禴凐

小透明寫手
  1.  18

     

    鏡のように映るボクラ 第八章 [菊池風磨x中島健人]

    ✩差點忘記今天要發

    ✩前幾章強行不見面,這次終於見到了

    ✩依舊還沒走上戀愛之路x

    ——以下正文

    菊池在看完中島的貼文之後,想了很久便推斷出一個他們可能交換的一些原由,並與他討論要不要去找資料,結論是見面那天順便去。 

     

    約定的前一天他們決定了時間跟地點,在湘南某家位於菊池家附近的咖啡店,所以離車站也有些路程,但離圖書館挺近的。 

     

    憑著這幾天交換時模糊的記憶,中島找到了那條既熟悉卻又陌生街道,還有偶爾會經過的那家複合式咖啡廳。 

     

    裡面的樣子跟他想像的差不多,是結合復古及流行的風格,客人也不少,稍微環視了才找到位在角落桌子滑手機,神色凶狠的菊池。 

     

    其實他也不是很確定,畢竟他們最初見到對方是透過一面玻璃窗,連視線也是只對上短短幾秒,更重要的是他們那時還沒意識到彼此互換這件事。 

     

    中島過來的時候,菊池僅是稍微抬頭看一下來人就繼續埋入屏幕裡,他也沒有在意,應該說要是對方跟他打招呼這才叫他驚訝。 

     

    他們兩個人首先坐在這裡沉默了五分鐘,等到店員過來服務,嘴巴才打開來。 

     

    點完餐之後,由菊池率先導出話題,"關於我昨天提到的互換這件事的原因,雖然只是個假設。" 

     

    "沒關係,你說吧。" 

     

    "前陣子我們學校的七夕祭你有去對吧。"

     

    "這麼說起來,的確有,可是這跟那有什麼關聯。"

     

    "我發現在那兩天過後我們就開始互換了,我看了你的貼文,我們兩個應該都有看到那幾日壯觀的流星雨,共通點就是這些,雖然不足以證實原因。" 

     

    "總覺得,很難以置信。" 

     

    "就算不是這樣,我們交換的事實也不會改變,或許等到流星週期結束,就不會再這樣也說不定。" 

     

    接下來在店內的時間是他們互相規定對方一些事情。 

     

    譬如菊池對中島的,不要說那些令人肉麻的話,尤其是對沙耶,然後不準跟沙耶出去,別擅自亂動房子裡的東西,別露出什麼奇怪的笑容...等等。 

     

    再來說中島對菊池的,不要隨意的安井他們去聯誼,如果有女生來找不能隨便拒絕,不要擺出一副撲克臉,書看完請歸回原位...諸如此類的。 

     

    大部分都蠻無聊的,而且水準可說是媲美小學生等級。 

     

    "你跟沙耶是男女朋友嗎?"本來在喝飲料的菊池差點沒被嗆死。 

     

    "不是,還有,請她叫松井" 

     

    "那你是喜歡沙...松井醬?" 

     

    "...這用不著你管" 

     

    "我不會搶走她的,只是...有點羨慕而已"後面的一句話中島說的特別小聲,就算有聽到也不過當成不重要的事就無視掉了。 

     

    要結帳離開店裡的時候,菊池親眼見證到了中島肉麻的功力,對女店員眼神放電什麼的。其實只是單純的一個微笑,相同孤度,相同氛圍,但已經達到這個效果。他,難不成是當公關的?這個想法一浮現在腦海中,菊池立刻就肯定了,中島若是有打工一定是在哪間牛郎店。 

     

    然後他完全沒有向本人確認事情真偽的意思。 

     

    他們在圖書館的天文學書櫃那拿了好幾本書,但大部分都是講述一些學術性的東西,不專業的兩人很快就放棄了這個方向,轉而去找比較平易近人的小說之類的。 

     

    就在中島翻到了好像內容還蠻合理的書時,就發現在菊池和一個女生角落聊天的樣子,湊近一點看原來是沙耶,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躲著,但感覺要是被發現好像會很麻煩,所以他站在櫃子邊邊時不時的聽一下他們之間的談話,當作今後又交換時的參考。 

     

    不過,菊池面對沙耶好像沒那麼能說話,講不出什麼話題的時候就會調戲對方。 

     

    [這樣完全不行嘛]中島微微的在內心嘆息,並默默決定了一件事。 

     

    "要不要幫忙?你和松井醬的事"菊池一走過來,中島就對他說。 

     

    "哈?"一開始菊池是懵然的,反應過來後他連忙的否決,"不,謝謝,我不需要" 

     

    "可是你跟人家完全搭不上頻率,女生對有意思的人雖然會喜歡被欺負一下,但是如果沒有實質的行動,對方會感覺不到的"莫名其妙的,中島就開始了他的各種理論。 

     

    "等等,暫停一下,我們不是應該先找資料嗎?"

