禴凐

小透明寫手
  1.  31

     

    Slow Jam 第一章

    *abo設定,不喜勿入

    *[來生個孩子吧]的前傳(?),相遇交往被吃乾抹淨的故事(x)

    *可能有點揪心,但不虐

    * @FumaKen 感謝幫忙😘

    ——以下正文

    "你是誰,為什麼會在我家?"中島健人滿臉疑惑的看著這個開門的男子。 
     
    "我才要問你是誰,再說什麼你家這裡是我家啊。"對方也很不客氣的說。 
     
    最後兩人僵持不下,中島決定打給房東問他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前些日子他終於找到了一間不錯的房子,而房東也願意租,價錢也很合意,於是他今天就搬來了,可是沒想到房東記錯房號,把他要的那間給別人了,所以情況就變成他得跟這個男人一起住了。 
     
    這是什麼展開。 
     
    "我是不常在沒錯,那也...嘖我知道了,我跟他一起住總行了吧"不滿的掛斷之後,他把手機還給了中島,"事情就是這樣要住不住隨便你。" 
     
    中島對這男人的第一印象甚是不好,聽他的語氣就覺得火大,他可是先付了租金的,死也要住。 
     
    氣沖沖的把這間房子塞滿了個人物品之後,他才發現看過來似乎都是自己的東西,看來對方說不常在應該是真的。 
     
    "除了我的房間之外的地方隨便你使用"對方在出門前告訴他這件事就走了,啊,還有他的名字,是叫做菊池風磨。 
     
    本來想告訴勝利這件事的,但要是給他知道他一定會說,所以之前就叫你跟我們一起住就好了,可他不想當學弟們的電燈泡啊。 
     
    現在的他是大學三年級,同時也在當某雜誌的模特兒,每天的生活很忙碌卻又充實,不過說起搬家這件事,嘛,很單純,就是被粉絲找到了。 
     
    家裡電話一直被打,信箱也被塞滿了慰問信,所以他只好搬走,可是這年頭要租間房子也是很難的,更何況他是個omega,雖然社會對他們的福利很好,但拘束還是有的,想租房還得知道第二性別。 
     
    因此他謊報了自己是beta,好不容易找到這個還不錯的,他怎麼可能放棄然後再奔波四處去找,那太累了。 
     
    無所謂啦,反正那個討人厭的傢伙也不會常常在,但說他討厭也只有就第一印象來說,因為對方真的幾乎是不回來的。 
     
    他們的生活可以說沒有任何的交集。 
     
    約莫三個禮拜,菊池風磨才出現在家裡,中島也沒太在意,依舊過自己的,要不是他有天工作回來聽到了一首曲子,他們估計還會說不上話很久。 
     
    音樂是從菊池的房間裡傳來的,節奏很緩慢又舒心,他貼著門外邊的牆上聽著,整個人有點陶醉,連音樂都停了還繼續哼唱。 
     
    "你的調子完全不對"不知何時站在門邊的菊池說著。 
     
    "好歹也出個聲嘛,嚇死人。"中島槌著自己的胸口,被嚇的不輕,沒想到菊池看到這一幕居然笑了。 
     
    "這裡可是我家喔" 
     
    "現在也是我的家"中島反駁的說,結果對方又笑了。 
     
    "剛才的曲子喜歡嗎?" 
     
    "嗯,很好聽" 
     
    "是嘛,那首是我跟別人一起做的,還沒寫過詞" 
     
    "欸,好厲害喔,你是做什麼的啊" 
     
    "現役音樂大學生,業餘音樂製作,偶爾幫朋友的樂團寫曲"菊池走到了客廳坐下,中島也跟著,那天他們聊了很多像是要把這三禮拜沒講過的話,全說了一樣。 
     
    後來菊池偶爾會分享一些曲子給他聽,彼此說說感想,雖然有時候意見不太合,可是整體上來說也不是那麼排斥,他們意外的蠻合拍。 
     
    熟絡了起來也交換了信箱跟手機號碼,中島一度以為他們之間不會有需要聯繫的時候,直到他因為工作不順利跑去喝悶酒。 
     
    說不順利也不完全是如此,只是因為突然被一個比較大牌的模特兒指正了一些事,那些他自己都明白也改正過,但對方鐵了心要找他麻煩,說他拖延到拍攝時間等等的。 
     
    結果就是先給那位完成工作才換他,果然是做的不夠好啊,不然怎麼會被人家這麼挑毛病呢…他這麼想著。 
     
    會去當雜誌模特兒是被路上的人抓去問有沒有興趣之類的,他是覺得好像可以試試才去,但做了三年也是普普通通。 
     
    [我應該是不適合吧] 
     
