順利的跟中島和好之後,菊池還蠻開心的,雖然他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這樣,但既然事情都解決了就沒必要想那麼多了。

     

    fmknふまけん

     

    评论(7)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