禴凐

小透明寫手
  1.  29

     

    Slow Jam 第二章

    *abo設定,不喜勿入

    *半夜更文系列(並不是)

    *劇情可能進展有點快,但反正是前傳所以別在意這麼多吧(超隨便)

    ——以下正文

    最近去逛書店的時候,總會看到雜誌區那邊擺滿了封面是中島的雜誌,本來是出自於貢獻一份心力而買了一本的,但後來工作室裡放的越來越多。 

    或許是在家裡的和在相機前的他太過不同的緣故?照片的風格很多變,帥的、可愛的、誘人的,可是當他在家裡所看到的中島就是很平凡的樣子,當然也跟他喝醉煩人的樣子大相逕庭。 

    這麼一想是不是表示自己看到的中島其實和其他人不太一樣? 

    [我到底在想什麼...]鈴聲響起,他才發覺現在他的腦中都是對方的影子,覺得這樣不太對,就先把疑問丟在了旁邊接起手機。 

    前陣子他把歌詞填好了卻找不到適合的人,這次找的不知道是第幾個,再不行的話,他可能就會把這首歌放置不管,因為要他隨便讓人唱,他還寧可不要做。 

    這個女生好像是一年級音樂系,是玩樂團的朋友介紹的,詳細情形他其實不清楚,反正也沒認識的必要。 

    和對方約好要哪天後,就讓她來家裡跟他討論,然後就剛好對上了中島回來的時間。 

    聽見開門聲,菊池反射性的往門邊看去,中島就在那裡看著他們兩個,然後又走回自己的房間裡。 

    "那個人是?"女生問。 

    "同居人"他開玩笑的回答。 

    他們彼此提出很多意見,但達成共識的很少,他覺得這首歌或許不適合她唱,這首歌就只能這樣放著了嘛... 

    他一邊想一邊跟她說,下次再聯絡,並把人送走,回到客廳卻發現中島正在看那份歌詞,以很輕的聲音哼唱了出來,發現菊池過來了,"啊,抱歉,有點好奇就拿來看了" 

    "剛剛的,再唱一次可以嗎?" 

    "喔,好" 

    聽完一小段後,菊池突然的問,"你明天有沒有空?" 

    "嗯...明天,下午有空" 

    "那來我工作室吧,我想請你唱demo" 

    "欸欸?可是、那你女朋友怎麼辦?" 

    "什麼女朋友...剛剛那個是學妹,別人幫我找來的試唱人"菊池簡直不敢相信這個人的腦迴路,到底要怎麼才能把那個女生解讀成自己的女朋友。 

    "原來不是啊"中島嘀咕著。 

    —— 

    中午的雜誌拍攝完之後,因為工作有些被拖延到,中島午餐都沒吃就趕去了菊池那裡,接著就是各種指導,畢竟他在唱歌這方面是個素人。 

    自下午兩點到晚上十點,就算是當雜誌模特也沒這麼累過,"辛苦了"菊池拿來一杯飲料。 

    "謝謝"中島笑著接過。 

    "要去哪裡吃個飯嗎?"菊池邊收拾著東西邊問。 

    "我都可以" 

    然後他們就來到了一間小餐館,進去後坐在落地窗旁的桌子,點完餐點沒多久服務生就上菜了,但有幾樣剛才沒有點的小菜,中島有些疑惑的想。 

    "不吃嗎?" 

    "這些我沒點,是不是送錯了?" 

    "錯了就錯了,趕快吃比較重要。"但中島還是沒有動筷子的打算,菊池也只好跟他說明白。 

    "...那是我點的,下午你匆忙的趕來,所以我想你應該是沒吃飯。"菊池低著頭說,然後中島溫柔的道了聲謝謝,要是他有仔細看的話,其實菊池低下頭時的表情是有點害羞的。 

    自那天以後,菊池又有一段時間沒有回來,有些感到寂寞,是因為跟他聊的這麼開的只有菊池的關係嗎? 