    酒喝越多,想的事也越不好,明明就不勝酒力卻又硬要喝,結果就是東西南北搞不清,不知道要怎麼回去。 
     
    手機號碼播出去也沒看是誰,因為他的視線已經沒辦法聚焦了。 
     
    "...喂"另一邊的聲音很低沉還帶了點起床氣的感覺,聽不到回應就掛斷了。 
     
    中島看著突然沒聲音的手機,不高興的又打了一次。 
     
    "到底有什麼事" 
     
    "嘿嘿嘿,酒很好喝喔" 
     
    "哈?" 
     
    "餒餒,你知道我現在在哪裡嗎?" 
     
    "我怎麼知道啊!" 
     
    "我也不知道欸,嘿嘿" 
     
    "你是不是喝醉了?在哪一間"對面的人似乎是清醒過來了。 
     
    "不知道~我喝了很多很多,感覺軟綿綿的很舒服~"中島笑著說,然後開始哼起第一次聽的那首曲子,這次也同樣不在調上。 
     
    可是菊池沒有糾正,應該說他急的沒時間去細聽,"你到底在哪裡啊" 
     
    "嗯…サ——" 
     
    還好中島在的地方菊池經常會去,也在他工作室附近而已,這個時間連末班車也沒了,所以他只好把中島帶去了他那邊。 
     
    "啊,しんどい"中島的身高幾乎跟他差不多高,最多差個兩三公分,體重也當然沒有輕到哪去,將人丟在床上蓋上被子,菊池自己就去沙發上睡。 
     
    工作室的東西也沒比家裡的多,應該說更簡略了一些,一間房間就包含了床,沙發,還有關於音樂的東西,書櫃裡所陳列的也都是唱片或CD,比他們一起住的地方更沒有生活的感覺,讓人有種莫名的空蕩感。 
     
    醒來的時候中島如此想著,雖然他一開始醒來是一個我是誰我在哪裡的狀態,還腦補了一堆不可描述的事情,可是當他看到菊池時就瞬間安心了下來。 
     至少他不是被不認識的人撿屍,不過,為什麼是菊池去帶他呢?昨天的事他已經不記得半點了。 
     
    突然間,床頭的鬧鐘響了起來嚇了他一大跳,而鬧鐘的持有者沒有要醒來的跡象,就這麼持續的響了很久。 
     
    [我是不是應該先走]中島輕手輕腳的拿走手機跟外套離開了,幸好今天的課都是在下午,還有時間回去一趟洗個澡,身上的酒臭味自己都很受不了。 
     
    中島把毛巾披在頭頂就直接坐在沙發上,沒有要把頭髮擦乾的意思,他看著電視播放的節目才不到幾分鐘,眼皮就在跟他抗議,視線越來越模糊他就坐著入睡。 
     
    沒過多久菊池就回來了,他往客廳飄過去一眼就看到某個睡的不醒人事的,總覺得很火大,昨天半夜打電話給他害他不能睡滿的罪魁禍首,回來竟然還繼續睡,他今天基本上是滿堂課啊! 
     
    "阿嚏"在準備又要出去前菊池聽到了很小的噴嚏聲。 
     
    [他該不會沒擦乾頭髮吧]本來想說算了,結果鞋子穿到一半又跑了進去 。
     
    "喂,起來,頭髮是濕的就不要坐在沙發上。"中島沒有回應,菊池判定他是睡死了就自動幫他擦。

    雖然外表不太和善,其實菊池的個性是很溫柔的,對於熟識的人都不太能放著不管,即使對方只是沒把頭髮弄乾。

    中島的髮質很柔軟,像是什麼毛絨絨的動物或者玩偶似的,他近距離看著中島的臉,睫毛有點長,五官也長的很好看,而且明明跟他差不多高坐下來卻變矮了,但他不應該想這些的,不然怎麼會錯過第一班車呢?

     

    fmknふまけん

     

    评论(17)
    热度(31)