     

    "啊,對,我找到了這本書"幸好有順利迴避掉了沙耶的問題,菊池頓時鬆了口氣。 

     

    書裡說,某個民族相信要是有人同時看到流星,並在同時間許下相同的願望,那個心願就會成真。 

     

    "感覺跟我們的情況很像對吧,你有許什麼願嗎?"

     

    "沒有"與其說是沒有不如說是不記得了,畢竟是跟一大群男生去逛祭典,那時候還去試膽了一下,誰知道會見到一堆情侶。 

     

    試膽這項活動,情侶去的比例非常高,對他們這些沒有女朋友的黃金單身漢來說,眼前要是剛好有人在親親熱熱的,誰會有好臉色看。 

     

    菊池是不至於這樣,他單純覺得很無趣,隨隨便便的晃到空曠的地方,遠處就傳來了好幾個快看天空的聲音,抬頭仰望,就是一片極為壯觀的景象。 

     

    他的眼睛沒有一刻離開過夜空,那或許是他活到現在看過最美的風景。 

     

    要是旁邊能有個跟他一起的話,這個回憶應該會更難以忘懷,回想到這,菊池忽然有個疑問,難不成這個也算願望嗎? 

     

    於是他就把問題拋回給中島,"那你呢?" 

     

    "欸?嗯...呃..." 

     

    "你看起來好像不是不記得,既然是你提出的,那自己應該先說才對,這是做人基本的禮貌(歪理)" 

     

    "那沒什麼值得說出口的"不同於給那個女店員的表情,中島現在的樣子有些困惑,明明也是笑著的,八字眉卻讓它變得帶了點苦味。 

     

    菊池挑了一下眉,雙手抱胸,像是要跟他槓上似的。 

     

    中島有點為難,他眼睛向下看小小聲的說,"希望明年能跟喜歡的人一起過七夕。" 

     

    "噗—哈哈哈哈哈"菊池笑的腰都彎了下來,眼淚也是都跑出來了,完全忘了他們還在圖書館裡,"那是怎樣也太純情了吧,你是青春期的高中生嗎?" 

     

    中島此時算是徹底瞭解到了瑪利的心情,菊池風磨這個人怎麼能夠讓人這麼腹立つ,而且他肯定沒發現自己現在的眼神像是要把菊池千刀萬剮一樣。 

     

    等菊池鬧完了,他們又繼續找書,回過神來圖書館就到了閉館的時候。 

     

    "這個時間,末班車已經出發了對吧"

     

    "嗯,沒想到會弄到那麼晚,你要怎麼辦?"

     

    "可以借住你家嗎?不然我也沒方法回去"

     

    "可以,反正也是我說要來的" 

     

    於是中島就去了菊池家,但他完全不像是客人,屋子裡的東西他都瞭若指掌,行動非常自如。 

     

    [這到底是我家還是他家?]菊池忍不住在內心吐嘈。 

     

    "我跟你的體型差不多,衣服應該穿的下"菊池從房間拿出了衣褲,不出所料又是黑色。 

     

    "你還真喜歡黑色" 

     

    "不行嗎?" 

     

    "沒有" 

     

    "你要先洗嗎?" 

     

    "我都可以" 

     

    "那你先吧" 

     

    "謝謝" 

     

    當中島的腳進去浴缸裡的時候,馬上燙的伸回來,還順便叫了一聲,"這個溫度到底是怎麼回事",幸好水沒有放的太多還可以加一些冷的降溫。 

     

    從浴室出來後,菊池人坐在客廳裡用電腦,中島一看是他與菊池交換後唯一沒有摸透的東西,因為需要解鎖密碼。 

     

    "你這台電腦是做什麼用的" 

     

    "沒什麼" 

     

    "哼~"雖然之後等到菊池去洗,中島想打開來看卻已經鎖上了,頓時覺得很無趣。

     

    "你去睡我的床"進去房間,菊池在地上鋪好床後對中島說。 

     

    "欸,我沒關係的" 

     

    "跟你的意願無關,是我想睡這裡" 

     

    "奇怪的人"看著菊池躺下,中島小聲的說。

     

    fmknふまけん

     

    评论
    热度(18)
    1. 丸山家的加藤優子禴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FumaKen
      #主角終於見面了。 #習慣性的周一更文…… #兩位作者都無限開坑,只好拖慢更文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