    也不是說在大學處的不好,是因為他有工作的關係,別人的邀請他也只能婉拒,就算閒下來也都懶得出去玩了。 

    雖然偶爾學弟會約他,把他從灰塵堆裡拉到陽光底下,不過現在也很少了,畢竟他除了忙學業還得顧愛情。 

    百般無聊的轉了許多頻道,始終找不到想看的節目,索性的就把它關掉,看了一下時間,或許該去吃個飯了,去房間穿上外套拿錢包,就聽到開門的聲音。 

    應該是菊池吧,走向玄關處和從房間出來的他擦身而過,心情似乎不是很好,本想要跟他說個話,不過最後還是沒有開口。 

    回家時,屋子一片漆黑,但菊池房間的門縫有亮光,從裡面飄出了音樂,大概是新作的曲子,但只有一小段。 

    是在苦惱嗎?中島猜想著卻沒有去詢問本人,沒想到的是,那段沒有接續的曲子也纏繞了他好幾天,實在是有點煩躁,於是他某天的空檔就拿出了那台很久沒碰的電子琴。 

    試了一下音,熟悉後他就開始想那個旋律應該是要怎樣彈的,然後在摸索當中他就不知不覺的把曲子完整的編織出來。 

    "舒暢多了" 

    "再彈一次"另一個聲音在他的背後響起,想轉頭過去時,眼前就是一張被放大的臉,他從沒這麼近距離看過菊池,被他嚇的往後縮了一下。 

    "啊,抱歉"看中島這個樣子菊池馬上退了一兩步,接著又說了第二遍,這次比較正式一些,"能請你再彈一次嗎?" 

    中島怔怔地點頭,但是不管怎麼彈都不是剛剛的曲子,大概因為是即興創作,所以不記得是怎麼彈的了。 

    看著菊池很想把它完成的樣子,中島便和他討論起來,要高還是要低一個個的試,花了整個下午的時間,他們才再次找回那個旋律。 
     
    "謝謝,我都不知道你還會彈琴。" 

    "以前學的,不過因為工作的關係,已經很久沒有彈了,幸好沒有生疏。" 

    "我覺得很好,尤其是你彈琴的樣子" 
     
    "因為彈鋼琴坐姿一定要好,老師可是很嚴格的" 

    菊池稍微搔了搔頭髮,眉頭有些皺了起來,"我不是指這個...該怎麼說,很優美?" 

    "是嘛?" 

    "嗯。",中島不確定自己的猜測是否有誤,他在想菊池是害羞了嗎?總覺得有點可愛,"對了,差點忘記"他走回房裡拿過來一張CD,"給你,上次錄的demo我弄好了" 
     
    "啊,謝謝" 

    "不,是我要謝謝你,而且你這次又幫了我" 

    "沒什麼啦,只是因為在意才彈的,有幫上忙那就太好了"中島正笑著,和菊池在雜誌上所看到的都不同,就只是個很純粹的笑容。 

    但他似乎偏偏就被這個單純所吸引了。 

    菊池向他提議再去哪裡吃個飯當作謝禮,中島看了自己的行程後就和他訂了一天。 

    那天很快的就來臨了,中島工作完想要沖個澡,決定先回去一趟,在開門的時候他門底下有個信封,沒有署名,但上面卻有寫要寄至中島健人。 

    會有誰寄信給他呢?有些好奇的就在門口拆開,可是裡面的內容卻是他這輩子都不想再看到的文字,他環視著周圍,像是在確認什麼似的,然後快速的進到屋裡。 

    他的背倚在門板上,手裡的信被他緊緊的抓皺,又被放開,他放在面前再看了一遍,那個用許多顏色的筆寫滿的紙張。 

    "我喜歡你" 

    無論是用什麼顏色所寫成的,在他的眼裡那份愛意都只剩下沉重且深不見底的黑暗。

     

    fmknふまけん

     

    评论(1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